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心书评:韩寒的 《飘移中国》

《飘移中国》 这本书的作者韩寒,1982年出生,今年4月,被美国《时代》周刊选为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让这股在中国狂飙数年的 「韩寒旋风」,吹向整个华人世界。
2010-11-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韩寒 -- 《飘移中国》
韩寒 -- 《飘移中国》 Photo: RFA

而这一本书,辑录了韩寒写到2010年6月中的杂文精选,让读者和赛车手韩寒一起飘移中国。

然而,自从《时代》周刊给韩寒戴上「桂冠」后,媒体网路前所未有的掀起对「韩寒现象」的反思,或炮轰韩寒或批评社会。有人叫我们要「警惕韩寒」,因为「韩寒根本没有独立思考,他所有的文章都是在迎合大众的情绪」。有人则言辞犀利地将矛头指向了当下社会,「与其说这是韩寒的胜利,不如说是庸众的胜利,或是整个民族的失败。」

事实是否如此,读者可从此书去寻找答案─「所谓的影响力,我经常非常的惭愧,我只是一介书生,也许我的文章让人解气,但除此以外又有什么呢,那虚无缥缈的影响力?

在中国,影响力往往就是权力,那些翻云覆雨手,那些让你死、让你活、让你不死不活的人,他们才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人。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怕搜呢还是不经搜,往往在搜索引擎上还搜不到他们。我们只是站在这个舞台上被灯光照著的小人物。但是这个剧场归他们所有,他们可以随时让这个舞台落下帷幕,熄灭灯光,切断电闸,关门放狗,最后狗过天晴,一切都无迹可寻。我只是希望这些人,真正的善待自己的影响力,而我们每一个舞台上的人,甚至能有当年建造这个剧场的人,争取把四面的高墙和灯泡都慢慢拆除,当阳光洒进来的时候,那种光明,将再也没有人能摁灭。」韩寒在书中如此坦言。

全书收录了他近几年来所写的博客文章,内容广泛,从富士康、世界杯到各种各样引起网民热烈讨论的话题都有,言词尖锐。可以看到,最令他反感的,是老一辈人或者建制的习惯性思维,就是对于年轻一代或新鲜事物总要作一番装模作样的回应。他也抗拒大学(或学院)教育,是源于对一切属于「机制」的东西「不满」,但这种「不满」并不等同「反抗」。

这种「不满」不单有「反权威」的意味,有时也可理解为韩寒一代对「诠释」或「被诠释」的厌恶,如果在学术机构或者媒体背后,都有一个傅柯所说的「知识/权力」机制,那么这个「话语」对人的「诠释」,就是对「人」的最大捆缚。

字里行间毫无遮掩的真性情,他只说他想说的话,只做他想做的事,他选择用比较聪明且不内伤的方式质疑这个世界,即使未必有用,但至少他坦诚面对了自己内在真实的声音。他说:「我是不会改变的,就像这个世界。」

他并非网上愤青,也不想成为公共知识分子,《青春》、《亚细亚的孤儿》、《这一代人》等多篇文章,都写得感性真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