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書評】《帝國的慰安婦:殖民統治與記憶政治》

2018-12-0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1945年至今已有70多年。70多年前,我們的世界曾經發生了一場影響著國際關係格局和版圖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有些國家從此一沉不起,有些國家則藉戰爭而起,成為今天主導著國際秩序的主要強國。

對人類而言,二次大戰留下的傷痕,不少也隨著事過境遷70多年而慢慢被撫平,唯獨是有一項因二戰而遺留下來的身心靈傷創,經過數十年時光的沖洗,也未曾被沖淡,反而在過去十數年間不斷被舊事重提,當中的抗爭者更為著尋回歷史的公道,不斷向外界聲討,這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慰安婦抗爭」事件。

作為主要承受日本侵略亞洲各國中,創傷至深的國家,韓國一直以來在要求日本政府就其在韓國社會,於二戰期間帶來的破壞,除了以金錢賠償以外,更需要真誠地以官方身份,向整體韓國國民作一個完整的道歉。

眾多二戰期間日本殖民政府為韓國人留下的傷痛議題中,慰安婦爭議想必是聲討聲音最強烈的一個。近年韓國電影圈經常製作以慰安婦為題的作品,繼早前以韓國慰安婦李容洙婆婆為原型製作的慰安婦電影《不能說的秘密》以後,近來又有另一套以發生在1992至1998年的6年間,由金文淑女士創立的釜山「慰安婦及挺身隊受害者舉報中心」從中協助10位曾經在日治朝鮮時期,被日軍強行徵召成為慰安婦的婆婆,她們一行數人因為要求日本政府就二戰期間為她們留下的創傷,作公開道歉及賠償,歷史稱為「關釜裁判」(即「下關與釜山」)的真實事件改編而成,再以慰安婦為題拍攝的電影作品《她們的告白》,廣在亞洲不同市場上映,亦引來不少熱議。

電影以外,韓國社會亦不乏推出了大量以慰安婦問題為題撰寫的作品,但要選當中最具爭議性的一本,上年被翻譯成中文版本的著作《帝國的慰安婦:殖民統治與記憶政治》,絕對是叫最受矚目的一本書。

由曾經留學日本,現時為韓國世宗大學日本文學科教授朴裕河撰寫,劉夏如從日文翻譯成的著作《帝國的慰安婦:殖民統治與記憶政治》,開宗明義是以客觀的歷史視角,重新審視慰安婦在日本帝國的體制下如何運作,嘗試釐清除了表面的「日本政府需公開道歉及賠償」說法外,究竟慰安婦在日本殖民結構制度中,涉及到體制層面的問題又是甚麼。

既然作品《帝國的慰安婦:殖民統治與記憶政治》不是站在絕對抨擊日本政府擁有百分百歷史與道義責任的一方,它的定位在反日意識濃厚的韓國社會中,確實是一部對民眾而言具挑釁性與冒犯性的著作。因而當此書在2013年在韓國社會推出時,便招來了讀者向朴裕河提出訴訟,指摘她的作品內容虛偽不實,並涉及名譽毀損,向法院要求向她定罪。雖然一審宣判朴裕河無罪,但到了上訴至二審後,法院推翻原判,以未有尊重歷史真相為由,宣布她判罪1000萬韓圜。

引來這些爭議的因由,是源於朴裕河在其著作中,嘗試援引另一些歷史資料,提出多項有異於我們一直以來相信慰安婦問題的認知。其一是她在書中提出了,當年不少韓國少女被日軍強行擄走到位於日本、中國或台灣地區的「慰安所」,她們被強迫成為日軍的性奴,向軍人提供性服務的歷史,不全然是歷史的全部。

書中她指出,當年日軍在強行帶來韓國婦女之時,其實亦有不少韓國人的共犯,出賣同胞,誘騙她們到日本工作。另外,朴裕河亦認為當年由於朝鮮半島是屬於日本帝國下的殖民地,韓國人因而亦被納入成日本國民之列,所以體制上不存在韓國政府一直強調的,猶如在戰爭上無差別地強姦女性的「國家罪行」。

此外,她亦嘗試引入其他歷史證據,指明當年日軍對慰安婦不全然是以反人道的方式對待。不少在日本擔當慰安婦的女性,在戰事結束後,都曾獲得日軍的協助,幫助她們回到家鄉,但反而那些曾經出賣她們到日本當慰安婦的韓國共犯,卻在戰爭以後落荒而逃。

朴裕河提出這些觀點,她亦曾澄清自己並不是因為要為日本政府洗脫歷史罪名,而偽造事實來為日本護航。反而她是希望嘗試把慰安婦問題,跳出國族分野,讓討論提升至更核心的體制層面,從而反思殖民主義的本質問題所在。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