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马仲仪离港专访:活得不安就没有意义 强调前路未明非移民 忧宣誓致离职

2021.1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独家】马仲仪离港专访:活得不安就没有意义 强调前路未明非移民 忧宣誓致离职 马仲仪离港前专访,她说如果生活得不安就没有意义。
粤语组制图

上周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前会长马仲仪离港消息,引起关注。马仲仪赴英离港前,接受本台独家专访,强调自己并非移民。她指因为香港高压气氛感到不快,又明言医护或被迫宣誓促使她离开。她希望在英国寻找新发展,坦言以往从未想过离港执业,寄语港人要在各地寻心中平安。

「可能同好多香港人一样,都觉得气氛令自己唔系好愉快,我需要一个转变。」

马仲仪向记者强调,自己这次远走他乡并非移民。她表示,自己想尝试到海外进修及发展事业,目前已在英国一间医院找到工作继续执业,惟往后前路「讲唔清楚」。如果未来香港有改善,会考虑回港。马仲仪说,近年香港高压的气氛令她感到不愉快。她认为,人际互信对医生而言十分重要,惟现时香港氛围,影响她在香港「作为医生要考虑的事」。

马仲仪强调自己并非移民,只是近年香港高压的气氛令她感到不愉快。(陈润南 摄)
马仲仪强调自己并非移民,只是近年香港高压的气氛令她感到不愉快。(陈润南 摄)

未受人身骚扰 惟社会气氛令人不安

2019年香港反修例示威,马仲仪以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身份质疑警察使用过份武力,又对港府政策提出批评。她至今不时成为亲政府媒体攻击对象,她说自己没有面对人身骚扰,但承认有压力。 

马仲仪说:好坦白,我收过很多关于言论的投诉……你对外公众言论又不涉及专业,是否要去医委会投诉?这是一个疑问。甚至到后期,有些投诉是我没有讲过这个言论,都会捏造。 

现时公众对医生的专业操守有任何不满,可向医务委员会作出投诉。研讯后,最严重个案可被吊销医生注册。记者问马仲仪认为机制能否保障医生?她认为委员会的机制完善,惟机制受社会气氛影响。「社会气氛是否公平公正?很影响大家可否被保障。我想现在社会气氛不是(公正)」她说。 

马:我绝对担心宣誓问题

港府1月时要求全体公务员宣誓效忠政府,措施即将扩展到公营机构,意味公立医院也会受影响,公众关注此举加促不少医护移民。医院管理局主席范鸿龄曾表示希望前线医护毋须宣誓,惟最终决定权在政府手上。对此,马仲仪表明宣誓是她离港原因之一。 

马仲仪说:我绝对担心宣誓问题,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令我要考虑离开我的工作岗位。 

她表示,宣誓必定会限制宣誓者的言论自由及其他权利。如果被判违反誓言,可能失去工作,甚至像议员被DQ(取消资格)后,须要倒赔已获发人工给政府。 

马仲仪表明绝对担心宣誓问题,是她考虑离开工作岗位原因之一。(陈润南 摄)
马仲仪表明绝对担心宣誓问题,是她考虑离开工作岗位原因之一。(陈润南 摄)

医护发声空间难保 医生们不愿发声

过往香港医护专业不时为公共医疗政策发声贡献,但马预料未来发声空间将难保。她举例指,近日香港立法会就输入海外医生的条例审议讨论,「都不涉及专业自主和水平保证」。她说即使政府不立法禁言,但医生们都没有意愿再发声,「都理解,仲有咩好讲?」 

而今年教协、职工盟等多个香港老牌工会在国安压力下解散,马仲仪在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工作多年,如何预视协会未来前景?她表示自己已退下岗位,不应评论太多。作为前任,只能将经验及鼓励分享给接任同事。但整体而言,工会未来的发展空间缩小中,所有人都规行矩步,因担心日后被针对。 

昔日战友谅解离港决定

马仲仪形容昔日公共医疗医生协会的执委,都是她重要的后援和战友。她指过去以公职身份所作发言,都不是个人决定,而是整个执委看法。因此当受到外间压力时,不止她一个人要承受。

马仲仪说:其实变化真的很大,我相信无人在2019年预视今日工会考虑是这些聚散问题。 

她说,庆幸昔日战友对她离港的决定都尊重。她表示,在香港变成「新香港」后,医疗界别如同其他行业,都面临剧变,不能独善其身。她强调医护行业不是机器运作,而是具有人文关怀特质,行业要有价值观支撑。一旦相关的价值观、面貌跟以往有别,自然整个医护行业风气都会改变。 

现时「新香港」下的议会,马仲仪说想不到谁会再认真跟进安老事务。对此,她直言灰心。(陈润南 摄)
现时「新香港」下的议会,马仲仪说想不到谁会再认真跟进安老事务。对此,她直言灰心。(陈润南 摄)

医疗界别难独善其身 离港前愿港人心安

本身是内科及老人科医生的马仲仪,长年都有关注安老问题。问她会否担心香港巨变,公共医疗亦难保优质服务?她说不想标签香港的医疗服务是「优质」,但香港医疗政策很需要聆听基层市民及议员的声音。她说以往立法会内有张超雄等议员愿意为弱势发声,但现时「新香港」下的议会,她说想不到谁会再认真跟进安老事务。对此,她直言灰心。 

记者问她离港前,有甚么话想跟香港人说。她说,不少朋友问她会否感到后悔,她觉得人是没有所谓「后悔」。香港人面对目前变化,只能一步步行。她感叹,香港今时今日的变化,三、四年前根本难以想像。她说世界变化很快,但最重要都是心安。 

马说:我希望香港人,身边其他朋友,无论在港或海外,大家一定要找到心中平安。如果生活去到平安都达不到,就没有意思。 

抵英后较轻松 仍为香港野猪愤怒

首次访问后一个月,记者再与马仲仪视像访问。此时她已抵英三周,神情明显较出发前轻松,更剪了一头短发和浏海。她笑说特意在出发前理发,「(看来)会青春点。」 

第二次访问马仲仪时,她已抵英三周,神情明显较出发前轻松,更剪了一头短发和浏海。(粤语组 摄)
第二次访问马仲仪时,她已抵英三周,神情明显较出发前轻松,更剪了一头短发和浏海。(粤语组 摄)

曾经在英国留学,马仲仪说英国的生活和当年差不多,不难适应。而医院同事不少背景、国籍不同,尤如身处联合国,令她更容易适应。相比离港情绪紧张,依依不舍,到英国后,她自觉整个人轻松不少。 

曾经在英国留学,马仲仪说英国的生活和当年差不多,不难适应。图为马仲仪在当地郊游。(受访者提供)
曾经在英国留学,马仲仪说英国的生活和当年差不多,不难适应。图为马仲仪在当地郊游。(受访者提供)

马说:(到英国后)好长久的平安亦不是,因为与香港有很多联系,香港的情况不理想,自己都不会完全感觉解放或平安。 

身在英国,她说看香港新闻容易令她愤怒。马仲仪主动提到香港热烘烘的野猪保育新闻,她批评港府以诱捕猎杀方式控制野猪数目,十分残忍。「(野猪)记住见到面包不要下山。」访问最后,她祝愿港人和野猪都平安。 

记者/责编:陈润南 网编:林咏华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