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故事:“以纽约为骄傲”--911五周年时与一位纽约华裔的对话


2006-09-11
Share
911恐怖袭击5周年之际纽约世贸中心遗址上美国国旗。(法新社2006年9月11日)

今日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五周年,何山会同大家分享一些纽约客的心情,纽约人在五年之后最难平复是甚么呢?世贸遗址对他们,又有甚么意义呢?

“就在唐人街附近”

何山:各位听众,今日同大家口述911这段历史的一位旅居纽约的朋友徐佩雯,她现职一家翻译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定居纽约已经10几年。

徐佩雯:5年之前在同一家公司做事,那时公司在下城,与唐人街很接近,我们一早出门口,我们住的房子是可以看到世贸大厦,我们出门的时候,就觉得有很多的烟,那时还不到九点钟,为甚么远处有很多烟?我还走回去,跟我的同伴说要关了所有的窗门,烟灰才不会飞进来,跟著我就看到她看著电视不动了,后来就知到飞机是撞进去了。

何山:记得当时我自己还在新闻部的厂里面,一知道是大事不妙了,几乎所有的电视台,同一时间,都是看著电视机,有很多烟冒著,我们还没有看到第一架风机撞到世贸大厦,只知到现场很多的消防车已经到了。,其实,你当时是否知到美国已经是发生了……

“接了所有家人的电话”

徐佩雯:是完全不知到的,是傻傻地看完电视,说应该没事,还去上班。但等地铁等了好久车都没有到,跟著上了车。到了公司之后,公司是没有电视的,突然间全世界的人都打了电话给我,我的父亲母亲都是亚洲的,我从来没有试过,一天之内,收了我所有家人的电话。每一人都打电话来公司,问我为甚么还不走?我说走甚么?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后来才知到世贸中心已经被攻击。后来,公司就要封闭了,因为公司算是在下城,封了一个星期,不给人进。

何山:记得我们在香港的时候,我是亲眼在电视上看著世贸中心被第二架飞机撞过去,当时我们相当诧异,整个人……我记得当晚我是凌晨三点钟,也就是美国时间,下午三点我才离开办公室,不断在想发生了甚么事?谁或者哪些组织对美国有这样大的仇?当时作为纽约人,在这断时间有些甚么是令你心跳加速最快的,当时知到甚么人对美国有这样大的仇恨?

徐佩雯:当时是完全不知道,因为当时都不知发生了甚么事,就是知到有恐怖份子袭击事件,不知道是谁做。不知为甚么会这样?我离开公司之后,整个纽约的交通都封了,哪里都去不了。到哪里都要步行,我那时有个朋友住城市,我们走了两个小时的路,才知道完来是发生了这样大的一件事情。之后,由中城再走两小时回家,因为完全没有其它的交通运输可以坐。

“不想喝酒、娱乐”

何山:纽约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我们每年看著新年的来临,由纽约时代广场大苹果的倒数开始,全世界都看著纽约,可否说一下,发生恐怖袭击之后,整个纽约市变得越来越混乱,可能有很多的抢劫,你身边经历的纽约有否……

徐佩雯:是完全没有!我觉得差不多一两个星期,就算是餐厅酒吧都没有人去,因为心情好沉重,你简直是不想出去喝酒、娱乐……我记得自己看著电视,你是不知道……你是很不想看电视,看来看去都是那些;但你不能关电视,你很想知道发生了甚么事!其实有两个星期的时间,纽约市餐馆的生意少了一半以上,因为没有人上街,人人都觉得很惊讶,你觉得心是很不稳定。

何山:在外面,我们看纽约被袭,我们会想形象化、或者很政治化的说,美国的两颗门牙被人拔了,作了纽约人,生活在这个地方,你们是用甚么角度去看这事件?

徐佩雯:我觉得纽约人是很坚强的,这些事件的打击很大,只不过是我们很坚强。我不知到如何用广东话来表达,一方面你是重生了!

“纽约有人情味”

何山:整个人是不同了,当时纽约人有甚么纽约精神,到现在五年之后,我们都值得记念呢?

徐佩雯: 人们一般的印象是纽约人很冷漠,好像很没有人情味,但真的是要经历这些事,你才能够看到,其实不是这样!因为我见到店他们卖水,他们把水都捐出来,放在街上。因为大家走路很辛苦,给水让人家拿,你真的是会见到……我那时跟朋友住,你真的是很欣慰你的朋友的友情,那种亲情!

何山:纽约经历了很多的时间才可以慢慢站起来。今年是第五年,五年之后,我们问的问题是美国安全了?还是危险了?其实作为纽约人,生活在那的,你们问的问题是甚么?

人们聚集在世贸中心遗址附近纪念911恐怖即席5周年。(法新社)

“以纽约为骄傲”

徐佩雯:我觉得你说安全不?哪里都可以不安全!哪里都可以很安全!这是我的看法,你说纽约是不是很安全?是的,她是一个很大的目标,她对恐怖份子是一个很大的目标,只不过你不是因次很还怕,外出会被车撞到就不出外?其实这样的经验之后,我觉得我会很自豪我是一个纽约人!

何山:也就是以纽约人为自傲!我记得当时讲到911袭击时,走过世贸的遗址,都很多人围过去送花,有人在上面放下字句。你觉得世贸这个地方,对纽约人有甚么刻骨铭心的印象?

徐佩雯:我觉得是一个伤口!(何山:是不是一个耻辱?)我不觉得是一个耻辱,是一个伤口。那伤口……有一段时间,我每一个来纽约的朋友,都会跟我说,能否带我去世贸中心?到了后来我都不想去了。因为对我们来说,那是一个伤口,每一去,对我来说,你不是去参观的,是一个伤心地。所有游客去看,这是一个观光景点,对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不是耻辱,是伤口”

何山:与你的对话之中,看到纽约不单是一个金融中心,不是晚上关了灯就是销金窝的地方,是一个有感情的地方,是否这样呢?(徐佩雯:我会这样说!)我也希望各位听众,听了以上对话,可以感受到任何的恐怖袭击,对当地人所造成的不单是经济、政治上了报服与反弹,最重要是对人感情的伤害。

徐佩雯:我觉得那是最难的部份,去疗伤,因为那是最伤的部份。我觉得对感情的伤害是最难去缝合的。

何山:不如这样说,如果有机会,我们可以向恐怖份子说一句话,他又要即将袭击某个地方。作为一个纽约客,给你跟他说一句话,你会说甚么?

徐佩雯:我觉得用这样的方法,所谓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去找个平等,我觉得这不是最好的办法。其实有很多的办法,可以大家谈,你可以表达意见……

各位听众,以上只是一个纽约客的经历,今年纽约能立了“911”口述历史的档案中心,将纽约人的故事记录在案,希望你再到世贸遗址的时候,如纽约人所言,不会只当那是一个旅游景点。我是何山,下星期再会。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