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突组织”在美讨论未来路向(上)

被大陆定性为恐怖份子的“东突组织”,给外界人士一种神秘的感觉,组织早前在美国华府郊外举行集思会,本台记者走入会场,揭开“东突组织”的神秘面纱。(何山报道)
2011-05-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部分“东突组织”集思会出席代表合影。(何山拍摄)
部分“东突组织”集思会出席代表合影。(何山拍摄) Photo: RFA

位于华府北郊约一个小时车程的利斯堡,宁静的假日酒店草地上,一个个头戴灰色四方帽,还留著一把大胡须,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的外来客,三五成群在交谈。他们有些穿著传统的民族服装,有些是西化的办公室上班族打扮,有些女子则包了头巾。他们都浓眉、大眼,有蓝色或灰色的瞳孔,小朋友则有水汪汪的大眼睛,记者在他们身边走过,他们若无其事。如果不是中国大陆将他们定性为“恐怖份子”,记者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入了大陆所谓的“东突恐怖份子”华府集思会的大本营。

胸前佩带写有来自埃及的年青人,对记者说:“我的感觉就是,这个会非常好,今天大家都来这个会,全部说自己的心里话。看怎样做,对东土尔其斯坦的未来,我们说了自己的情况,看日后的工作怎样做?”

记者要同他们照相,他们没有闪闪缩缩。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热比娅一开口,七个八个,东南西北方的人涌了过来。他们还没有拍全体大合照,正在分组讨论。记者心想,这些“恐怖份子”的合照,落入中共的手中,还得了!一个个顺藤摸瓜,乡下的亲戚可不好受。

倒 是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讲话最小心翼翼。他说, “总结出一条,更加有效,更加能使维吾尔人的政治运动,达到其预期的目的,是会议的中心思想。愿望也是这个。今天会议到了第三天,各个代表,分组进行了不 同的议题的讨论,讨论的结果,每一个小组的建议,最终汇总到大会,大会中进行投票,最后我们将选择出一条,合乎国际法、目前国际形势,另一方面也能彻底代 表广泛维吾尔人的一条政治路线。”

有100多人出席的东突人民未来出路集思会,要找能够沟通,可以讲中文的,其实屈指可数。大会印发了精美的场刊,文字是维语。比起到台湾的南部采访要以闽南语沟通,找个能讲中文的还要困难。经迪里夏提的介绍,与一起吃中午的拜合提亚谈了起来。

记者:各位听众,在我身边有来自荷兰的拜合提亚,经过了几天的会议,讲一下讨论出甚么结果没有?

代表:据我自己的看法,我们第一天在这里召开了维吾尔将来的命运,分几个组织、研究、发言,比如说我们以后的运动,要达到甚么目的,我们的目的是甚么,我们 怎样来解脱一个专制的政府。中共专制政府,我们怎样与我们的人权,将来的自由、独立,如何达到,每人发表自己的观点,都意识到我们将来的路线,有很大的期望。

“东突组织”集思会与会者在讨论。(何山拍摄)
“东突组织”集思会与会者在讨论。(何山拍摄) Photo: RFA


记者:你们的路线怎样走?达赖喇嘛有中间路线,你们有甚么口号,路线?

代表:我认为达赖喇嘛在50、60年来,他选 的中间路线没有甚么结果,一直到现在。比如说他要高度自治,或者中间路线都没有成功,西藏人很可能失败。我们认为,我们不需要中间路线,也不需要高度自 治,我们很多,90%现场的观点,是必须要独立。我们要选择独立,但我们有哪一条路,有甚么管道来达到这个目的,我们现在正在研究这个问题。

记者:今天我看分组讨论有不同主题,有宗教、知识领域,分别讲了甚么?

代 表:比如说最重要的是1945年《雅尔达协议》,二次大战结束那一天,有几个大家在研究,整个世界的命运,在召开《雅尔达协定》之后,我们维吾尔族人、东 土尔斯坦人被几个大国出卖了,苏联出卖了东土其斯坦。现在要用合法的渠道,用联合国的渠道,使中共这个占领国家,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合法化,第二步达 到独立的目标。很多人,他们自已的观点,提倡这些。

记者:所以,在法理上你们认为,最重要是“新疆就是东土尔其斯坦”,讨论的是这个?今天来的法律学者多不多?

代表:法律学者也有,首先我们会议的目的,是走哪一条路,由哪一条路达到我们东土尔其斯坦要解放,要独立这个问题,像我们参加这个会议的人,要意见达到一致,然后由法律的手段,合法的手段。我们怎样达到这个目的?我走了一条路:出国。我从伊梨,到了哈萨克斯坦,然后到了欧洲。

记者所见,这个被大陆标签为东突“恐怖份子”的集思会,顶多是一个流亡书生、知识份子的集会。和海外民运的大型集会差不多。他们都经验过中共在新疆的统治,后来出逃欧美,年龄大多是40岁以后。与会的年青的生力军则在坐一边,看来都是在欧美出生的第二代。

热比亚于其他东突集思会代表交谈。(何山拍摄)
热比娅与其他东突集思会代表交谈。(何山拍摄) Photo: RFA


记者接下来再跟一些与会的代表聊一聊。

代表:我是从挪威来的。

记者:非常寒冷的地方来的。今天听说大家讨论到非常热情,热烈,哪些争论比较多?

记者:昨天、今天都讨论了七个重要的问题,对东突人来说,第一个就是独立、自治或者自决权。

记者:独立、自主、自决这三方面,对不对?独立这方面的争论在哪里?

代表:代表们几乎,所有都住主张自决权,不是自治也不是直接的独立,自己的命运自己解决,讨论的最多。

记者:现在你们跟新疆的联系多不多?你们能够代表他们的民情没有?

代表:我们通过各个媒体了解到的情况,现在我们东土境内的很多同胞,通过各种先进的技术,突破中共的互联网封锁,也收到我们大会的消息,我们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消息。

记者:就是你们今天讨论的,他们看得到,听得到?

代表:对,有一些意论,是通过香港、深圳,一些中国境内发达的城市,通过他们转到新疆境内。

记者:最难应该是政治,就是跟中国大陆的关系怎样去定位?是不是?

代表:当然,我们作为世界维吾尔大会的一个积极的份子,对我们来说,以热比娅为首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原意跟中共对话,代是中共不愿意,也不接受跟世维对话,这就是最难的障碍。

记者:你们要对话,热比娅都要对话,中共不愿意,怎么办?

代表:这个很难说,我们也不敢说,如果他们继续不愿意跟维吾尔人的代表,进行对话和谈话,可能将来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各位听众,这节走入东突大本营的专题报导(上集)就告一段落。在中共十几年将“东突”标签成恐怖份子的心战策略下,听众或者会问当中有多少是民族分裂份子、恐怖份子?

记者去过多次台独、藏独的集会,这些“东突”的聚会,与台独、藏独的集会分别不大。最大分别的,是那要寻找东突恐怖份子的“心魔”一直作怪。

下一集,记者将同大家介绍经济、文化上,一个成功的新疆商人,最后为甚么要出逃加拿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