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法治何价?宪政何存?--介绍于兴中的《法治与文明秩序》

2008-02-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我今日介绍的书籍,是于兴中教授的《法治与文明秩序》。冷战结束后,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成为不少后进国家的发展目标,其中法治一项,更仿如普世价值,自由民主的国度固然珍而重之,就算威权主义如中国,亦异常看重,胡锦涛总书记曾经扬言,中国要用十年时间,由「依法治国」,逐步迈向法治社会。

但总书记心仪的法治究竟是否无懈可击,属于人类的终极理想?怎样的法治配合怎样的发展,才能切合中国国情?中国离开法治又有多远呢?

在《法治与文明秩序》,于兴中由抽象到具体,从不同角度探讨法治及中国迈向法治的种种问题。

从文明发展的角度看,于兴中指出法治是文明秩序,因此建设法治,犹如系统工程,需要从多方面同时\x{7740}手:

(一)建立权威系统,包括权威的理念、权威的象征、权威的文献、权威的解释和权威机构;(二)树立以权利、程序、规则为中心的秩序,个人可以追逐名利,涉及的冲突就交由法律去解决;(三)注重法治的制度安排,清晰界定立法、司法、执法的制度;(四)培育公民对法治文明的意识和认同,既通过教育,亦鼓励参与。

在于兴中眼中,法律文明秩序有其整体性,上述四个方面,缺一不可。同时,他又认为法律文明秩序只是文明秩序的一种,绝对不能代替道德文明秩序和宗教文明秩序。三者只是人性不同面向的不同发展,并无高低之别。其实道德涉及人的心性、法律涉及人的智性,宗教则涉及人的灵性,三者并行不悖,甚至相辅相成,大家在讲究法治之馀,切勿忘记德治和灵性是同等重要。

再从发展的角度,于兴中强调法治的目的,不要流为经济发展的工具,只为提高经济效益效劳而已。相反,法治应以人的解放为目的,实现人的自由,释放人的创造力和发展力。在发展过程中,他强调法治之馀,也须借重道德和宗教力量,作为人类社会的价值根源。在西方,一些价值如平等、慈善、人权等,都源自宗教。

他又批评中国现时一面拥抱西方的法律,一面\x{629b}弃传统的道德,导致价值真空,也令目下的资本主义发展失去内在的道德制约,人的聪明才智都用到累积财富,满足欲望,实在不利中国人的解放和发展。

在该书的最后一节,于兴中将分析焦点再收细,从中国宪法的实行情况,剖析法治在中国如何不到位。他指出,中国宪法的序言,有的是政治理念的陈述,但对于法治,却不作任何论述,更不要说奉之为政治理想。同时,他又认为宪法其实形同虚设,首先因为宪法解释权归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所有,但人大委员并非宪法专家,其解释难有专业亦难有权威可言。

其次,人大及其常委会没有司法能力,因此他们对宪法的解释不会用于审理案件,而有司法能力的司法机构却无权解释宪法,也无法处理涉及违宪审查的诉讼。

宪法不能用来审理案件,其法律效用亦无从彰显。加上全国人大既有权解释宪法,又有权修改宪法,其地位可说凌驾宪法之上。宪法序言虽然讲明一切国家机关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但现实却是,宪法必须以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解释为根本。换言之,宪法之下,人人平等,只是人大及其常委会比其他人更平等。

于兴中的论述,丰富多端,既有观念探讨,亦有具体分析,将中国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的政治现实,分析得淋漓尽致,也清楚表明中国离开法治的目标,仍有一段漫长的道路。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