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良懋书评﹕右派情踪—七十二贤人婚姻故事

中国大陆1957年发起的反右运动,毛泽东公然说这是他的一个「阳谋」,把原先的共产党党内整风转为全民反右派斗争运动,结果全国右派分子都给「网罗」起来,加以整治。最令外界不可思议的是,当时各单位都要按比例「揪」出所谓潜伏的右派分子,然后发配北大荒或边疆等地区,接受改造。
2008-08-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书名﹕右派情踪——七十二贤人婚姻故事
作者﹕周素子
出版﹕香港:田园书屋
日期﹕2008年3月

文革结束后,1978年中国对五十年代所划定右派分子实行「全部摘帽」政策,中共中央作出「反右运动是必要的,只是犯了扩大化错误」的结论,排除平反的可能性。1979年,中共决定对除了96个「大右派」以外的所有右派分子予以「改正」。甚至到了反右50周年的2007年3月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1957年反右运动问题的若干意见》文件,仍然重申固有立场,没有把整个反右运动视为错误。

何良懋在互联网谷歌搜寻器键入「中国反右运动」,随即显出超过39万条相关网上资讯。今次要同大家介绍的新书,就是反右运动其中一个在世受难者周素子的作品《右派情踪——七十二贤人婚姻故事》,由香港田园书屋在2008年3月出版。周素子和他的丈夫陈朗,现已移居新西兰。周素子1957年是个大学生,在福建师范大学给打成学生右派。陈朗大周素子11岁,当年担任中国戏剧家协会旗下《戏剧报》编辑,给划为右派,发配至大西北甘肃青海交界处的劳改场,与妻子分隔异地;素子曾写下《西域探夫记》的回忆文章,足见反右运动导致家庭破碎惨情之一斑。

本书所写右派分子,大都并非极有名气,而读者较熟悉的,也许是1957年北京大学的学生右派林希翎(页55-60)。周素子在1982年才与与林结识。她如此写道:「意想不到的是,度过了艰难困顿的二十多年后,我和林希翎都生存下来,我们不但相遇,而且相交。那是在八十年代初,全国右派大都已『落实政策』,安置就绪,林希翎则属于少数几个典型右派,不予『改正』,留作『活教材』者,以示党的政策路线一贯光荣、正确,反右只是『扩大化』而已。右派以百万计,除章伯钧、林希翎等数十人外,其他均为『扩大化』。…」

这位著名「大右派」一直寻求平反,甚至找上胡耀邦,而胡已经在1989年病逝。林希翎离开中国后居住法国。去年是反右运动50周年,林希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问,从反右是文革先声的角度指出:「回顾这段历史,我觉得在中国是灾难的开始,后患无穷,我现在是比较失望。我根本看不到我的问题在生前会得到平反。」

有学者认为,中共当局一直坚持1978年对反右所作结论,是因为中共的统治与历次政治运动之间的关系是多米诺骨牌效应,并不可能在要求给右派平反的外部压力面前,作出退让。

而周素子这本《右派情踪》所记载她认识的右派,也许很多人心目中会觉得只是些文化艺术界中人,并非「章罗同盟」之类名人;但如果改从口述历史角度而言,那确是很好的第一手素材,以小见大,折射当年反右遗祸如何傪烈,摧残人性如何无情。

就以本书作者丈夫陈朗的右派惨史为例,陈所属剧协的反右斗争高潮是揭发「东郊反党集团」,受牵连成员是剧协刊物的编辑和文艺界人士,包括陈朗,都住在北京芳草地文联宿舍,「同为邻里,又在同一个单位工作,难免时常往来,茶馀饭后,说些牢骚、幽默话,发表些看法、感受,也难免附和、赞同」。结果变成单位反右批判为时超过一个月,大会、小会、批斗、揭发,大字报铺天盖地而来。而被诬为「二军师」的陈朗送去大西北劳改。1960年,连周素子也随陈朗流放西北。

书中所写的「情」,既有儿女之情、夫妻之情、师生之情、同窗之情、朋谊之情以至同事之情,但更多的是反右期间相濡以沫的人间真情。可在反右狂飙的年代,这些情都沦为惨情,家破人亡有之,妻离子散有之,都是因为人性遭到践踏,是非不分,人人都得在兽性边缘讨生活。就像替本书写序的余英时教授所说,周素子事实上是为每一位反右派运动中的朋友都写了一篇小传,重点就在于描述传主怎样在残酷迫害下身毁名灭以至家破人亡的经过。余英时认为,本书为反右的历史「保存了十分珍贵的原料,足供后世史家的采择」。

作者周素子又写道,1957年中共党员中被划为右派的,「大多是『窝里斗』性质的结果。看谁占上风,占上风的便是左派,居下风的就是右派。」(页21)而另一最荒谬的地方是,「右派中『改正』后,以左的面目出现的也大有人在,就『文艺队伍』言,大者如丁玲,小者如不久前作古的刘绍棠即是。或则可以说,他们本来就是左的,被打为右派,正是大大的『冤枉』。」(页64)这也从侧面说明中共反右运动的非理性成分,颠倒黑白,上有好者,下有甚焉。毛泽东大玩个人权力游戏,以弄权整人为乐,上梁不正下梁歪,读书人首当其冲,独立思考的吃尽苦头,而那些择善固执的,甚至连命都丢了。

此外,书名的「贤人」二字,我认为值得商榷,这个叫法背负了不成比例的道德份量,似嫌过度美化一些传主。其实作者所聚焦的,不外乎当年中共文艺机关里普通人受迫害惨况实录。毋须把贤与不肖并列,更与道德沾不上边。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也是人变鬼的生死关。如实记述,已经是一个有力的控诉。

何良懋今次的书评到此为止,非常感谢大家收听!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