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警民大冲突 卢伟聪定性「暴乱」难辞其咎

2019-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金钟向示威者施放催泪弹镇压,引起本港及国际高度关注,警方被批评使用过量武力。(本台记者摄)
2019年6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金钟向示威者施放催泪弹镇压,引起本港及国际高度关注,警方被批评使用过量武力。(本台记者摄)

2014年占领运动过去5年,原本已逐渐修补的警民关系因6.12大冲突再次撕裂,香港警队遭本港及国际社会批评使用了不合比例的武力。本台接触到多名在场的前线警务人员,他们都不希望再形成警民对立。造成警民对立,林郑月娥政府、「警队一哥」卢伟聪又该当何责呢?(覃晓言 报道)

香港警队在6.12警民大冲突后备受千夫所指,有不欲透露姓名的前线警员认为,每当处理示威冲突,因警方职责所在,但市民不明白警队战术,容易引起误解,尤其当「警队一哥」将事件定性「骚乱」后,警方有权使用武力作出驱散行动,更易爆发冲突。

警员说:我们总部有通讯中心,若下令说不行了,指定哪一区有很多人严重冲击,很多人受伤,其实现场指挥官会见到情况,在报告过后才决定下令,施放一些武器如催泪弹,而总部会观察整个环境形势,若有数个战线同时冲击,便会宣布是骚乱。当骚乱发生,我们便有权力驱赶人群,使用催泪烟、橡胶子弹制造距离,但有些人仍然不会离开。

该警员续称,由于高层定性事态为「暴乱」(「骚乱」变成「暴乱」,局势再次升级),辖区就会成为警方的防卫区,要将引发骚乱人士驱散;无奈现场又有和平示威者,但警队仍要驱散人群,于是惹来误会。

他说,明白警队中亦会持不同意见,也有警员可能行为不当,但强调警方从来不欲与市民为敌,希望各界能予以体谅,不要再激化警民的对立升级。今次事件对很多警员无辜受牵连,有欠公平,例如他被身边朋友唾弃,他的儿子亦因爸爸是警察,遭到同学排挤。

警员说:这件事衍生至警察受到不公,一定有的,甚至我的儿子也是,返到幼稚园他知道自己爸爸当警察,他很光明的,但原来身边有些小朋友说,你的爸爸当警察,我不跟你玩了。我觉得幼稚园学生多少岁呢?为何也会如此呢?会否过了火位呢?应该一件事还一件事,即使指警察开枪不对,但不能够指全部警察都错。

另有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线警务人员向本台表示,他们在冲击当天负责驻守立法会车闸,但发现一班示威者企图冲击防线,场面混乱,他们曾向示威者发出警告,不要再作冲击,屡劝不果才进行驱散,当中一人有份施放催泪弹。他们认为当时尽职责守护立法会,并无做出不合理的事,仅希望尽快回复正常,不要再形成警民对立。

到了周一晚(17日),「警队一哥」卢伟聪改口,称6.12冲突只有5名被捕者涉暴动,并澄清仅其中一部分冲击警方场面是暴动情况。到了周二(18日)警方公布案中涉及游荡的7男1女获无条件释放。

警方又呼吁受影响市民向投诉警察课投诉,目前共收到34宗投诉,另监警会已将记协27宗投诉转介至投诉警察课。

到底何谓暴动?法政汇思召集人李安然大律师解释,无论特首或警方曾否将事件定性暴动,在法律上并无意义,纯属政治动机,示威者会否被检控暴动罪,须视乎有否足够证据,及有否破坏社会安宁。有关检控门槛不高,不需要极端如烧车胎,即使在掷砖者旁边起哄,显示支持掷砖非法行为,也可构成暴动,最高可被判监禁10年。曾有英国案例,插队上巴士引起他人鼓噪,亦被法庭视为即将破坏社会安宁。

李安然说:这个方面(以暴动罪检控示威者)其实并不难去做到,主要是一班人集结在一起,做出扰乱秩序的行为,确实破坏社会安宁,而破坏社会安宁亦非很难做到的情况,不用极端至要掷砖头或烧车胎,可能是只要有冲突,已经可以构成暴动。

民权观察成员王浩贤亦指,根据观察员连日观察记录,发现警方使用高度武力驱散示威者及记者等,而警方不应在和平现场使用布袋弹、橡胶子弹,反映警方在使用武力时并不克制,加上很多警员行动时未有出示委任证,速龙小队的制服亦没警员编号,即使投诉也难以追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