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良懋书评﹕柏杨策划、汪咏黛执笔的《重返异域》

何良懋现在要同听众朋友介绍的书,就是柏杨策划、汪咏黛执笔的《重返异域》,去年由台北时报文化2007年2月出版出版。柏杨在今年4月底病逝台北,享寿89岁。获誉为「人权作家」的柏杨,终其一生为争取人权奋斗,年轻时坐了12年黑牢,他在报社连载的故事《异域》更改编为同名电影,由刘德华、柯俊雄主演。
2008-05-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据有汉企业集团董事长潘汉唐最近一篇文章《马英九的香港缘》指出,马英九之父马鹤凌的岳父秦承志,曾在国民政府的川湘鄂绥靖公署服务。秦和宋希濂将军是亲戚,关系十分密切。1949年10月底,马鹤凌邀集六个同学去湖北恩施,欲游说宋希濂去滇缅边境经营据点,与台湾、海南岛呼应,以图反攻大陆。马鹤凌连续两个晚上痛陈利害,宋希濂心意已有所动摇,但受左右影响,终未下定决心。1950年年初,马鹤凌携眷抵香港,静观待变。马英九即在这个特殊时空下,在香港九龙广华医院出世了。

就在1949至1950年间,亦即马英九在港出生期间,国民党第八军和二十六军的残馀部队超过一千人,节节败退至滇缅边境一带,最后在边区流窜,组成「云南反共救国军」,惜后援乏力无法反攻大陆。在五十年代初,整批散兵游勇不得不落脚泰北,成为了挂著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号的海外「孤军」。

何良懋现在要同听众朋友介绍的书,就是柏杨策划、汪咏黛执笔的《重返异域》,去年由台北时报文化2007年2月出版出版。柏杨在今年4月底病逝台北,享寿89岁。获誉为「人权作家」的柏杨,终其一生为争取人权奋斗,年轻时坐了12年黑牢,他在报社连载的故事《异域》更改编为同名电影,由刘德华、柯俊雄主演。

柏杨也曾在台湾远流版《异域》中题诗代序:「桥裂水崩冷月天,孤军一支溃云南。异域景残人老去,江山不复旧江山。」充分展示「世界上在也没有比我们更需要祖国的了。然而祖国在哪里」的悲情氛围。新书《重返异域》是柏杨回顾自己六十年代初所写《异域》的「新闻现场」,由台湾专栏作家兼电台节目制作人汪咏黛撰写。事实上,柏杨和妻子张香华1982年也曾重回泰缅寮边界的「金三角」,了解孤军及后裔发展情况。

《重返异域》全书连楔子共有11章,既有描述国民党军队残部千人1950年急渡元江突围出逃的惨烈场面,也有访问孤军将士和后人近况,以及泰北华人苗裔薪火相传的感人内情。书中所述1953年孤军成员首次撤台,和1961年第二次撤军至台湾,都反映在中国和缅甸联手下,死守金三角的国军忠贞部队始终要屈服于国际大形势。最令人震撼是,为了逃避1953年年底「遣回」台湾,有些将士想出了利用当地山区原住民「顶包」的「壮举」。而负责现场点算的缅甸军官,虽然看出有些人是由山区土著穿上反共救国军的军服冒充上运输机,但苦无证据,向国际观察员抗议也无效。

据书中资料指出,蒋介石曾于1961年秘密派遣儿子蒋经国到金三角视察孤军,但无法改变孤臣孽子转战流徙的悲剧命运。当时缅甸政府担心国民党孤军「侵略」缅甸领土,再度向联合国控告中华民国军队入侵。由于美国坚持要撤军,否则就停止一切对台军事经济援助,台北方面只得再度下令把五千孤军及眷属分批由泰国清迈机场撤回台湾。这是1961年第二次撤军,以后,这批金三角的孤军真正隔绝了自己效忠祖国的支援,自食其力,换句话说,亦即自生自灭。

孤军孤悬海外,除了倚靠一份「反共复国」的政治信念以维持军人士气,主要还是他们不得不「马死落地行」,自求多福,就地争取起码的生活资源,并建立难民村,培育下一代。同时,逼于形禁势格,他们要向泰国政府宣布自行解甲归田,并且在1981年协助泰国正规军血战泰共,取得胜利,为曼谷当局除掉边患,从而换得在泰北的合法生存权,有了正式身分,才有今天泰北难民村中文学校,以及满星叠的幼儿院、山地茶园、农场以及度假村等等的事业。

可是一些孤军后裔,往后却遇到「有国归不得」的困境。像反共救国军之后的刘小华,在泰北满星叠昆沙创办的大同中学毕业,想回台升学,被指没有泰国身分证而不得入台攻读大学。她与一群「天涯沦落人」组织泰北学生争取国籍运动,得到监察委员廖健男等人协助,终让148位孤军在台后裔都拿到居留证,顺利在台湾设籍。

柏杨策划这本书,可以说是《异域》续篇,时空纵横超过半世纪,带出一个主题,那就是:你爱政治,可政治往往会把你弃如敝屣!尤其是在国共对峙的泛政治年代,孤军的后人到处碰壁,想在泰国安居,又难以避开寄人篱下的目光;要重返故国——台湾,人家倒把你视同陌路。端的落得「里外不是人」的悲叹。

好像本书记述的后裔刘小华,甚至一度在台北街头怀疑:回到了自己的国土受尽冷遇,是不是当初他们的父母错了,不应该留在泰北「借土养命」、「苦撑待变」地坚决反共?父兄们当年的忠心,是否太愚蠢了?他们在国家认同上是否真的「选错边」,现在要让下一代来受惩罚?(页188)当然,历史是不会回头重来的。只是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人民总会变成操控政治理念人物的「无心」祭品,沦为政治交易中的「点心」。柏杨这本书可以说是特别要为政治权力覆盖下的苍生发声,致力彰显弱势者的人权,谨向大家推介。

何良懋这次的书评就到此为止,谢谢!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