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除污”APEC为北京带来短暂蓝天

2014-11-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法新社图片:2014年11月9日,APEC在北京举行2014年峰会。中国政府严控北京一带的交通和排污,恰值北京出现了秋高气爽的蓝天,被戏称“APEC蓝”。(AFP PHOTO/FRED DUFOUR)
法新社图片:2014年11月9日,APEC在北京举行2014年峰会。中国政府严控北京一带的交通和排污,恰值北京出现了秋高气爽的蓝天,被戏称“APEC蓝”。(AFP PHOTO/FRED DUFOUR)

“APEC蓝”成为国内的新兴的词汇,意指北京的天空放蓝,空气与污染在亚太经合会议(APEC)期间明显改善。其实,北京为求外国元首访京期间有清新空气,早在10月就开始,就以行政命令,要求周边200公里,包括重污染的石家庄污染大户停产,北京全市私家车单双日限行,做法类比2008年北京奥运。有市民就指,政治除污成效佳,外国势力成为最好的“空气清新剂”,但奈何外宾光临,才可以呼吸清新空气呢?值得国人好好深思。(何山报道)

北京的环保人士谢新源对APEC现蓝天似乎仍是不太满意,他说终究是“脸子”问题,在“人命”与“脸子”之间,政府是选择了后者。

谢新源说,这几天还可以,也不是特别好。说实在,大概是凉了,就有一天,前天特别好,然后再往前一天,就有点阴。

为了APEC会议,北京市府制定了市空气质量保障方案,发出APEC会议期间调休放假通告和“10天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措施”。对上一次北京实行单双号限行,在2008年夏季奥运会。

环保人士谢新源继续说,开APEC与奥运采取这种紧急措施,可能还是“脸子”问题,大于”人命”值钱这问题。还是脸子,(不能)在老外面前丢脸。

目前,北京市及周边地区自11月2日开始,采采取了最高等级的大气污染防治。市交通委员会主任周正宇说,7日开始,全市交通已转入假日状态,北京的交通运行指数比上周下降了70%。

环保人士谢新源就说,周边工厂长期停工难以维持,但但车辆单双日限行,他支持。“对于我个人来说,肯定是支持单双号限行。这个雾霾天,应该给国民至少一点补偿。比如说,大家雾霾天呆在屋里出不去,至少空气净化器的钱你要给人家补上。治理雾霾不力,至少有这方面的补偿。”

另外,采访APEC会议的国内外记者更是“有福”,国家会议中心的空气特别清新。当局用148台空气过滤器,对空气中的PM2.5进行过滤,实行“与世隔绝”。

北京的维权人士李宝贵就对本台讲,政府算是行运,如果APEC会议早两日召开,雾霾的天气同样逃不过。

李宝贵说,政治气氛不知道,天气是挺冷的。前几天,就是两场大雾霾,要是赶上那几天,也就那样。人类没有能力将这个霾给弄好,不能在北京北边,用几百万个鼓风机来吹,有可能吗?

国内报导说,民众在APEC期间外游,连商场、超市购物结账都不用再排长队。北京当下全市出行不拥堵,景区也不再人挤人。市民外出,公共交通必不可少,但地铁到了APEC范围的奥体中心站、奥林匹克公园站一律不停车。

市民李宝贵说,估计这几天,比如没有限行,天气也是这样,赶上了(好天气)。真的来霾了,北京一辆车都不走,没有汽车,照样有霾。

维权人士李宝贵并说,行政命令单双日限行,要有法理根据。“比如说,我的单位就在相对离开会比较近的,那就可能放假了,我好不容易放6到8天假,还不赶紧走,在北京干甚么。我是回老家,还是去云南、丽江、杭州等等自由行。当然我们是希望天气好了,对吗?我也觉得我买个车,你不让开肯定是有问题的。你只要不是强制性要我出去,可以,强制还要给我买火车票。”

身在德国的国内维权人士苏雨桐就对本台说,“强制旅行”在维权人士圈中是司空见惯。还记得08年奥运期间他“被旅行”,被“避运”,还上了日本NHK的新闻节目。

苏雨桐说,我自己是深有体会的,因为2008年北京奥运前,我也是被中国政府(“避运”。因为比较敏感,经常发出一些异议的声音,也是当时很多人被中国政府要出去被运,我也是被“避运”的一批人。当时NKH还为我作了一个专门的报导,我拖著一个行里箱,到外地去渡假,当然都是被迫的。我想,APEC我也有关注,北京浓重的雾霾天到了这几天,突然放晴了,老百姓就有一句话,说不是政府做不了,而是政府值不值得为你去做。我想老百姓说这句话,包括我们很多听友、读者、网友,有很多的心酸。中国人现在只剩下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我们应该思索一下,我们凭甚么爱这个国家?为甚么去爱,我们去爱,她又怎样爱我们?这里面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地方。

据德国之声的报导,大陆空气污染,PM2.5导致北方人,比南方的中国人短命5年半。北京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研究所的副研究员滕飞就曾发表报告--《2012煤炭真实成本》,披露2012年中国因煤PM2.5排放导致超额死亡人数总合约爲67万。

清大的滕飞指,死亡数字经多种因素叠加后获得,数据主要来是北京大学医学院。可以肯定,空气中的PM2.5,引起人类的中风、心血管、肺癌等疾病,还有呼吸系统的过敏等。清华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还共同发表过文章,指活在北方的中国人,因爲PM2.5的污染,寿命比活在南方的中国人短命5年半。

国内卫生部的退休官员陈柄中在接受本台访问时就说,官方既然可以在APEC期间做到“APEC蓝”,那其他时间也应该可以,问题是政府有否魄力。

陈柄中说,应该是这样,这几天可以做到,那就是说,这一年300多天,都可以做到。老外与中国人都是一样的命,都是非常宝贵的,不分贫贱,这要做出很大的牺牲,有很多企业停产,我们还要放假,代价非常大。应该从根本上解决生态的污染,有时为了取得高速的发展,可能在这方面就牺牲了。我觉得要为老百姓真正的健康而活,才是最重要,如果仅仅为了脸子还不够!这没有办法,做不到了,就先保脸子。

国内资料显示,为了APEC保脸子,北京周边的全国污染重镇石家庄,有24名官员将因控污工作不力遭到处分,33家企业因未按要求进行停産、限産,5个污染最爲严重的企业的负责人将被行政拘留,并处以罚款。到11月12日为止,石家庄都要减少工业生産。

那APEC会议之后呢?

苏雨桐说,这是一个非常畸形的社会,在环北京的工业带,加上北京沉重的人口以车辆,不通过行政命令是无法得蓝天,而且北京的雾霾是积重难返,为甚么老外来了,这短暂的时刻我们可以同享这幸福生活?我们一直在骂这境外是敌对势力,一直在告诉老百姓反他们,告诉老百姓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结果做的却是相反,有头脑的网友、百姓应去想一下,为甚么?我们这福祉谁带来的?

好啦,我是何山,这节专题:政治除污,空气更清新就告一段落,下次节目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