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遇羅文:50年後 血統論依然大行其道

2016-05-1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1963年春節,遇羅克和家人合影。(遇羅文授權使用)
1963年春節,遇羅克和家人合影。(遇羅文授權使用)

50年前,23歲的遇羅克寫下了《出身論》,對大行其道的血統論進行了批駁,4年後,他被判死刑遭槍決。9年後,他被宣布無罪,但此後,他和張志 新、林昭等冤死者,一直成為官方的敏感詞。文革開始50周年之際,血統論依然是中國政治的潛規則。本台記者專訪遇羅克的弟弟,呈現中國文革及後文革時代的 中國政治邏輯。(黃小山/葛文楓 報道)

文革當年的受難者子弟、紅二代習近平成了國家主席。而遇羅克、林昭、張志新等,則成為國內的敏感詞。盡管他們名義上已經被平反,但如果去祭拜他們,則會遭到政治保衛警察的監控,甚至是毆打。

50年後的紀念日當天深夜,中國所有的官媒接到了通知,等待一篇重要的稿件,人民日報稱,《絕不允許文革錯誤重演》,但僅僅幾分鐘,這則新聞就被刪除,直到標題被改成《以史為鑒是為了更好前進》。

一個媒體人在微信朋友圈如是說﹐ “即便是50年後,他們依然是羞羞答答,遮遮掩掩” 。

盡管如此,這也是近10多年來,官方第一次試圖以看似整齊的動作,重新對文革做一個界定。而在半個月前,一齣名為《在希望的田野上》紅歌剛剛在人民大會堂唱響,盡管官方欲語還休地稱,那只是一次意外,有人暗渡了陳倉。

在西南成都,一位名叫程志強的曾經的造反派的頭子,回憶自己當年的叱吒風雲,他對著本台的采訪,為自己叫屈。他甚至將那場日後被稱為浩劫的運動,定義為中國民主的一線曙光。

但即便是50年過去了,無論是官方的修飾還是當事者的自我辯護,依然難以掩住血痕。

一名資深的媒體主編說起了自己家人親眼目睹的場面。文革開始後幾個月,父母帶著他在萬州上船,看見長江裡,是一串串被捆綁在一起的屍體,他們都是重慶武鬥中的俘虜。

他說:1967年1月份,不就是春節嘛,我剛出生,我父母就抱著我回長沙去看爺爺奶奶,到萬州(當年叫萬縣)坐船出三峽。那麼在萬州的時候就看見長江裡面漂 著一串一串的屍體,全部是用那個鐵絲,捅穿那個肩胛骨,要麼就是手反綁,一串串地捆著。這都是那個重慶武鬥,抓的那個俘虜,捆一串直接推到江裡面去。這一 捆這一串都活不了。一串串地漂到萬州去了,下去幾百公裡。他們是親眼目睹了。

對遇羅克遇難的記錄,遇羅克的妹妹遇羅錦有如下文字:在宣判 結束後,遇羅錦寫到,95名警察一起用力,19個人一下子全跪在了地上,在幾個迅速的動作後,他們全被五花大綁地拖了起來,這時候,觀眾席上,運動場上, 激昂的口號又響了起來。犯人們被帶了出去,有的已被嚇昏了,被警察拖著,塵土帶起幾丈高。

受難者遇羅克的弟弟遇羅文說,對我們家的傷害,我永遠不會忘記,特別是對自己的哥哥。他因《出身論》而受害,但遭受中共階級鬥爭政策的迫害,卻是從文革前就已經開始了。

他 說:這個怎麼會能忘掉呢?但是我覺得對我們家的傷害,不僅僅是因為文革。其他的我先不提,就是我哥那件事,所以被害就是因為在文革的時候寫了出身論的那篇 文章。但是,他針對的不僅僅是對文革,他針對的是共產黨一向的那種階級政策,他反對把人分成等級,有些人從一生下來就變成了罪人,他反對的是這個。

遇羅文透露了哥哥被平反的過程時強調,張志新被平反後,當局感到了壓力。他們一直壓了一年多,最後也是在外界的壓力之下,官方才匆忙發表了平反的文章。

他說:張志新平反以後呢,(當局)不再想大張旗鼓地給誰平反了。當時有個民主牆,遇羅克平反當時呼聲非常高,因為他們覺得遇羅克擊中了共產黨的要害,就是關 於平等的問題,人權的問題。光明日報最早就組織寫了一篇稿子,但一年多都沒有發表,後來呢,香港就想大張旗鼓的發表這件事,因為,他們覺得血統論呢,代表 文革中非常重大的一件事。最後共產黨發現,如果香港先宣傳了,那共產黨就很被動,所以呢他們就趕快把那個文章在光明日報發表了。可是呢,沒多久,他們還是 覺得弊大於利,所以又不讓再說。

遇羅文還透露,中國建政50周年時,有關方面出版了一個100名對中國近代有影響的人的畫冊,其中就有遇羅克。版都快做好了,接到通知用郎平換了遇羅克。

遇 羅文認為,官方的所謂否定文化大革命,只是從官僚階層的角度,認為對這些官僚的迫害和打壓是錯誤的,並不是從普世價值的角度,去為老百姓蒙受的苦難進行反 省和平反。他們既在否定文革,卻又不否定毛澤東和此前的系列做法,實際上是邏輯的混亂。而在這種混亂的邏輯下,一些造反派頭子甚至要求平反,也就不足為奇 了。

官方現在回避說遇羅克、張志新等文革遇難者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這些罪惡的根源,在黨本身,在這個體制本身,怕說多了,老百姓就明白了。同時,更讓人悲哀的是,遇羅克因為批判血統論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但現在的太子黨現像證明,血統論依然在中國大行其道。

中國媒體人也透露,宣傳部有正式的通知,就是不要分割前30年和後30年。因為他們要死死抱住黨的衣缽不放。

該媒體人說:一旦是官方主導對文革進行反思,就相當於是清算他們的罪惡,他們很害怕。所以現在關於文革的反思,基本上都是民間進行的。搞大了之後他還會禁 止。宣傳系統有個通知嘛,就關於前30年後30年不要做區分,他要把前30年後30年完全焊在一起!那怎麼可能呢?唯一理由就是他居的還是這個廟堂,拿 的,傳承的還是這個衣缽。

原雲南省委黨校教師子肅稱,中共對文革采取技術性的否定,是源於對執政合法性遭質疑的擔心,以及鄧小平等老人復出的現實需要。也造成了體制內對文革認知的撕裂。官僚集團反文革的占6成,但願意公開在課堂上表態的,約只有12%。。

子肅說:(徹底)否定了文革,共產黨的革命就沒有正當性了,但是鄧小平復出的現實政治需要呢,又需要否定文革。所以它會隱去他(指毛澤東)的罪,掩飾他的 罪。體制內啊,黨校內啊,這個話語空間很矛盾,完全取決於自己的見識,膽量。60%是反對的,20%是支持的。還有20%是糊塗的。公開在課堂上講的, 可能占6成中的20%吧。

遇羅克,北京人,資本家出身。因出身屬於“黑五類”,三次高考都成績優異卻不許進入大學。1966年寫下了著名 的《出身論》一文,批判中共當權者階級“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血統論,轟動全國。1967年4月14日,中央文革成員戚本禹公開宣布《出身 論》是大毒草。1968年1月5日,遇羅克被捕,1970年在北京遭槍決死刑,死後其器官被移殖給別人。1979年,中國官方稱其無罪。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