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美少女神槍手施韻

美國史上第一個晉身美國射擊國家隊的華裔選手施韻,將於下月代表美國出征捷克,參加世界射擊錦標賽。只有17歲的美少女神槍手施韻生於美國,父母都來自中國大陸的知識份子,畢業於廣州暨南大學,為了子女的成長費盡心思、對培育下一代的花費毫不吝嗇。不過兩人都唔認同自己是 “虎媽”、“虎爸”。(何山今天為大家介紹下這個移民家庭)
2011-05-0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第一個晉身美國射擊國家隊的華裔選手施韻。(粵語部何山拍攝)
第一個晉身美國射擊國家隊的華裔選手施韻。(粵語部何山拍攝) Photo: RFA

鏡頭前的華裔神槍手施韻,沒有佩槍,馬利蘭州的法律規定,沒有牌照不可以隨便帶槍上街。記者要她示範開槍射擊的姿勢,她只有用打火機代替。她現年17歲,還是一個高中的學生,2009前才開始練槍,短短兩年就已經以全美25米小口徑氣手槍青少年射擊冠軍,打入美國國家射擊隊。今年6月26日將征戰歐洲,代表美國參加世界青少年射擊錦標賽。

施韻的母親樊煜說,發掘了自己女兒是個“天生”神槍手,純屬是意外。要講個女12歲那年,帶著她去青島旅遊,在一個雷射槍射擊換禮物的攤位上。母親說,“ 她是在小孩那邊打槍贏玩具,結果她打那些玩具都給贏了,人家就說不行,你一定是長得小,你到大人那一邊去打。她又到大人那條線去打,但一打,也把那些玩具給贏了。人家就說,不行,你要不是運動員,要不就是軍人,反正你不算。那就發現,她無意中怎會打成這樣子。”

結果,12歲那年靶心雖全中,但一個玩具都沒有拿到。

美國射擊國家隊的華裔選手施韻和母親樊煜,父親施也林合影。(粵語部何山拍攝)
美國射擊國家隊的華裔選手施韻和母親樊煜,父親施也林合影。(粵語部何山拍攝) Photo: RFA

到了2009年,又是一次偶然的機會,她被美國國家射擊隊教練看中,並她是一個“天生的射手”,難得、有天賦。施韻的母親繼續說,“後來回來了,結果有一天,她就想起這個事,人家說她是運動員,就找教練問問,讓她去試一試。後來在2009年,我們沒有任何準備,我們連鞋也沒有,連射擊的服裝都沒有,我們就去了,去了就光著腳上去打的,也不知到規則,甚麼也不知到,後來底下的人,說哪出來一個小孩,她怎甚麼都不知道。她那次,她就只是差一環多一點,(沒有拿到銀牌)就拿到了個銅牌。”

這面的銅牌,隨即被在場的教練看中,也就開啟了華裔美少女施韻進入射擊的大門。而只有全美射擊比賽各項頭兩名的才可以穿的那件藍色國家隊戰衣,也就成為了施韻爭奪的目標。

施韻獲得全美25米小口徑氣手槍青少年射擊冠軍。(施韻提供)
施韻獲得全美25米小口徑氣手槍青少年射擊冠軍。(施韻提供) Photo: RFA

(施韻用英文回答問題) 作為華裔的第二代,施韻的中文不可講是靈光,簡單的中文對答還可以。複雜的形象詞,如要沉穩、執著、專注力等當然要大人幫手翻譯。

日常的生活如何呢? 施韻說,“我爸爸就是我的教練,從一開始他就訓練我,很仔細地看著我,慢慢就學出來了,我們有一次去過科羅拉多奧運訓練營,一個教練學校,隨便學了一學。”

自從2009年赤腳奪得銅牌之後,家人也就為她找了華府一小時車程外的美國海軍學院,那裡的射擊隊主教練接受不定期訓練。在家中的地下室,特別為女兒建了一個10米長的專業靶房。父母都說,“只有一個女兒”。看來華人父母的心態,彼此都明白。

施韻繼續說,“我每天訓練的時候都是比較困難,我有時打完下來之後,頭也疼,面也紅紅的,好想就不太想打了。”不過,她說射擊對練習專注力、讀書,都有幫助。“專注力是最重要的,我從小特別喜歡看書,我以我會坐在凳子拿6、7本書,一看就看8、9個小時,這樣我好像打完槍更能夠專注。”

施韻的父親施也林,為了陪太子讀書,自己也成為了她的專職教練,全美50個州,哪有比賽,就陪著女兒東征西戰。在家的時候,施韻則是每日練槍兩個小時,到了週末則四個鐘。施韻說,“我要讓自己知道,要是我自己不這樣的話,我是不能打得更好,我真的覺得,我自己沒有打這麼長的時間,現在能打成這個成績,應該需要一些生而有之的能力。但我也是用了很多功夫才有今天。”

記者就問施韻,要做天生的槍手,甚麼特質呢? 她回答,“我看,平常都比較喜看書,都比較安靜,心理很平靜,沒有那麼八掛。” 由於要參加2012的奧運會,她已經錯過了預選賽,施韻說,她真正的目標是2016年的巴西奧運會。“我希望幾年以後,去真正的奧林匹克。我一定要根自己講,我可以做得到,我有時打得不好,我會不想繼續,但我要給自己講,繼續!”

