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港人移民系列(2)---“來生不做中國人”

2013-09-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鍾祖康與友人的女兒。(鍾祖康提供)
鍾祖康與友人的女兒。(鍾祖康提供)

 

今日“港人移民系列”專訪《來生不做中國人》一書的作者鍾祖康。他開宗明義指出,移民就是要擺脫中國人的身份。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不會再做中國人;但鍾祖康也深知,在海外,就算有新移民入籍了外國,仍然擺脫不了中國人的身份。(何山報道)

鍾祖康的一本《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及《來生不做中國人》,使他揚名於香港的獨立運動圈子,《來生不做中國人》一書已經賣到50幾版。他支持港獨,支持台獨,更要擺脫中國人血統的身份,2003年就隨挪威籍的妻子移民挪威。

鍾祖康言論出位,就連在香港被視為民主大報的蘋果日報,近期也容不下他,他在該報的評論石沉大海。是他的言論過於激進,沒有市場,香港人接受不了?還是如他的批評者所指,鍾的立論狗屁不通呢?

何山同10年前,就離開香港的鍾祖康傾過。他說: “我不是因為梁振英離開的,2003年的時候梁還不是特首,也跟他沒有關係。不同的地方許多,香港的環境是人很多,空氣比較髒,每天聽到政府--一個你不喜歡的政府,會加很多法令,政策在你身上。其他是講的語文也不一樣,每天的天氣也不一樣,人的素質也不同。”

記者亦直接問他,如何說服他人,移居海外,是來生不做中國人最好的辦法呢?以自由主義自居的鍾祖康則說,沒有準備要說服他的反對者。“怎樣說服他們,我很少想這個問題,因為我覺得說服人家,也是一種很討厭的事情,大家各自修行,把一些好的東西,硬要加給別人,他們不想要,我也沒有辦法。”

鍾祖康離開香港之後的10年,港人移民潮再起;2013年香港坊間,除了不滿梁振英治港,和平佔中,移民海外,亦是一眾中產茶餘飯後的話題。鍾祖康說,不能夠將移民簡化為一個原因,家庭、生活、養兒育女也是考慮的因素。“第一是我太太在香港與我留了幾年,她也想回挪威,這是其一;第二是在香港,整個社會不是很文明,政策、政府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也不知自己會活到幾歲,如果長命一些,在香港養老也不知怎好。到年老了,我不敢想像會是怎樣。”

鍾祖康還說,香港的寫作空間,已經變得不再適應他的筆觸。香港對老人家的退休照顧並不好,對未來沒有清楚的看法,是他移民的主因。“整體上在香港生活,我覺得自已是半奴隸的狀態,不要說100%,自己在政府的政策上,誰做最高領導人,自己沒有權,絕大部份人沒有權利。我覺得很難接受!”

對他而言,香港這個地方,政府透過掌握的資源,欺凌老百姓,一般人沒有位置。“你是沒有位置的,沒有你的份,你不可能扮演甚麼角色,你只是可有可無,是一顆塵埃。你當然可以到街上叫幾聲,但那是沒用的。只能夠給他一個數字,說每年多了示威遊行,更加令他顯得像一個多元的社會。”

在鍾的《中國比小說更離奇》一書中,他在自序中痛陳當下中國的現象,“一個有人以三十多萬元人民幣,吃一頓滿漢全席的國家,卻有數以億計的窮人,每天僅能消費一至兩美元。”他不喜歡這個國家。也不喜歡這個極權國家孕育出來的文化。他說,當下中國有人使用二十二萬美元的手機,但卻有無數的人必須要靠賣身、賣血、賣器官度日,甚至於販賣嬰兒。

至於香港,回歸16年後,香港西藏化、新疆化,大陸遊客到香港反客為主,也是他時而在海外隔空痛陳的話題。“(是否只能移民,離開香港呢?)我未必想得這樣深入,當然在旁人眼中,可有很多的詮釋,但我自己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我自己也嘗試參與社會運動,在香港發表一些言論,但局限很大。(給個例子?)香港要爭取普選都很難啦?1988年就說要爭取直選,到現在立法會都有一半是功能組別。一直是蹉跎歲月,30年,比彭定康的時候還要差。”

香港容不下,鍾祖康只有走,而走則是要擺脫更大的文化、地緣、血緣上與中國的牽連。他直言,討厭中國的千年文化。“(說你文化與身份上拒中、抗共,說得通嗎?)要這樣說,入籍挪威本身代表不了甚麼,很多親中、親共的人也會入籍,那代表不了甚麼。(有些人)入籍了(海外)之後,繼續親共是可以沒有衝突的。但我的情況,是很自然的,在華人社會幾十年,這個民族、這個文化,我本身是不欣賞。試過一次做(中國人)就夠了,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做被虐待狂。中國文化好,那可以有第二次(如果再生);但哪怕是好(的東西),也不一定下次要再選呀!可以嘗試新的,而我本身覺得,(中國文化)是嚇人的,我可以選,不要再做中國人,就很正常了!”

在鍾祖康書的自序中,他說是直到發現中國人受中國奴才文化毒害太深,與民主政治距離太遠,才轉而從中國文化尋找病源。而他出書,就是要批判中國社會充斥的不公不義;戳破中國文化博大精深的面具。他反問,是國人要自問,再有選擇,為何來生還要做中國人呢?

與記者半個小時的交談中,鍾祖康好是弄兒為樂,一邊訪問還要一邊照顧一對子女。記者問他,香港有工人,有菲傭,移民後則要親力親為,你的選擇對嗎?他則說,帶這對子女,已經沒有早期累,4歲了。頭一兩年真的很累,晚上哭,車輪戰,一個哭完下一個,哭就要換尿布,年紀大也要花很多時間,這也是自己的選擇。所以要去接受,要很甘心地去做。(即使離開香港,沒有了菲傭的幫助?在香港,花400美元就可以一個月,你都覺得值得?)因為應該自己做的,父母做的,由菲傭做是不正常的,菲傭本身很多也有自己的孩子要照顧,他們是放下了自己的孩子,去照顧別人的,這是變態,雙重變態的社會。”

孩子由哇哇落地,從來無得選,父母支配了前半生;但如果人生可以選擇,可以從頭再來一次,你的決定又會是點樣呢?下一節,港人移民系列之(3),再同大家講。我是何山,再會。

您的評論 (6)
Share

Yin

HK

人到無情石頭不如,
天然萬物有情有義。

什麼是情?
對父母、親人、朋友、人類、眾生、萬物有情有義。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2018-02-02 18:30

心在中華

怨天尤人不想做(中國)(任何)人,除了卑視自己父母,更看低自己此生不如(任何)人!
自己不懂活個最高的忘我境界,要怪自己對人沒有真情真義!
自己人生無情無義,不知所謂不知何然,活得無頭無腦不耐煩,發什麼牢騷 ? 難道想來生做螶𧎾 ?

2018-01-29 23:08

kason

Hongkong

钟祖康作为中国人根本不知道中国人的特性,中国作为一个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教育水平低文化差异的国家。怎样要一个文化水平低国家“民主”“三权分立”呢?

2015-04-23 10:26

Peter

悉尼

同为移民,我今生是华人,来生我还想作华人。因为我自爱,也爱所有的华人。我们华人遇到困难,在这个世界战败了,那又怎样呢?难道要像这只弱鸡一样自己鄙视自己的种族么?用个白人的词来形容这类人:P U S S Y

2015-02-24 01:38

lxq

beijing

请问
专题: 港人移民系列(1)在哪里?

2013-12-25 02:38

查看所有評論.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