【舒心书评】《翠拂行人首》

2014-08-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卢玮銮(笔名小思)著 :《翠拂行人首》
卢玮銮(笔名小思)著 :《翠拂行人首》

 

这本书是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荣休教授卢玮銮(笔名小思)的散文作品选集,被评选为第七届“香港书奖”获奖书籍之一。

该书的书名“翠拂行人首”,出自北宋诗人宋祁《锦缠道》中的一句。写的是在美好的春天里人们踏青出游的欢愉,天气好,风景好,心情更好。阅读小思的这一本散文集,也会有如沐春风般的愉悦心情。作者罕有地把散文的抒情与文学教育功能结合起来,用短小的篇幅,清澈的观点,以一种杠杆原理支撑起一个文章以外的大千世界。

作者小思师承大儒学家唐君毅、牟宗三诸先生,以教育薪传为己任,因此,她的文章中反映出优雅的儒家精神。在与书名同题的一篇文章中,作者以一派儒雅之风的文字诠释漫画家、文学家和教育家丰子恺的画意: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当年,湖畔有香尘十里,春风把柳陌的碧绿都凝住,映著半湖闲闲春色。那时,我还年轻,总爱过著雕鞍顾盼,有酒盈樽的疏狂日子,等闲了春的殷勤,柳的依依。有一天,我向江南告别,只为自信抵得住漠北的苍茫。我对拂首的柳说:‘你别挽留,我有出鞘宝剑,自可不与人群。’我从梦中醒来,发现了雨雪霏霏,发现了满头华发,发现了四壁空虚。我已经很累了,甚么都不愿想,只想念曾拂我首的柳丝。”

这样的文字,除了具有精确的导读作用之外,还能带给读者许多启发教益。

作者长期专注于文学的教育和研究,对中国著名女作家萧红流落香江,寂寞而逝的悲惨命运,寄予深深的同情,并且作出特别的解读,紧扣著人性的荒凉,论证萧红如何以一己的寂寞纪录整个时代与世情的艰辛。在《萧红〈呼兰河传〉的另一种读法》一文中指出:

“鲁迅写了阿Q,萧红写了荒凉小城里那群毫不积极的人,相信也有迹随鲁迅的意图。至于这良好的意愿,结果如何,我不由得不想起书中开首不久所描绘的那个大泥坑。凡读过《呼兰河传》的人,都很难忘记那个大泥坑。呼兰城里的人,给大泥坑弄得人仰马翻,无论晴天雨天,都有麻烦,严重的闹出人命来,可说受尽折磨……拆墙、种树来对抗大泥坑,毕竟是无知愚昧的想法……‘大泥坑’在作品中很有象征意义,而八十年代它还未填平,也就具有更深一层象征了。”

作者将文学作品写作的历史与社会的现实状况对比分析,充分体现出作者独到的文学研究品味与眼光。

此外,在这一本散文集里,还收录了作者不少写景抒怀的文字。比如《不迁》、《香港家书》、《香港故事》、《香港的忧郁》、《香港文踪》等各篇中,都显露出作者浓厚的香港情怀,对故人、故事、故物、故地,一往情深,令人感动。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