施韻在參加訓練。(施韻提供)
施韻在參加訓練。(施韻提供) Photo: RFA

成為美國射擊隊史上第一位的青年華裔選手,目前訓練用的子彈就全由國家提供,奧運村的訓練、征戰歐洲,費用也是國家包底。施韻在父母的陪同下,展示10幾枚比賽的獎牌,作為華人父母的,背後付出了幾多? 女兒用緊的德國手工制氣手槍,要幾多錢一把呢?
 
施韻的父親說,“射擊運動一開始的投資,是比較大,因為買這些專業的槍,很貴。隨便一把槍都要2000多塊美元,然後你如果槍用得不合適,換的話一般也不好退,留著再去買。開始的支持大一些,但是訓練過程中的費用不多,大概一年也就幾千塊錢的子彈,現在她進到國家隊,就是國家全部提供她以後所有的彈藥。子彈就國家全部提供。”

講到屋企地庫的私家靶房,也就用了3、4萬美元。施韻的父親說,其實射擊運動有一個好處,就是父母之間沒有勾心鬥角,孩子參賽,後面的父母都可以打成一片。而美國射擊協會,提供的協助也很多。他說:“美國奧運對射擊的幫助非常大,你自要問他,他們都會幫助,不管是你的設備,從槍到教練,各方面。都會幫助。訊息也是公開的,這個圈子裡,射擊圈的人非常友善,大家相互之間從來不會猶豫要不要幫另外一個,哪怕兩個孩子在這裡互相比賽,父母之間,教練之間也非常有好,願意分享情報。這是很特別的,不像有的運動,孩子在上頭打架,父母在下面較勁,勾心鬥角這是從來沒有見過。”

在場的記者都很有興趣,究竟,這一對父母,是不是當下談論得正熱鬧的“虎媽”、“虎爸”呢?記者問施韻的媽媽,“你覺得自己是虎媽嗎?” 樊煜回答,“我不是虎媽,她很小我們都沒有強迫她,我們很多朋友都知道,她6歲就參加美少女選美會,我們沒有強迫她一定要學甚麼。好像她的PSAT成績,是滿分,但我們從來都不會逼她。”

記者:中國人從來都覺得,不逼不行呀?

樊煜:不行,有些小孩,你逼他,他反而不會好。如果你是引領他,他自己是從心理面想去做,他反而會好,你支持他就行了。不要好像那些虎媽一樣,你要不壓那些小孩,如果小孩有他的天份,他讓他自己跟心想的去做。虎媽是說,不要射擊,賺不到錢的。要打籃球、網球,打到冠軍,你可以賺到很多的錢。但是射擊與錢是沒有關係的,就是一個熱情。

閒談間,施韻的父親對記者講,女兒學過游泳,但練水使得肩膀太寬了。女兒要學騎馬,那連馬也買了,馬廄也裝了,但見到女兒摔倒,太危險了。女兒現在還有打網球,但先專注射擊。這對父母,都不認為自己是虎爸、虎媽,但他們為獨生的女兒付出了幾多呢?

施韻現在所讀的高中,正是美國總統奧巴馬一對女所讀的那一間,位於華盛頓市區的Sidwell Friends高中,一年學費,沒有5萬美元,落不了樓。

我是何山,這節文體拾英,介紹美國史上第一個打入國家射擊隊,現年17歲華裔神槍手施韻,就告一段落,下次節目再會。

您的評論 (2)
Share

匿名遊客

我儿子也练过射击。 打的好不难。 但是,像这个小姑娘的成绩就非常非常难了。 真的非常非常了不起。

2011-11-20 22:11

匿名遊客

本人因为在五四当晚在温哥华天空网发表了一篇名为《纪念五四运动92周年》的文章(该文随即被删除,真是民主国家的悲哀)后第二天早上上班的路上,横过马路人行道时,险遭一辆车牌号为粤J39793的黄色校巴以时速七八十公里的速度冲红灯撞击!幸好我及时闪避开,否则便是横尸马路的结果。世界上巧合事情多不胜数,偏偏我就遇上,还真是感谢政府,感谢人民呀

2011-05-11 05:24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