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波後首次區議會選舉 政治覺醒「素人」和年輕代冒起

2019-10-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區議會選舉提名期已開始,多位政治「素人」擬走上從政之路,包括「逆權大狀」劉偉聰。(本台記者攝)
2019年區議會選舉提名期已開始,多位政治「素人」擬走上從政之路,包括「逆權大狀」劉偉聰。(本台記者攝)

反修例風波後首次區議會選舉 政治覺醒「素人」和年輕代冒起

在香港,持續四個多月的反修例風波,為不少香港人帶來前所未有的政治覺醒,更喚起一批「素人」和年輕新世代走上從政之路,空降全港18區挑戰新一屆區議會選舉,決意喚醒全民對抗「蛇齋餅糉」、踢走保皇黨。但面對政府在如此關鍵時刻啟動《緊急法》,有可能出招押後、甚至取消選舉,這會否影響民主派「重奪區議會」的局面呢?(覃曉言 報道)

新一屆區議會選舉提名期於上周五(4日)開始,截至周二(8日),選舉事務處共收到559份提名表格,而全港18區中,以元朗區最多人報名,共有58人,其次是屯門及葵青。翻看資料,很多獲提名人士是從未參選的政治「素人」,包括「連登仔」、及醫生和律師等專業人士,亦有民主派新力軍空降各區,挑戰長期壟斷區議會的保皇黨。

其中一位正積極考慮參選從政的大律師劉偉聰,有可能出戰居住了十多年的又一村選區,「挑機」現屆區議員、自由黨李梓敬。這位曾代表「旺角騷亂」被告盧建民等抗爭者打官司的「逆權大狀」,變身服務基層的地區人士,在街頭親民派傳單,劉偉聰強調只為踢走保皇黨。

劉偉聰說:香港怎會弄至如此境況?始作俑者一定是政府。香港早已過了但求搵食、但求食飯的發展階段,尤其是過了這個夏天,我們應該重新思考一直以來保皇黨的那套,就是因為我們遵從他們的玩法,才弄致今天的境況,要改變這個局面的話,千萬不要再依照他們的遊戲規則。

劉偉聰坦言本身不敢走上抗爭前線,但看到很多年輕人拋頭顱、灑熱血,深受感動,故即使有能力選擇離港,但他仍然留在這片土地。他雖謙說自己微不足道,區議會亦的確沒有實權,但可以作為民意的象徵,亦希望以其專業身分,喚醒其他抱持同等信念人士一起改變。

雖然他落區時,遭到不少「藍絲」街坊不友善對待,但他很希望告訴居民,若要看見香港的未來,必須從憲制上的分布著眼。

劉偉聰說:如果我們這一代看見這些暴政繼續蔓延下去的話,下一代都是沒有未來的,所以我想跟區民說,無論你現在是甚麼顏色都好,將來是希望下一代能看見彩虹,除非你不認同我的說法,過度中央集權是會令社會分化,影響公平、公義得不到彰顯,如果你同意我的說法,應該由基層的議會做起,一直在不同層級議會,可以有更多好的聲音。

另一位已報名參選屯門富新選區的李家偉,年僅23歲,預料將挑戰現屆的新民黨區議員甘文鋒。他當了四年港聞記者,本來視揭露社會真相為終身職業。自反修例風波以來,他體會到改變社會的無力感,加上有「連登仔」發起出戰區選,感染他也希望透過選舉作出轉變,尤其是看到7.21元朗無差別襲擊市民的畫面,令他憤而下定決心辭職落區。

李家偉說:我希望今次運動可以改變整個政治生態,特別是我不管區選是前哨戰也好,我們希望可以教化,令到大家真正覺悟,不會認為「蛇齋餅糉」才是政績或工作,而在教化之後,會想辦法如何令香港變得更加好。我們需要反思,想想我們的社區可以怎樣長遠發展。

