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除污”APEC為北京帶來短暫藍天

2014-11-1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法新社圖片:2014年11月9日,APEC在北京舉行2014年峰會。中國政府嚴控北京一帶的交通和排污,恰值北京出現了秋高氣爽的藍天,被戲稱“APEC藍”。(AFP PHOTO/FRED DUFOUR)
法新社圖片:2014年11月9日,APEC在北京舉行2014年峰會。中國政府嚴控北京一帶的交通和排污,恰值北京出現了秋高氣爽的藍天,被戲稱“APEC藍”。(AFP PHOTO/FRED DUFOUR)

“APEC藍”成為國內的新興的詞彙,意指北京的天空放藍,空氣與污染在亞太經合會議(APEC)期間明顯改善。其實,北京為求外國元首訪京期間有清新空氣,早在10月就開始,就以行政命令,要求周邊200公里,包括重污染的石家莊污染大戶停產,北京全市私家車單雙日限行,做法類比2008年北京奧運。有市民就指,政治除污成效佳,外國勢力成為最好的“空氣清新劑”,但奈何外賓光臨,才可以呼吸清新空氣呢?值得國人好好深思。(何山報道)

北京的環保人士谢新源對APEC現藍天似乎仍是不太滿意,他說終究是“臉子”問題,在“人命”與“臉子”之間,政府是選擇了後者。

谢新源說,這幾天還可以,也不是特別好。說實在,大概是涼了,就有一天,前天特別好,然後再往前一天,就有點陰。

為了APEC會議,北京市府制定了市空氣質量保障方案,發出APEC會議期間調休放假通告和“10天機動車單雙號限行措施”。對上一次北京實行單雙號限行,在2008年夏季奧運會。

環保人士谢新源繼續說,開APEC與奧運採取這種緊急措施,可能還是“臉子”問題,大於”人命”值錢這問題。還是臉子,(不能)在老外面前丟臉。

目前,北京市及周邊地區自11月2日開始,採采取了最高等級的大氣汙染防治。市交通委員會主任周正宇說,7日開始,全市交通已轉入假日狀態,北京的交通運行指數比上周下降了70%。

環保人士谢新源就說,周邊工廠長期停工難以維持,但但車輛單雙日限行,他支持。“對於我個人來說,肯定是支持單雙號限行。這個霧霾天,應該給國民至少一點補償。比如說,大家霧霾天呆在屋裡出不去,至少空氣淨化器的錢你要給人家補上。治理霧霾不力,至少有這方面的補償。”

另外,採訪APEC會議的國內外記者更是“有福”,國家會議中心的空氣特別清新。當局用148台空氣過濾器,對空氣中的PM2.5進行過濾,實行“與世隔絕”。

北京的維權人士李寶貴就對本台講,政府算是行運,如果APEC會議早兩日召開,霧霾的天氣同樣逃不過。

李寶貴說,政治氣氛不知道,天氣是挺冷的。前幾天,就是兩場大霧霾,要是趕上那幾天,也就那樣。人類沒有能力將這個霾給弄好,不能在北京北邊,用幾百萬個鼓風機來吹,有可能嗎?

國內報導說,民眾在APEC期間外遊,連商場、超市購物結賬都不用再排長隊。北京當下全市出行不擁堵,景區也不再人擠人。市民外出,公共交通必不可少,但地鐵到了APEC範圍的奧體中心站、奧林匹克公園站一律不停車。

市民李寶貴說,估計這幾天,比如沒有限行,天氣也是這樣,趕上了(好天氣)。真的來霾了,北京一輛車都不走,沒有汽車,照樣有霾。

維權人士李寶貴並說,行政命令單雙日限行,要有法理根據。“比如說,我的單位就在相對離開會比較近的,那就可能放假了,我好不容易放6到8天假,還不趕緊走,在北京幹甚麼。我是回老家,還是去雲南、麗江、杭州等等自由行。當然我們是希望天氣好了,對嗎?我也覺得我買個車,你不讓開肯定是有問題的。你只要不是強制性要我出去,可以,強制還要給我買火車票。”

身在德國的國內維權人士蘇雨桐就對本台說,“強制旅行”在維權人士圈中是司空見慣。還記得08年奧運期間他“被旅行”,被“避運”,還上了日本NHK的新聞節目。

蘇雨桐說,我自己是深有體會的,因為2008年北京奧運前,我也是被中國政府(“避運”。因為比較敏感,經常發出一些異議的聲音,也是當時很多人被中國政府要出去被運,我也是被“避運”的一批人。當時NKH還為我作了一個專門的報導,我拖著一個行里箱,到外地去渡假,當然都是被迫的。我想,APEC我也有關注,北京濃重的霧霾天到了這幾天,突然放晴了,老百姓就有一句話,說不是政府做不了,而是政府值不值得為你去做。我想老百姓說這句話,包括我們很多聽友、讀者、網友,有很多的心酸。中國人現在只剩下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我們應該思索一下,我們憑甚麼愛這個國家?為甚麼去愛,我們去愛,她又怎樣愛我們?這裡面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地方。

據德國之聲的報導,大陸空氣污染,PM2.5導致北方人,比南方的中國人短命5年半。北京清華大學能源環境研究所的副研究員滕飛就曾發表報告--《2012煤炭真實成本》,披露2012年中國因煤PM2.5排放導致超額死亡人數總合約爲67萬。

清大的滕飛指,死亡數字經多種因素疊加後獲得,數據主要來是北京大學醫學院。可以肯定,空氣中的PM2.5,引起人類的中風、心血管、肺癌等疾病,還有呼吸系統的過敏等。清華大學美國麻省理工大學還共同發表過文章,指活在北方的中國人,因爲PM2.5的汙染,壽命比活在南方的中國人短命5年半。

國內衛生部的退休官員陳柄中在接受本台訪問時就說,官方既然可以在APEC期間做到“APEC藍”,那其他時間也應該可以,問題是政府有否魄力。

陳柄中說,應該是這樣,這幾天可以做到,那就是說,這一年300多天,都可以做到。老外與中國人都是一樣的命,都是非常寶貴的,不分貧賤,這要做出很大的犧牲,有很多企業停產,我們還要放假,代價非常大。應該從根本上解決生態的污染,有時為了取得高速的發展,可能在這方面就犧牲了。我覺得要為老百姓真正的健康而活,才是最重要,如果僅僅為了臉子還不夠!這沒有辦法,做不到了,就先保臉子。

國內資料顯示,為了APEC保臉子,北京周邊的全國污染重鎮石家莊,有24名官員將因控汙工作不力遭到處分,33家企業因未按要求進行停産、限産,5個汙染最爲嚴重的企業的負責人將被行政拘留,並處以罰款。到11月12日為止,石家莊都要減少工業生産。

那APEC會議之後呢?

蘇雨桐說,這是一個非常畸形的社會,在環北京的工業帶,加上北京沉重的人口以車輛,不通過行政命令是無法得藍天,而且北京的霧霾是積重難返,為甚麼老外來了,這短暫的時刻我們可以同享這幸福生活?我們一直在罵這境外是敵對勢力,一直在告訴老百姓反他們,告訴老百姓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結果做的卻是相反,有頭腦的網友、百姓應去想一下,為甚麼?我們這福祉誰帶來的?

好啦,我是何山,這節專題:政治除污,空氣更清新就告一段落,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