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警民大冲突 中信大厦险酿人踩人惨剧

2019-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警方突向中信大厦对开示威人群中施放多枚催泪弹,多处冒涌催泪烟(红圈示),有近千名示威者争相躲入大厦内逃难逼爆入口,更险酿人踩人惨剧。(截自网上片段)
2019年6月12日,警方突向中信大厦对开示威人群中施放多枚催泪弹,多处冒涌催泪烟(红圈示),有近千名示威者争相躲入大厦内逃难逼爆入口,更险酿人踩人惨剧。(截自网上片段)

6.12警民大冲突 中信大厦险酿人踩人惨剧

港政府拒绝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引爆6.12警民大冲突,期间警方发射了150枚催泪弹,破了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一共发射87枚的纪录。6.12警民冲突中,警方近距离向示威者发射布袋弹、橡胶子弹,达致驱散人群的效果。民众惊惶逃入中信大厦一役,更险酿人踩人惨剧,本台追查多段相关短片,情景俨如电影灾难场面。(覃晓言 报道)

占领运动过去了5年,原本已逐渐修补的警民关系再度撕裂。6.12警民大冲突,警方一共施放了150枚催泪弹、20发布袋弹及数发橡胶子弹,还首次使用自2016年旺角骚乱案后引入的胡椒弹,较2014年占领运动使用的武力程度更高,其武器规模亦更大。事件中,至少有81名示威人士及22名警员受伤。

本台翻看当日的新闻报道及网上片段,不少画面显示警方「速龙小队」人员持警棍向示威者殴打,多名示威者的头、脸被布袋弹或橡胶子弹击中受伤,皮开肉绽,亦有防暴警察向示威者及记者的眼、脸施放胡椒喷剂,最严重是近距离向示威群众发射催泪弹,导致场面极度混乱。

其中在龙汇道有近千人在警方施放催泪弹后,惊惶逃入中信大厦,险酿人踩人惨剧,俨如电影灾难场面,多段相关短片近日在网上流传曝光,画面显示数枚催泪弹分别落在人群堆中,而该些群众本身无冲击行为。

当时在中信大厦对出急救站当急救员的社总理事、沙田区议员麦润培形容,周边虽有人冲击警方防线,但该范围的人群在和平集会,邻近的民阵大台亦已向警方申请,属合法安全区,质疑警方为何仍向急救站和该处人群放催泪弹,有气管毛病的他吸入催泪烟后,差点因呼吸困难而出事。

麦润培说:当时见有人全身都中了胡椒喷雾,冲过去营救他时,那人不断喝我,你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全身都是(胡椒喷雾),你不要碰我,你也会被刺痛,我当时很难过,立刻带他到急救站替其处理,突然有催泪弹跌在我脚边,那人即把我推走,不准我救他,宁愿自己中招。那刻我很心痛,你(警方)说我们不是暴动,为何要向急救站掷催泪弹?我只是替人急救,我没冲击,为何要向我掷催泪弹?

麦润培又投诉,当日有街坊热心筹募物资送往金钟,但被警方藉词指他涉有煽动他人之嫌,将该批樽装水、生理盐水及口罩等物资扣起,现时又改说事件并非暴动,理应无权扣查该些物品,质疑警权过大。

另一名在添美道急救站任组长的阿东亦指,其身处位置亦遭警方以催泪弹驱散,逼使群众跑向夏悫道,但因人数太多,部分人被逼逃入倔头路,争相逃难,差点酿成人踩人惨剧。他指示威者明明在和平集会,质疑警方为何要用武力驱赶。

阿东说:看到警方是没有考虑示威者的安全而去做这件事(施放催泪弹),因为在添美道的示威者,其实是在和平集会,并无冲击,但是警方在一个很多人的位置,不断施放催泪弹,要驱赶所有人往夏悫道,但其实示威者数量非常多,我们都很担心发生人踩人事件。

在冲击过后,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及特首林郑月娥,当日将事件定性为暴动,并将示威者称为「暴徒」,共有15人涉及非法集会、与暴动相关罪行被捕,另有17人因在其他地区被搜出可作攻击武器、或涉游荡被捕,引起民间强烈反应,激发200万人周日(16日)游行示威,要求平反暴动的定性、释放被捕者及撤销罪名。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