他以早前向街坊提出興建公屋問題為例,應該讓街坊檢視整個興建配套是否完善,了解他們的看法和感受,再向政府反映意見,這才是真正的區議會。

除了政治「素人」,也有社運人士報名參選,或積極考慮參選,包括早前宣布擬出戰怡西選區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該區的現任新民黨區議員陳家珮預計亦會爭取連任;周二(8日)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報名出戰荃灣海濱選區,預料對手是多次連任成功的建制派鄒秉恬。

在市民怒吼踢走保皇黨的形勢下,特首林鄭月娥在區選提名期開始的同一天,宣布引用《緊急法》)來制定《禁蒙面法》,引起社會關注原定11月24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會否出現變數,令香港的政治氛圍,更加風起雲湧。

對此,岑敖暉認為,政府臨急推動惡法,肯定是別有用心,但他不擔心被政治審查,亦已預備應變方案。

岑敖暉說:我不擔心,因為輪不到我控制,我亦都不會跟著一條不知如何的紅線,去改變自己的政治立場。他們(政府及建制派)現在怕輸,但避得一時卻避不到一世,你(政府)期待的民意逆轉,我相信短期內都不會出現,那(選舉)押後到何時呢?是否押後至2046年呢?押後至2047年呢?即是無限期取消選舉呢?這要他們自己思考,我都無法阻止。他們要瘋狂的事情,我們市民是無法阻止的。

根據資料,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的431個民選議席中,建制派共瓜分298席,佔約七成,當中有68個議席是在沒有競爭對手下而自動當選。來屆共有479個議席,民選議席更增至452席,其餘27席為當然議員。而2019年的選民登記人數多達412萬,新增選民近38.6萬人,兩者均創歷史新高。

以現時大利反政府一方的局面,到底能否讓18區「翻盤」,在區選中踢走建制主導局面,扭轉香港的政治權勢分布呢?

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向本台分析指,目前建制派雖處於較劣勢,但他們憑著「蛇齋餅糉」,滲透社區多年的影響力仍然很大,而政府亦不會坐視不理,必定設法保住建制陣營這個靠山,他估計民主派最多只能局部翻盤。

鍾劍華說:很明顯現在的選情對他們(建制派)很不利的,我相信政府亦真的會考慮(出招),因為過去一直很長時間,政府利用區議會的民意來制衡立法會的民意,很多時發區議會18區聯合聲明,或者以區議會討論出來的結果,去淡化立法會民主派的聲音,過去讓建制派主導區議會的局面是對政府很有用的,但今年大家估到很可能局面會變,當然不一定18區都能翻盤,但至少會有幾區翻盤,或可令區選勢力取得平衡,這是很有可能的。

鍾劍華解釋,區議會是地區諮詢組織,政治影響力不及立法會,但若政府出招取消區選,不僅令區議會無法順利過度而出現真空期,最值得注意的是明年立法會選舉,及有份選特首的選舉委員會改組,當中117人是區議員,牽連甚廣。

鍾劍華說:立法會選舉有個超級議席,區議會亦會提名部分人參選,如果沒有了區議會,那幾個議席將如何處理?至少沒有超級區議會議席,怎辦呢?影響立法會選舉構成。明年亦要改選選舉委員會,即是選特首的委員會,委員會有117個位來自區議會,1600人中百多個佔7至8%是來自區議會的,若沒有這班人,選舉委員會就不是完整的委員會,我覺得這是很難解決,除非決定「攬炒」。

鍾劍華又指出,雖然新一屆區議會引入確認書制度,要求參選人簽署聲明擁護《基本法》及保證效忠香港特區,但今次有意參選人士大多是「素人」,並無政治把柄落在政府手上,而且美國國會將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可能將影響公平公正選舉的人士列入制裁名單,相信會對選舉主任增添壓力,不敢胡亂DQ。

到底未來政府是否真的為保皇黨護航而放棄區選,還要看今後局勢轉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