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故事:接谢长廷陶笛的女子


2007-08-01
Share

上个星期,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谢长廷来到华府,在“千人宴”上成立“世界挺长后援会”,一位来自香港的女子用了5万美元,即接近40万人民币投得了谢长廷即场演奏过的一只陶笛,本来以为会以一万美元标出的主办单位也感到意外。即席用五万美元挺谢的这位女子,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香港人为甚么支持台湾独立呢?何山同她倾过

手持陶笛的刘小琴女士。(RFA/ 何山 2007年7月22日,)

听到的这首歌名叫做“海洋的国家”,也即是台独人士所讲的“台湾新国歌”。在台湾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谢长廷访问华府,成立“世界挺长后援联合大会”上是翻唱再翻唱,用台语唱咏的歌词大意是说,“鲜红是热情,单纯土直,台湾人的心肝;翠绿的宝岛,美丽山河,蓬莱米,玉兰花;纯白是自由,民主光明;有尊严,企挺挺,台湾的子孙;充满喜乐,咱是海洋的国家。” 想不到,如此的台独场合,不乏有来自香港的女子。她座在第一排,主家席,买位花了1000元美金,同台还有亲自前来华府造势的谢长廷。她事后同记者讲,并不认识谢长廷,与很多香港人一样﹐也不关心政治﹐但就大笔一挥,举手用5万美元,即是接近40万港元,义卖了谢长廷刚刚吹奏过的一只陶笛。起初有在场人士窃窃细语,问是不是造马?不过谢长廷在华府的司机对记者讲,他本人也有点意外,本来以1万美元成交,但足足高出了4倍。

这名香港人,叫刘小琴:“我其实对政治是不想参与的,但我觉得台湾由以前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很长很长的路,她向著民主去走的,我个人因为在美国已经很久了,所以我很支持这些民主的活动。”

更令人意外的是,投的陶笛的就是一名香港人,祖籍广州,已经移居美国多年了。记者即场问她,开始是否意在必得?她说没有想过。问她开始的时候为甚么不举手?她回答开始时银码太细。问她做甚么职业?她说是从事金融地产。为甚么对台湾有感情?她说住过台湾一段时间。而陶笛最后五万元成交,最后几手都是她举的,看来支持台独,或者是倾向民进党阵营的,在海外不乏市场。

记者问她,九成以上的香港人都不支持台独,为甚么她要支持呢?她说﹕“至于你说很多香港人,当然我不能够代表香港人,但是我个人的意见是,香港人很多没有国家的观念,因为我们一直都是英国下来,我们有很自由的生活,我们不会了解到没有了国家之后的痛苦。”她说,香港人回归中国,是因为没有选择,而台湾人有的选举,香港人不明白台湾人失去国家的痛苦。

刘小琴说,五万美元投一个陶笛,不是因为她喜欢,而是要表达对台湾的支持。她说﹕“你说我是不是支持谢长廷本人?或者我认识他就支持他?其实不是,当时是觉得热情。台湾如果换了政权,那就……因为马英九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台湾可以维持现状50年,50年以后给大陆。我不知到你有没有听到这句话,但我认为是最不适当的评论,因为你不可以决定。台湾根本就不是租借地,和香港不一样。”

刘小琴其实在台湾生活过,在美国毕业之后,以美国外交官的身份在美国驻台湾的最高机构美国在台协会(AIT)工作过一段时间。她说,当日要出钱买陶笛,不是因为她喜欢这个乐器,而是觉得谢长廷不会支持民主倒退。她说﹕“为甚么我们要向后走呢?民主的路其实很艰难的,已经走到这里了,要往走回头。好好的,能够主宰自己的事情,把他送给别人,我很不同意(马英九)的想法。”

在现场继续听到的这首“海洋的国家”,其实是经典的台独歌曲,是台独运动人士林永生被捕入狱之后所写。之后,在台湾的地下电台、选举场合经常播放。有台独人士说,“边听这首歌,边想著升国旗,真的蛮有国歌的气势”也将它当成了台湾人立国的国歌,语言当然是记者听不明的台语。

而当记者走进绿营,谢长廷的造势大会,就仿如进入另一个语言的国度。他们讲台语,唱台语歌,没有翻译简直是变成了又聋又哑,而对记者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场的台籍人士以其语言而自豪,正如现今台湾独派的精神支柱李登辉,当了美国,就是讲台语而不讲英文。

而这位出手阔绰的香港女子,无奈表示香港没得选领导人,没有办法,但台湾不同﹕“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香港人讲,我是中国人,我很小听到这句话的,我每次人家说,我是香港来的,就好像你问我,我马上讲我是香港人一样。我不会说我是中国人,我也不为因为香港现在还给大陆我就改了,或者我已经是习惯了。反正香港是没有选择,没有办法,你本身就是英国要还给人家的。但当时我回亿,10年前一般的人都反对得非常严重,不是很愿意,是因为没有选择。”

刘小琴更加直言,如果香港有得选择,她不会选还给大陆,对于台湾,她亦是心同此感。她说﹕“所以我说,台湾目前有这个希望,有这个选择,我认为他们要坚持自己的选择。澳门一样,他没有这个选择,如果当日,不是租借地当期,英国不是要还,你想香港人会不会走出来说,我们喜欢回归大陆,我们不喜欢做租借地,我想不会。”

在海外的唐人街,见到的新移民越来越多,更不乏来自中国大陆。出来了,刘小琴说,她不相信那种“为了统一中国,就去打仗”的想法行得通。她说,因为人是自私的﹕“今天,很普通的一个人,我绝对不想信,今天大陆说我要打仗,为大陆的统一,我们就去打啦!”她说,就算口讲了,行动也不会。“在美国的人绝对不会这样说,他的口能这样说,叫他实施于行动,他不会。就算在这里的大陆人,他如果在这里已经移民生根的,已经努力了一段时间,你叫他回去大陆,快点去打啦!保护国家统一的政策,我想没有人会去。”“他们住在里面的人,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如果他们认为要回归大陆,就让他选,我们外来的力量不应该参与来决定他们命运。我当天是支持这个活动,这个五万美元陶笛对我的意义,我就是要说,让你们有这个选择权,让你们去决定你们的命运!”

好啦,各位听众,这节唐人街故事“接谢长廷陶笛的女子”就告一个段落。不过,也有支持统一的台湾朋友对记者说,“不用理了,都是些宣传的技量。”你点看呢?欢迎你透过电话热线同我们分享,下次再会。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