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政治改革躲避不了?--郭苏健、郭宝钢合编《中国政治发展面临的挑战》

今日为大家介绍郭苏健、郭宝钢合编《中国政治发展面临的挑战》(Challenges Facing Chinese Political Development),既从多方面探讨中国政治的走势,也从大陆社会及经济发展所浮露的现象,了解中国政治发展的难题。
2008-05-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郭苏健、郭宝钢合编《中国政治发展面临的挑战》
郭苏健、郭宝钢合编《中国政治发展面临的挑战》
Photo: RFA

本书由十篇学术论文组成,书中虽然没有剖析中国的政治体制,对一党专政集权体制如何应付社会急剧转变也没有完整的分析,却通过分析多项具体议题,透视中国外交、内政所必须正视的政治问题和因素。

例如厘订滙率的决策,文章指出,中国当局不能单单从自己的经济利益着眼,抬高或贬低人民币滙率,以利中国贸易的发展。相反,随着全球化,中国厘订币值时必须考虑其国际形象,顾全中美关系,并参考世界各地的做法。

又例如外交方面,尽管“中国威胁论”在美国甚嚣尘上,书中文章分析,北京必须冷静回应,因为“中国威胁论”只是美国朝野对中国兴起的众多说法之一。若视此为西方社会之阴谋,陷中国于不义,结果不仅有违事实,若因此作出强烈反应,更会令中国外交关系拉紧。更何况中国是否和平崛起,不是官方的誓言和承诺,就能够令世人安心,更重要的是,中国对内能否继续发展经济、提高人民教育水平、提供妥善的医疗衞生设施、保持社会稳定等等,而对外则取决于大陆对台湾、日本、朝鲜以至欧盟和美国的表现。中国要全世界信服它不会财大气粗,而是和平崛起,造福全球,就必须对内善待人民,对外广交盟友。

如果说经济决策和外交发展都离不开政治考虑,社会政策的表现就更受制于政治体制。例如环境保护方面,尽管政府愿意花更多钱去购买控制污染的科技、发展有利生态的能源,并且着力提高国民的环保意识,但调查却发现,有别于其他地区,中国的污染水平并没有随着人均经济产值上升而同步下降。另一方面,市民对环境污染的投诉增加不少,却未能有效压抑污染水平,实有异于国际常规,即让市民参与环保工作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正如有关学者指出,问题的根本不单单是因为参与环保活动的人数不多(8.3%),也由于参与渠道不足,公众在政策制订及计划实施期间,都无法跻身其中,而民间环保团体的申诉活动,往往被地方政府视为以下犯上而不断卡压,加上中国法治不济,既无独立的司法机关,亦无清晰法例惩处破坏环境者,而有权有势者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对传媒的严密审查,均大大削弱民间力量监督环保工作的效力。

换言之,问题正出于中国政治体制的严重缺陷:权力集中而监督不足。文集有不少文章,亦触及类似题材,如劳工难以取得法律保障、工业化带来的环保隐忧、少数民族政策的不一致等等,显然亦与现时远离现代的政治体制有关。

虽然,该文集亦有文章指出,经济发展和个人利益抬头,并非降低市民对威权政府的支持,反而民族主义的兴起可转化为支持政府的动力。但尽管如此,民族主义并非万应灵丹,假如政府因此而忽略上述内政、外交的种种问题,不冷静从事,以和平方法解决争端,或者不正本清源,改革过时的政治体制,民族主义只会沦为祸国央民的精神鸦片。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