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年轻人的烙印 无悔青春也伤得很深

2019-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Reuters

人大8.31落闸否决香港双普选的一幕,五年过去港人记忆犹新。就在中共违背对香港及国际庄严的承诺来临之际;过去80日,香港有近900名抗争者因参与社会运动被捕。在这场浩浩荡荡的「反送中」全民觉醒运动中,一大批年轻人走上街头。被捕人士当中,最年经的只有12岁,16岁以下的有15人。这些年轻的抗争者,除要面对警察,回家之后又要面对父母责难。他们的心路历程是怎样呢?(实习记者郑日尧/霍亮乔 报道)

「反送中」运动以来,过去80日,香港街头每个周末都上演著一幕又一幕的冲突,大学生Krystal是运动的其中一份子。她来自「深蓝」家庭,从小就很少接触政治,加上在5年前的雨伞运动时,她年纪尚小,感觉政治离她很遥远。不过,2019年香港这场由「反送中」运动引发的全民觉醒运动,令Krystal见到香港警察使用了过分的武力,她感觉事态严重,不能再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Krystal说︰我父母都是「深蓝」的,可以说是蓝到黑。他们都会觉得,现在弄得这个地步都是示威者搞出来的。所以就算有个少女被射爆眼睛,或者黑社会出来打人也好,他们都会觉得是我们咎由自取。所以已经不是和他们讲事实,他们就会厘清真相。他们已经不会听。

根据港大医学院调查显示,6月至7月期间,每约10人便有1个疑似抑郁,创10年高峰,专家形容社会已出现精神健康疫症。而提供情绪辅导服务的机构接获的求助电话数目也大幅增加,来电者普遍感到愤怒、担忧、伤心和失望。Krystal的父母自六月「反送中」运动以来,亦出现情绪问题。她指出,就算自己没有出去游行,父母依然会把她标榜为示威者,甚至禁止她外出。面对家人保守的政治观,她说,自己和最亲近的家人几乎成为陌路人。

Krystal说︰我最初有和他(父亲)说,我不是去游行,只是和朋友出街食饭,但他的情绪很不稳定。他有严重幻听,因为电视新闻播的画面很嘈吵,明明家里没有人出声,他都会说很吵,可以说是他有情绪病。所以情况已经严重到,无论我说甚么,他都会觉得我会有危险,我是错的。

面对家人的不理解,有人会选择和家人吵得面红耳赤,亦有人会选择离开家中、搬到朋友家中暂住。而Krystal选择了让步,尽量在家里不讨论政治。

Krystal说︰都算是一种自我噤声,不会愿意去讲自己的意见。我们双方的立场太不同,你说甚么,他都不会理解;他说甚么,我也不会理解。所以就放弃了,不会再说。

「反送中」运动令年青人对香港失去希望,不少年轻人对社会失去安全感。香港政府试图积极建构平台,与青年人对话,但是Krystal说,经历这次运动后,她似乎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加上感觉现时香港充斥白色恐怖气氛,希望移民到海外。

Krystal说︰现在很多人已经被秋后算账。很多地方也安装了闭路电视,也有人说换了身份证之后,会知道你所有的资料。在一个没有自由的地方,我看不到在这个地方,我会说只能生存,以后你说甚么也好,也会被人监控著。所有事情都见不到希望,很想移民去一个能让我喘气的地方。

2019年新学年开学在即,年轻人的压力来自家庭、学校、社会——在家,部份学生与父母的政治见解是南辕北辙;在学校,年轻人的无力感更可能伸延至校园。面对香港自1997年来最深层的社会矛盾,香港多个社福团体提供了免费情绪辅导,希望可以纾缓年轻人的心理创伤。众人的精神伤痕何时才能痊愈呢?两代人的争执,因政见而产生摩擦的家庭,对话平台由谁建构呢?林郑政府回应说,会积极建构平台聆听年轻人的声音,他们的心灵能痊愈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