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桦书评:《游学自然》

2008-02-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DengXH0215_150.jpg

今天想向大家介绍的书叫《游学自然——情意自然体验活动》,作者是清水。这本书其实是关于一个叫做「自然学校」的组织的,虽然名叫「自然学校」,其实这间学校没有校舍,它所有的学习,都以自然为课堂。

自从工业革命开始人类现代化的进程之后,科学和技术被定义为理性的、实在的,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自然、乡土这种事物,则被定义为感性的,虚无飘渺的,可以牺牲的,而当社会要变得更发达,我们好像愿意允许人类,继续无穷无尽地把自然开发,这在发展中国家里情况尤为严重。但现在,已经有千千万万的气候异常、生态危机告诉我们,我们不可以再自私地把自然当作自己的私有物品,那样肆意滥用。《游学自然》最关心的,是如何令人以一双带有情意的眼睛去看大自然,而不是以功利的眼光,把自然视为一件无生命的死物。

其实每个人与自然都可能有一段擦身情缘,作者清水在序中就提到一些个人经验:清水写她的父亲早年种树打理果园,但却有点望天打卦,偶然施肥,又不算很积极——其实这其中有一种顺应自然的态度。清水的父亲尽管靠种植为生,但他好像是在与自然相处,而不是利用自然。清水的父亲享受在果园里独自散步;到清水长大后没再与父母同住了,偶然回家探望父母时,不善言词的父亲就会递来一把当季收成的果子。由此可见,清水的父亲也许没有什么艰深的理念,但却可能真的在生活中,把自然当成抒发自我的场所、把自然的产物当成表达的工具,加起来,我们可说,自然是实践自我的场所,反映著某种内在精神。

虽然自然和我们的距离愈来愈远是无可挽回的,但我始终相信,自然沉稳有序的包容性,对都市人残破的心灵来说,应该仍是良药。「自然学校」常会举办各种体验自然的活动,《游学自然》里大部分的内容,都是一些体验自然的活动、游戏和练习。游戏不单是孩子至爱的权利,游戏其实也是人类的本能。《游学自然》很著重「唤醒热忱」,让参加者习惯在大自然中释放戒备、松弛身心。自然是巨大的,我们在大自然中常会感觉到自身知识的贫乏,《游学自然》就有一个游戏,要参加者选择某种自然事物、现象命名,再向大家解释,然后全部人一起使用这个命名。有些游戏很简单,比如「抱抱树」,只是找一棵树来抱著,却就会有许多奥妙难言的经验。

在自然中人是要保持随意和随兴改变的弹性和好奇心的,书里很鼓励小组即兴改变行程和说话内容,甚至说可以什么游戏都放弃,就在山坡上找地方集体午睡。

《游学自然》最希望人可以放下理性、回归纯真,在自然中坦率地释放自己。但在盲目发展的时代里,要求与自然融合,也难免有规劝性质。书中有个游戏叫「人类大移民」,让参加者体会人类为了自己的居住和发展,强占其它物种的空间,是怎么一回事。另外,书里也援引许多中国哲学学者的学说,道家和新儒家尤多,从理性上说服读者。书中谈了许多「生机饮食」,鼓吹少吃肉类和人类加工食品、多吃新鲜自然的植物性食物,烹调方法尽量简单,也是因为,亲近自然不是几次游戏就能完成的任务,它必须变成一种生活方式,才能真正改变我们自己,改变世界的现况与未来。

今年受到拉尼娜现象的影响,冬天寒冷特别长久,大家亲身体验了气候异常的恶果。因为太冷,大家可能多会留在室内,少去亲近自然。不过我还是想起一句老话: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此话与大家互勉,下次再向大家介绍另一本书吧。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