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書評:《從九七算起--公民社會的第一個十年》

香港剛剛渡過回歸十一周年。回歸後,香港經歷過其歷史上的低谷,經濟低迷,自由收緊,政府又領導無方。隨著董建華下台,曾蔭權接任,中央推出連串政策,本港經濟又重回上升軌道。但領導人可以一朝下台,社會問題卻往往根深蒂固,非朝夕可以改變。問題是,經過董建華的昏庸統治,我們是否已經擦亮眼睛,摸清社會問題所在?又能否找到方法和步驟,向鎖定的目標進發?
2008-07-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從九七算起--公民社會的第一個十年》
《從九七算起--公民社會的第一個十年》
Photo: RFA

《從九七算起》這本書,正是從民主和管治、參與和民權、經濟和市場、民生與和諧四個方面,檢討過去,確立議程,為未來訂立方向,尋找出路。

全書後兩部分最可觀。如曾澍基對本港經濟困局的分析,清楚點出香港的死穴。他指出,本港雖然受惠於內地發展和對港政策,但隨著大陸經濟逐步注重重工業和高新科技,香港可以參與、從而得益的機會不多,而本港物流業和旅遊業正面對激烈競爭,優勢逐步下降,商務服務在內地的發展,主要得益者是個別公司。換言之,香港四大經濟支柱,只剩下金融業依然佔優,為內地未來經濟發展服務。問題是,只得金融業有望持續發展,如何為本地勞工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又為香港打造更繁榮的未來?

令問題更形沉重的是,本港人口質量偏差,智力投資不足。目前十五歲以上的人口中,只有中三學歷的超過四成,而本港的研究與發展開支,不及發達國家的三分一。這兩項指標顯然與「知識型經濟」背道而馳,加上本港不少商業機構均在海外大規模投資,數量達到本港經濟生產總值的兩倍半,要他們為香港打拼,推動新產業的發展,未免只是奢望。

令香港困擾的另一問題是社會狀況日趨惡化。幾位作者都指出,香港的經濟神話已成過去,努力工作不一定可以改善生活。相反,本港貧富懸殊加劇,過去十年,最低收入的兩成住戶每月入息下跌接近兩成,最高收入的兩成則增加一成收入左右。目前月入四千元以下者達到39萬人,比十年前增加三分一,可見在職貧窮問題嚴重,而長者貧窮率達到32.6%,兒童貧窮率亦接近三成。加上離婚率日增,全港有十分之一的家庭是單親家庭,而家庭暴力事件近年亦大幅提升,在在需要社會政策的支援和救助。

遺憾的是,政府不是欠缺全盤計劃,就是推出只能隔靴搔癢的強積金計劃,對扶貧及退休保障缺乏承擔。更甚的是,政府一而再削減綜援金額,更通過「整筆撥款資助制度」,迫使服務機構開源節流,降低服務質素。

特區政府看來只是眼光短淺,罔顧經濟發展以至社會基層的需要。這顯然是原有的管治架構出了毛病,無法應對新形勢、新問題。張炳良的解釋是,隨著政策生態改變,民間力量坐大,參與者增加,民間訴求多元紛雜,政策過程亦較前涉及更多不同方面和考慮,加上政策思維謹小慎微,令特區沿用的殖民地管治架構失去效用。

問題是,同樣是殖民地架構,何以從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港英可以因時制宜,與時並進,偏偏特區政府沒有這種審時度勢的能力?同樣是殖民體制,何以港英政府可以一面應付北京的壓力,一面處理內部問題,又要避免過早淪為跛腳鴨政府?每個歷史時空,施政環境都有不同,問題是執政因何未能面對新環境新問題採取有效的新措施呢?何以特區政府既壟斷權力,對社會經濟問題卻往往無計可施?本港的管治架構何以淪落至獨裁而無能?張炳良的論述或有助其他人的思考,卻無助於解釋管治質素下降。

《從九七算起》共有文章十二篇,質素雖然參差,部分亦欠嚴謹,但不少文章都能夠點出目下香港的問題所在,免去學術文章的迂迴曲折,讓大家從不同方面繼續思考仍未過去的困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