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桦书评:《综援-nization》

2008-01-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HK-POOR200.jpg

这次想介绍的书有个奇怪的名字,叫《综援-nization》。「综援」的全名是「综合社会保障援助计划及公共福利金计划」,在香港,「综援」是一种社会保障,但同时,它更是一种耻辱的标签;在98-99年,我在念大学,当时亲眼目睹过政府如何为大幅削减综援铺路,社会上如何突然兴起「穷人是懒人」这句坏话。

从那时起,每逢有欺骗综援的新闻,都得到大篇幅的报导,而政府制作的电视广告,也强调滥用综援,彷佛领取综援的人多是骗子。其实,当我们还看实际数字,04至06年度,经查证为诈骗综援的个案,都是600多至700宗,在总体近三十万宗的综援个案中,所占的比率,不过是0.22%,连百份之一都远远未到。这种对综缓人士以偏概全的印象是完全不合理的。试问,即使有占百分之一的医生骗取医药费,难道我们就因此把医生看成养罪犯的职业?

香港人一直强调拼搏精神、自力更生,但我们不单单把个人勤劳与否,视为其生活贫或富的唯一理由。《综援-nization》中有十个访问个案,就让我们看到了综援人士贫穷的宏观原因。他们往往是因为面对著制造业北移的经济阵痛,许多人早年工作过度劳损已经患有病痛,不能应付繁重的工作。单亲综援的母亲,往往都是要照顾破碎家庭的孩子,所以无法长期在外工作。经济转型这种大环境,是结构性的问题,对微小的个人产生了怎样的压迫,我们可以从书中的口述纪录中看出。这些早年曾经勤奋工作到患上肩周炎、精神紧张、手腕劳损的人,我们怎么能在他们老去、无法全职工作的时候,把他们视为无贡献的负累?根据书中个案,综援人士即使不能全职工作,但亦会担任许多义务工作、关心社会,那些难道不是对社会的付出和贡献吗?对社会的贡献不应只以金钱和薪酬来衡量的 。

其实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第25条:「人人皆有权利在遇到失业、疾病、伤残、\x{9ccf}寡、年老或缺乏生计时,获得社会保障。」既然这是人权的一部分,为何「综援」会成为羞耻的标签?根据书中口述,社署职员对待综援人士的态度,真是粗暴冷淡得惊人。而综援人士自觉低人一等的自卑心态,像有些孩子不敢举手申请书簿津贴,亦令人非常不忍。幸好书里面亦表现了综援人士的勤奋和智慧,令人宽心一点。

对综援人士的偏见是如何制造出来的?《综援-nization》里就有简单清楚的报章研究,发现05至06年有关综援的报导有174篇,比较起01至02年的85篇上升超过一倍;但其中突显「综援人士不值得帮助」的报导比率也上升了近一倍。调查发现,社会人士普遍对综援存在误解,例如以为大部分综援受助人是失业人士,但其实超过一半的受助人是老人;大众的这些误解,我想传媒是要负一些责任的。不过,将穷人抹黑为懒人的始作俑者,还是政府。政府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我们来听听《综援-nization》的编者之一,社工欧阳达初的意见。

《综援-nization》是一个创造出来的新词,虽然这个书名要人呆一呆才明白意思,但这本书销量不俗,据说不久就会再版。这是因为它是一本非常完整的手册,里面有主角的亲身口述,有简明的历史大事表,有政策研究、报章研究、数据调查,可谓情理兼备,是教育公众的好材料。为那些因各种不公而被遗弃路旁的人们争一口气,我们需要良心、智慧和勇气——没错,那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绿野仙踪》童话。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