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桦书评:边缘中的边缘

2008-02-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双程心事——十二位中国性工作者记述》﹐周晖编,香港紫藤出版。

TwoWaysWorry150.jpg

性工作,是一个产生于金钱与欲望的古老行业,一直都笼罩在道德的阴影下。性工作一直无法被当成一种正当的职业,从事性工作的人总会遭遇到歧视的目光及实实在在的打压。

在保守社会的道德枷锁下,性工作者一直被认为是影响治安、耗用资源,甚至败坏道德。性工作者因此备受歧视,缺乏最基本法律保障与社会支援,受到黑帮的欺压与警方的不合理对待。我最近看到的这本《双程心事》,关心的更是持双程证来港工作的妇女,不但触碰道德禁忌,而且还是非法劳工,可称是边缘中的边缘,弱势中的弱势。请听听关性工作者组织紫藤的干事说说她们认为持双程的性工作者面对什么问题。

每个人从事性工作都有自己的原因,而在《双程心事》里的个案和调查来看,这些女子持双程证来港从事性工作,多半出于经济原因,例如家乡工作收入低,及失业。另外情感方面遭遇问题如失恋、离婚,或对香港怀有一种美好的向往,觉得香港是个现代化的都市之类的,都是她们选择来港从事短期的性工作的原因。这样说来好像这些都是贪慕虚荣、赚快钱的女孩,但还看调查,她们希望在港赚到的金额,大多介乎于2000至3000港元左右,其实即使以国内城市的生活水平来说,这也基本说不上是拜金。这些女子在家乡多以耕种维生,年收入不过500至3000港元。

我们应该同时注意到,在中国的经济改革中,妇女是如何成为弱势群体的。工人已经不再是国家光荣的主体,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之后更爆发大型的下岗潮,官方估计从目前至2010年,城镇下岗人数总数可能高达四千万人,其中有百分之六十为女性。

改革开放的近三十年来,中国已经形成一个规模庞大的性产业,提供性服务的娱乐性场所如发廊、卡拉ok、桑拿等全国都是,世卫估计中国大约有六百万的性工作者,而且中国出产的成人用品占世界市场的百份之七十。但中国法律是禁娼的,所以中国也许有著世界上最大的“地下性产业”,和最多的不受法律保护、以至遭受迫害的性工作者群体。

《双程心事》最主要的内容还是十二位性工作者的访问,访问以人类学的口述历史方式纪录,完整地纪录了受访者的语气,感觉彷佛好似与受访者正面对话一样。它有著真实感,然而有趣的是,几乎好像可以接触到她们的伤痛和难过,坚韧和豁达。访问偏长,但看起来都津津有味,还有著非常文雅的篇目。人的故事,离远去看彷佛个个一样,但靠近了仔细看,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有一位被访者阿萍,对客人非常挑剔,还会掌掴不礼貌的嫖客,但客人觉得她”“不是做这行”的,有些客人反而对她很好。阿萍的遭遇有悲惨的一面:她在第一次来港赚钱之后,回广州开了美容院,后来结束美容院,却遭人绑架,将多年辛苦所得当作赎金。第二次来港赚了快钱,后来又被骗尽,受访时是第三次来港。她始终不信自己会一直做这行,只说这是她的跳板,其顽强也叫人敬佩。

歧视性工作者,既对性工作者们造成伤害,另一方面也反过来造成一种偏见,把性想像成黑暗、不见得光的事物。由此看来,对性工作者持开放态度、认真理解他们从事性工作的原因和感受,了解他们在面对什么问题,不但是对性工作者有好处,也有助整体社会变得更为开放、理性、包容、多元。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