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大陆股市虽回稳 暴力救市备受质疑


2015-07-22
Share
feature-china-stock-hkex-620.jpg 中国股票市场一场股灾,导致24万亿人民币被蒸发,但是,金融界以致学者都相信,中国政府仍会推行深港通,推动股票市场。图为香港交易所外。(刘云摄于2015年7月12日)

大陆一场股灾,令帐面24万亿人民币的股值蒸发。政府图藉股市带动经济发展的政策亦受到质疑,有经济分析师指,从未见过此做法可以成功。(刘云报道)

中国股市急泻令24万亿人民币蒸发后,中国政府启动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暴力救市”,又派遣公安介入调查“恶意沽空”,下泻趋势遂告回稳。但是,导致下泻原因仍然未明。

曾在多间上市公司任职高层的蔡东豪认为,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是次中国股票市场明显泡沫爆破,能够促致泡沫出现,他相信,中国政府是重要因素。

蔡东豪:很多人都说,其实是政府想它升。这当然是其中一个或是一个很大的因素,但是,即使政府想它升,也要有人肯配合才可。

海外成熟的股票市场,往往跟当地经济发展同步,即使步伐有差异,也不会相差太远。但是,蔡东豪发现,中国的经济跟股票市场发展,却是背道而驰,中国股票市场自90年发展起至去年中,才告活跃。是次泡沫爆破,蔡东豪相信,中国欲加入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指数(MSCI)机会很难,国际投资者更清楚了解中国股票市场是否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蔡东豪:今次事件后,怎叫国际投资信你(中国股票市场)?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指数(MSCI)怎会把A股纳入(新兴市场指数)?不会的。今次,我不知是否可以沦为国际笑柄。

同样觉得中国股票市场不成熟的北京大学前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觉得,促成是次股灾背后有很多因素凑合,他觉得中央批准‘两融’,又让政府机构如社保基金参与其中,再加上官方媒体唱好,遂引来有暴涨的出现。不过,他觉得,最重要的是,中央政府正恢复过去的“计划经济”时代。

夏业良:我说中国正在走一条逆市场化的道路,是一种计划回归的思维,想恢复过去计划经济的时代。整个的意识形态是全面向左,向文革归拢,向毛时代归拢。

他说,中国经济过去30多年里,中央政府有一段时间鼓励民营经济,因而发展蓬勃。可是,自胡锦涛接任后,中国经济再以国企为首。

夏业良:2003年以后中国的方向发生了变化,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国进民退,国有企业来取代民营企业在经济中的重大作用,民营企业受到重创,所以,民营经济这块不活跃了,甚至很多都向海外转移,这样就造成中国的经济,如果靠国有,大家都知道计划经济时代,国有经济根本就没有作出像样的东西,现在还是恢复到国有企业来控制垄断所有中国的资源及产业,所以,中国的经济肯定会处于一个消调的状态。

熟悉中国市场的经济分析师陆先生未敢肯定,中国是否正走回头路重拾‘计划经济’,但是,他认为有关方向是一种反市场的行为。是次中国股票市场的表现,他觉得背后有多个因素促成,首当其冲是中国经济放缓。他指,中国A股市场出现暴涨跟中国政府作出多项金融及财政政策配合不无关系,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出现4次减息及降低存款储备金,冀望释出的资金可支持实体经济。政治因素也是导致‘牛市’的原因之一。

陆先生:政治性原因包括,过去约1年间,中国的外汇储备在不断减少,意即包括很多国外的投资者移离中国,又或中国本土的人想办法把自己的钱移离中国,所以,通过一个‘牛市’可以令到中国的资产市场相对性吸引,令他们愿意把钱留在中国而减慢资产外流的速度。

他指,根据海外经验所得,无一个国家曾出现藉地方股票市场带动经济。

陆先生:并没有一个地方能够试过通过刺激地方股票市场来带动经济。很多地方如美国的QE或其他地方,他们需要刺激经济,是通过一个资产市场,单从股票市场的指数来带动经济,其实世界上并无发生过。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今年3月发表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在资本市场方面明显较多著墨,2012及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债券市场的表述为积极发展债券市场,到2014年变成规范发展债券市场,今年却改为扩大企业债券发行规模。上周,李克强更三度提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未有提及扶持为人垢病的国企或央企。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过去的工业企业财务数据显示,中国国企利润自2011年便一直下降。陆先生解释,2008至2009年,当时国企及央企向银行大量借贷,刺激经济,结果造成产能过剩,现时,国企及央企竞争力不断下降,所以,股民在购买国企及央企股票的过程中,除分散中国整个金融市场,亦协助它们面对过度借贷的问题。

事实上,2007年5月,中国的A股市场亦曾出现暴跌。但是,跌幅未如是次般崩溃,把上证综合指数累计的升幅抹去约3分1,近4万亿美元,拆合约24亿人民币被蒸发了。陆先生认为,中国股票市场里有熟悉经济的人,亦曾经有人公开说明国家支持‘牛市’的做法是危险的,即使中证监主席肖钢也曾警告‘孖展’的风险,最后亦作出控制,但是,他说,国家启动了牛市,很困难从中按停。

他相信,中国政府已下很大的决心要稳定股市,不会减少弹药救市,不过,金融界却会留意是否有外资撤离或汇率会否开始贬值;此外,中国的地方债项问题亦是关注点。

陆先生:中国地方政府的债项问题。这数天我们留意到有2万亿的换债方案,刚已变成3万亿,人民银行在这方面亦不断注资,让地方政府债项变成地方国债使其短期内不会暴煲。

中国政府刚公布今年第二季度的GDP跟上一季一样,同样保持7%。但是,摩根大通上周五的报告却显示,4月至6月期间,投资者从中国撤出共1,420亿美元资金,约为8,818亿人民币。过去5个季度,中国的资本外流共5200亿美元,约为32,294亿人民币。摩根大通的分析师声称,资本外流的规模已把中国自2011年吸收的外来资本全部抹掉。

经济分析师陆先生认为,中国政府必须要在生产力进一步提升,使中国出现的中产收入陷阱问题变成更高收入的社群,然而,领导人要有大量的决心正视迎对困难。此外,政府必须要真正落实‘改革’。

陆先生:改革这个词,我们已听了很多年,在这那么多年了,其实在很多改革里,除了金融外,并未看到有好大的进步,如国企改革,习近平曾提到国企改革最重要是,令国企的控制力继续把持在党的手上。这些明显不是经济学上可以长期发展的经济方式,就因为这原因希望可以在这经济减慢的时候,可以通过如股票市场可以刺激经济。

他呼吁小股民,不要盲目根据政策口号进行投资,必须要留意多少政策已推行,以保障自身的权益。至于仍未开通的深港通,各被访者都认为,中国政府必定会继续推行,陆先生认为,投资者在是次股灾应该明白更多。

陆先生:我相信对有经验的投资者而言,经过这事,他们应该明白到在中国内地的投资,除了经济本身会出现不明朗因素外,政策上的安排都会令到股价带来风险。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上周六接受外媒访问时承认,中国股票市场监管上出现错配,虽然,他并未有阐释“错配”意思,但是,他说,中国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可是,对于政府“暴力救市”的做法,他仍坚持做法合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