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书评﹕宗教迫害和《德兰修女传》

各位听众你们好,周五的《书林漫步》又到了,我是今集的主持人刘云。下周四是圣诞节,在一片宗教气氛浓烈的环境下,今集想同各位听众介绍一本富有宗教色彩的书,这本书的名字叫《德兰修女传》。
2008-1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德兰修女
德兰修女
Photo: RFA

取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德兰修女,我相信不少听众也有听闻她的故事,但是,对她的成长、为何选择与贫人为伍、更心甘情愿踏进贫民窟等等的事情,可能不甚了了,但是,当翻阅这本共十六章的书,各位听众便可了解她的家庭背景对其影响,以致她为穷人服务的坚定信念,从没半点动摇。

德兰修女本名是艾格莉丝.龚莎.波雅舒,她有一兄一姐,全家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父亲虽从商之馀但也是一名爱国份子,所以,德兰修女只有9岁时,父亲因被暗杀而与之阴阳相隔。对德兰修女影响最深的,其实,除了是她所信的天主外,她的母亲庄达对其影响亦甚深远。

她的母亲其实亦是一位彻头彻尾的虔诚天主教徒,她经常性教导孩子们施恩不望报,有一次,德兰修女的母亲庄达在街上遇上一名长有肿瘤,被亲人遗弃的妇人,庄达不问因由便把那妇女带回家疗养,直至完全康复为止,书里纪录了德兰修女母亲向三名子女介绍这名住宿街头的妇人时,她是以「客人」来予以称谓,这教我明白,德兰修女一直矢志不移服务穷人时,一直坚信每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她对穷人的重视程度,更一度被外界质疑她把穷人神圣化,更指责她宣扬受苦有趣。德兰修女清晰地回应谓:“贫穷是你和我的创造,是我们拒絶人分享的结果。上帝没有创造贫穷,他只创造了我们,如果我们没有能力放弃贪婪,那么,这个问题将永远得不到解决。”她还讲:“贪婪──对权力的贪婪,对金钱的贪婪,对名誉的贪婪,这是当今世界实现和平的最大障碍。”

德兰修女的回应,正好反映表达自由的可贵处,因为从中可展示人类对同一事件可有不同的看法之馀,更重要是,可理解立论者的立场及测验其坚实度。

至于,德兰修女何以由进入修道院转身变为走上街头,与穷人为伍,则与她在修道院时,并未因居于修道院内的安稳生活而忘记自己的志愿。

当时,仍未成年的德兰修女在位于加尔各答的修道院内教书。分隔修道院与满街的穷人,就只有一道墙。每当德兰修女看著墙内鲜花与绿草,跟墙外充满饥饿与垂死的状况时,她内心的不安越是强烈,于是,她毅然向神父提出请求,要离开修道院往街上钻,要走入穷人埋中服务穷人。

不过,这个请求把神父吓呆了,他未想到少艾的德兰修女有些念头之馀,对修道院来说更是困难,因为他从未见过有神职人员可以不须还俗而与世人共住,不过,神父仍尽力以赴,把德兰修女的请求向主教提出,主教听罢并未有答允,但最后亦作出让步,要求神父转告德兰修女谓,要她等一年再提出,当时,主教心里满以为德兰修女会知难而退。孰料,德兰修女服侍穷人的信念,却是坚定不移的,一年后,德兰修女继续提出,她的心愿终可达成。

全书虽分十六章,但每章均配上不少照片,有德兰修女的相,年老的,年少的,也有不少她与众修女们在印度贫民窟服侍穷人、病人、孩童的写照,也有垃圾埋却住满穷人的相片。

德兰修女1997年与世长辞后,她在印度土地上栽种的爱,并未能打动后世人的心灵。近数年间,印度连番出现原教徒迫害基督徒或回教徒采激烈的行动。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干事孔令瑜谓

“一处叫奥理刹的地方,有约五、六千名基督徒已避难去到一个森林,或者去到教会寻求庇护,但仍然好困难,我们听到有好多人仍被追杀,神父及修女成为被追杀的对象。”

印度教徒迫害基督徒或天主教徒,原因是他们担心印度教徒会转投基督教或天主教。其实,在印度要转变自己的宗教信仰,完全没有违法。但是,若以利诱促使别人更改宗教信仰时,则会被指犯法。

在甚为穷困的奥理刹,社群中仍隐藏已废掉了五十年,极俱阶级官念的总政制度,该制度的荒唐之处是,一旦被列为?民时,他们可获教育、医疗等的基本人权的机会,可谓近乎零。

正由于一般人普遍都相信,教育是唯一可更改自己命运的渠道,而当地的基督教会亦能提供教育的服务,于是,不少人便入读了这些教会学校,因而令到一群印度原教徒误以为教会利用教育或医疗服务设施,来利诱民众转教。

“他们被迫害的状况如有神父被迫害去强奸修女,修女被轮奸,有超过二百间教堂被烧毁,更听到一个印度教的女童被遗弃在街头,他被一名神父收养了,有印度教徒获悉后,活生生把那女童烧死了。”孔令瑜说。

印度原教徒迫害基督徒的行为,更是令人感到发指。面对那么多迫害,政府及宗教团体又做了什么呢?

孔令瑜谓,印度政府势弱,纵使,他们有时会拘捕一些印度教徒,但始终因为政府仍受到印度教徒的支配,而且,印度教在当地仍俱有相当势力,所以,它们能够做到的事几乎等于零,现时,当地教会唯一可寻求出路的,就是不断寻求外国教会的支持及将此事诉诸于国际社会。

至于,梵谛冈在事件中的角色,孔令瑜坦白谓,她感到有点失望。

“我觉得梵谛冈在事件上较为被动,似乎不太愿意介入这些国际事务,好多时只发警告或发出呼吁”

她个人希望梵谛冈能发出一点强烈的声明,迫使当地政府能予以正视,不过,她亦十分明白,任何行动也可能令到当地的教徒遭受不可算量的迫害。

究竟,德兰修女施报的爱心,往那里溜走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