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民运「老人」任畹町 -- 何山


2005.07.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任畹町是中国老牌的民运动人士,江苏人,1944年生于经济学者家庭,幼年丧父,依靠同父异母兄长接济,自此性格坚毅、独立,现年61岁,民运圈子人士称之为民运“老人”。同为北京民主墙运动、六四入狱的王军涛对本台讲:“他就是,我觉得信念比较执著,在坚守自己的信念,我的辩护律师曾经跟我讲,我的案子当时在六四审的时候,他在看这个材料,他就跟我讲:有四个人在89年的时候是非常有骨气的,很佩服。一个是陈子明,一个是任畹町,一个是刘钢,一个是我。”

陈子明、任畹町、刘钢、王军涛分别都为89天安门事件入狱。陈子明、任畹町两人仍在国内,刘钢、王军涛则已经旅居美国。

王军涛说,他认识的任畹町,在政治上是相当坚定了,其关点来自亲身的经历。“在政治上他很坚定,他就是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观察,他意识到中国是需要解决一些问题,而且应该从政治的方式来解决,这就是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制度,他是最早在文化大革命之后,在民主墙提出人权问题。”王军涛还说,79的北京之春民主运动,组建的人权同盟,是最有声势的。

目前,正等待进行换骨手术的任畹町,在北京权威的结核病医院进行疗养,他的妻子张凤颖对本台表示,院方还未有定出做手术的日期。任畹町腰右胯骨一块骨头已经溃烂了,必须切除,目前是卧床状况,天天都是吃药同做化验,了解骨结核部份有多深。张凤颖:“检查还没有做完,做了一个细菌培养,看看脓是从哪里来的,还有看看里面有多深,脓包有多深,有多宽。”

三个月前,任畹町曾在军方的263医院进行腰间小手术,但当时院方并没有诊断出任畹町是患有骨结核。手术之后,腰间的脓包一直不收口,三个月来每天换药,都没有好转,直至这个月到北京朝阳医院检查,医生说是“结核”,应该到结核医院。任畹町才在七月八日入住北京结核医院。对于263医院有没有拖延病情,张凤颖说并不知情,一切等待医生安排。

记者:现在医生定了甚么时候会做手术吗? 张凤颖:没有定 记者:他现在怎样了? 张凤颖:能说话也能躺著,躺著输液和吃药 记者:骨结核他这个年纪是比较平常还是罕有的? 张凤颖:不是罕有的,我们这个国家,骨结核发病,居世界第二位。

资料显示,骨结核是结核病的一种,首先发生在肺部,细菌透过血液传播到身体其它部位,可以导致骨结核、泌尿结核等等,严重可以导致瘫痪,最早期的病征是持续腰痛,尤其是晚上睡著后一直痛。

目前,任畹町一家的生活陷入困境,任畹町出狱之后,一直没有工作,单位又开除了他,生活是靠妻子张凤颖每月的退休金560元。早前在军方的北京263医院已经花去1万多元,在结核病医院的手术医药使费大约要7万元人民币。张凤颖坦言,钱的确是一个问题。““因为任畹町没有工资来源,所以手术费相对来说就觉得高一些。如果有工资来源的话,就不觉得高,是不是?”

“他96年回来之后就没有工作,没有工资来源,一直都没有工作,以前单位,因为在我们这,当入狱的时候就被单位开除了,单位不要你了。”

其实,早在年初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去世的时候开始的,任畹町就有腰痛,当时家人要带他去看病,但家门口有公安警车把守,不给他们外出,生怕他们惹事,当时警方是24小时监控。张凤颖曾表示,如果那个时候及早去检查,可能一早就治好了病,被警方耽误了病情。

张凤颖说,其后公安曾带他们去一间村办的卫生所检查,但当地卫生、设备、环境都很差,针灸之后就回家了,但任畹町的腰痛未有解决,自此开始要座轮椅了。

对于被公安24小时监控,王军涛说他身同感受,北京公安局有他们这些民运人士最完整的材料。“说句时话,我们这些人的材料呀,只有一个地方是最完整的,这就是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一直在跟踪在调查我们。后来我是在几年前,当年负责我的一个警察跟我讲,他们原来的材料没有计算机,(足足)就有我一个人这样高,他们是下了很大气力收集各种各样的材料。”

张凤颖说,丈夫两度入狱,96年出狱之后,身体一直就不好,有慢性病,气管炎。目前,在一些友人与素未谋面的朋友关注下入了医院,预计手术后还要继续吃药一到两年,结核菌才能消失。而祸不单行,她的手机在陪任畹町去看医生的时候,被小偷偷走了,各界的好友不用打她的她手机了。

目前,任畹町住在北京市通州县杨庄小区,通讯地址是34422号,电邮是rwnwanding1@yahoo.com及wangxin996@hotmail.com,各方好友可以与任家联络。本台再与张凤颖核对后,有意向任畹町提供援手的热心人士,捐款可到任畹町中国银行北京通州区支行新华大街分理处的户口,银行帐号是:4320105-0188-015302-0。任家也没有委托任何中间人,为他的病情筹款。

现年61岁的任畹町,生于书乡世家,父亲曾随蒋经国在赣南担任译述工作,并曾参与翻译资本论,任父所留下的书籍对他有一定的影响。早年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思想活跃,与魏京生、北岛等齐名。

一生两次入狱,79年因民主墙运动,组建人权同盟,主张人民有批评政治及政治领导人的权利,被判劳改;89年发起纪念民主墙10周年运动;「六四」前一晚,任畹町被北京市委宣传部公开点名;91年2月8日,任畹町被判以宣传煽动罪入狱7年,他在法庭上则作《89民主改革与主权在民》的辩护;1994年任畹町在狱中获颁甘乃迪人权奖;96年出狱后他为营救魏京生奔走;99年参与组创中国民主党,一直被官方监控,在海外出版有《任畹町文集》等大路禁书。民运圈中人称任畹町为民运“老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