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由朱厚澤文選看出版自由及侵權問題


2013-09-02
Share

 

中共前中宣部部長朱厚澤文選五月初在港出版後,引發朱家與出版商一場授權小風波。有出版商認為,真實及原創是原則,有律師更認為,版權屬原作者所有,未經授權不能侵奪。(劉雲報道)

被視為開明一派的中國中宣部前部長朱厚澤逝世3年後,一本有關他在世時的文選,五月初由香港出版商溯源商社出版後,隨即引發一個小風波。朱厚澤的家屬在5月11日於互聯網上發表聲明﹐指朱厚澤生前及其家屬均沒有正式授權予任何友人、單位或機構出版朱厚澤的文選。負責主編現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系任教的張博樹接受本台訪問時承認,朱家曾透過中間人跟他聯繫,希望他主動跟朱家溝通,但是,他與出版社商當時為免給予朱家麻煩,故只把自己的聯絡方法透過中間人交予朱家,不過,朱家一直再沒有直接跟他們聯繫。張博樹認為,朱家作出的聲明是迫不得已,可以理解。

張博樹:“朱厚澤的思想很多地方都已經超出中共的體制,內裏有很多地方對中共的體制有批評。這批評作為朱厚澤的家屬或北京的朋友,他們不方便把這些東西集中起來出版。這點我完全理解。”

認識朱厚澤及其家屬的張博樹強調,這本書的大部份材料都是互聯網上已公開發表的材料,沒有來自朱厚澤家族的材料,當中更有他自己的獨家材料及作出按語。而且,他與出版社都認為這些材料都屬於公共產品,並不屬於某一個人的私有,也不屬於朱厚澤家屬的私有。

張博樹:“大家都可以做朱厚澤文選的編輯或出版工作,因為他的目的是為了推動中國的民主發展,所以,它沒有造成任何人的損害。也談不上這個侵權問題。”

張博樹更透露,從友人中獲悉朱家在整理一些有關朱厚澤的文稿,並做了相關的程序

張博樹:“已經報告了中央有關部門,但是,沒有任何回覆,沒有任何回覆。但是,我們可以想像朱厚澤的家屬搞的朱厚澤的文選,他不可能把朱厚澤最重要的思想包括在內,因為朱厚澤的家屬已遠遠超出體制。”

朱厚澤的家屬需要向中央有關部門申請,始於去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通過“八項規定”中的第7項規定說明“要嚴格文稿發表,除中央統一安排外,個人不公開出版著作、講話單行文”。張博樹謂:

張博樹:“就是這回事,按照中共規定,黨內達到一定職別的官員是不容許隨便出個人的回憶錄或文輯,一定要通過中央高層的批准。”

所以,他估計即使朱家擬備的文稿,也可能不會有朱厚澤的批判文章。本台曾多次致電朱家,但是,一直未有人接聽。同樣從事出版業的新世紀出版社負責人鮑樸則認為“八項規定”即使有與無,其實中國都沒有言論自由,不會容讓一個人有充份的自由表達自己的意見,他覺得中國境內的人士可以透過海外,授權出版商出版。他強調,香港是一個有自由出版的地方。不過,近年間出版界對應該嚴守的两項底線似已不太重視。

鮑樸:“我認為出版是要有底線,第一要真實,要有史料價值,這是出版商最重要的一個條件;另一個是原創,你不能已發表了再拿來用。”

鮑樸認為版權法是必須要遵守的,不過,他拒絶就朱厚澤文集出版後發生的風波作出回應。他覺得一個出版物是否真實,可從作品的原作者跟出版當事人是否有關係作為辨識標準,倘無關係時,當中又沒有明示或暗示的授權時,他則覺得有可能涉及侵權問題。

朱厚澤出任中宣部部長時,曾以駐京記者身份跟他見面的程翔謂,朱厚澤給他的印象是他有大改革意識的人。朱厚澤在任時更主動提出“3寬”即寬容、寬厚、寬鬆的政策。程翔亦不願就朱厚澤的文集洐生的版權風波,作出任何評論,他覺得,按現時中國大陸出現“七不講”的說話後,這本書根本無法在中國大陸出版,因為朱厚澤的思考就是建基於對共產黨過去錯誤的反思。他更對“八項規定”中削除個人出版自由的權利,認為有控制意識形態沙皇之稱的鄧力群也受到影響,要跳到香港出版著作。

程翔:“這問題說明大陸政治體制有好嚴重的缺陷,這缺陷令到體制內外的人都不能暢所欲言,這亦正說明一黨專政對言論、思想的扼殺。”

香港人更應保持思想、言論及著作自由,讓不同的聲音包括中共領導層如李鵬的聲音,也可以發表,抗衡意識形態大陸化的危害。

修讀中國法的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對於文章在互聯網上公開後,是否就代表毋須討論版權問題,抱有保留。香港執業律師涂謹申則肯定地表示,版權屬於創作者亦即是撰文者,互聯網只不過是創作者發表的平台而已,即使文章已廣泛流傳,倘未經當事人或其遺屬授權時,任何人出版都有可能侵犯版權。

涂謹申:“經過一段時間後,把數十篇文章輯錄起來,這有可能是侵犯因為可能作者自己也想出書賺錢,若某人做了便可能影響作者這方面的收益。”

涂謹申又謂,即使出版者抽出一些文章再作評論又或添加新的資訊,也不等同沒有涉及侵犯版權的問題。

涂謹申:“這要視乎比例,若把數十篇全部輯錄,每篇只不過加些少評論,這很難說成是一個合理的評論。別人會感覺是“掛羊頭賣狗肉”,都是因為創作者的文章好而已。”

他指,若原本文章與評論或新添資料的比例有大差距,法官便可能會認為出版的主旨或讀者最重要的部份就是原作者的文章。對於“八項規定”的限制,涂謹申強調,出版權是個人或其遺屬,而不是屬於中國共產黨或某一個機構,除非原作者在撰文時已收了稿費,合約亦註明版權已給予黨的刊物,否則原作者仍有權出版。他又覺得,中共過去在法律上並未那麼周全,所以當中應該仍有灰色地帶讓原作者或其遺屬有空間走動。他又謂,倘有人真的擔憂出版後會招徠打壓,但又十分希望著作能與別人分享時,有關文章可選擇寄存到圖書館。

涂謹申:“可以寄存在一些圖書館的網站,因為圖書館的網站,圖書館裏的電腦會受保護,若圖書館作為發放文章如書評等,這起碼有一個法訂的保護。”

朱厚澤1985年出任中宣部部長,1987年受胡耀邦下台的影響,職務亦被免去,被調到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任副主任。胡錦濤出任總書記時,胡錦濤曾提出三民主意即權為民所用,當時,朱厚澤提出三民主意中仍缺少一點,就是權為民所授,更認為此權才是最根本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