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突組織”在美討論未來路向(上)

被大陸定性為恐怖份子的“東突組織”,給外界人士一種神秘的感覺,組織早前在美國華府郊外舉行集思會,本台記者走入會場,揭開“東突組織”的神秘面紗。(何山報道)

2011.05.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uighur_group305.jpg
部分“東突組織”集思會出席代表合影。(何山拍攝)

位於華府北郊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利斯堡,寧靜的假日酒店草地上,一個個頭戴灰色四方帽,還留著一把大鬍鬚,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的外來客,三五成群在交談。他們有些穿著傳統的民族服裝,有些是西化的辦公室上班族打扮,有些女子則包了頭巾。他們都濃眉、大眼,有藍色或灰色的瞳孔,小朋友則有水汪汪的大眼睛,記者在他們身邊走過,他們若無其事。如果不是中國大陸將他們定性為“恐怖份子”,記者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走入了大陸所謂的“東突恐怖份子”華府集思會的大本營。

胸前佩帶寫有來自埃及的年青人,對記者說:“我的感覺就是,這個會非常好,今天大家都來這個會,全部說自己的心裡話。看怎樣做,對東土爾其斯坦的未來,我們說了自己的情況,看日後的工作怎樣做?”

記者要同他們照相,他們沒有閃閃縮縮。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一開口,七個八個,東南西北方的人湧了過來。他們還沒有拍全體大合照,正在分組討論。記者心想,這些“恐怖份子”的合照,落入中共的手中,還得了!一個個順藤摸瓜,鄉下的親戚可不好受。

倒 是大會的發言人迪里夏提,講話最小心翼翼。他說, “總結出一條,更加有效,更加能使維吾爾人的政治運動,達到其預期的目的,是會議的中心思想。願望也是這個。今天會議到了第三天,各個代表,分組進行了不 同的議題的討論,討論的結果,每一個小組的建議,最終匯總到大會,大會中進行投票,最後我們將選擇出一條,合乎國際法、目前國際形勢,另一方面也能徹底代 表廣泛維吾爾人的一條政治路線。”

有100多人出席的東突人民未來出路集思會,要找能夠溝通,可以講中文的,其實屈指可數。大會印發了精美的場刊,文字是維語。比起到台灣的南部採訪要以閩南語溝通,找個能講中文的還要困難。經迪里夏提的介紹,與一起吃中午的拜合提亞談了起來。

記者:各位聽眾,在我身邊有來自荷蘭的拜合提亞,經過了幾天的會議,講一下討論出甚麼結果沒有?

代表:據我自己的看法,我們第一天在這裡召開了維吾爾將來的命運,分幾個組織、研究、發言,比如說我們以後的運動,要達到甚麼目的,我們的目的是甚麼,我們 怎樣來解脫一個專制的政府。中共專制政府,我們怎樣與我們的人權,將來的自由、獨立,如何達到,每人發表自己的觀點,都意識到我們將來的路線,有很大的期望。

uighur_talking305.jpg
“東突組織”集思會與會者在討論。(何山拍攝)


記者:你們的路線怎樣走?達賴喇嘛有中間路線,你們有甚麼口號,路線?

代表:我認為達賴喇嘛在50、60年來,他選 的中間路線沒有甚麼結果,一直到現在。比如說他要高度自治,或者中間路線都沒有成功,西藏人很可能失敗。我們認為,我們不需要中間路線,也不需要高度自 治,我們很多,90%現場的觀點,是必須要獨立。我們要選擇獨立,但我們有哪一條路,有甚麼管道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現在正在研究這個問題。

記者:今天我看分組討論有不同主題,有宗教、知識領域,分別講了甚麼?

代 表:比如說最重要的是1945年《雅爾達協議》,二次大戰結束那一天,有幾個大家在研究,整個世界的命運,在召開《雅爾達協定》之後,我們維吾爾族人、東 土爾斯坦人被幾個大國出賣了,蘇聯出賣了東土其斯坦。現在要用合法的渠道,用聯合國的渠道,使中共這個佔領國家,把這個問題(搞清楚),合法化,第二步達 到獨立的目標。很多人,他們自已的觀點,提倡這些。

記者:所以,在法理上你們認為,最重要是“新疆就是東土爾其斯坦”,討論的是這個?今天來的法律學者多不多?

代表:法律學者也有,首先我們會議的目的,是走哪一條路,由哪一條路達到我們東土爾其斯坦要解放,要獨立這個問題,像我們參加這個會議的人,要意見達到一致,然後由法律的手段,合法的手段。我們怎樣達到這個目的?我走了一條路:出國。我從伊梨,到了哈薩克斯坦,然後到了歐洲。

記者所見,這個被大陸標籤為東突“恐怖份子”的集思會,頂多是一個流亡書生、知識份子的集會。和海外民運的大型集會差不多。他們都經驗過中共在新疆的統治,後來出逃歐美,年齡大多是40歲以後。與會的年青的生力軍則在坐一邊,看來都是在歐美出生的第二代。

uighur_talking_rebiya305.jpg
熱比婭與其他東突集思會代表交談。(何山拍攝)


記者接下來再跟一些與會的代表聊一聊。

代表:我是從挪威來的。

記者:非常寒冷的地方來的。今天聽說大家討論到非常熱情,熱烈,哪些爭論比較多?

記者:昨天、今天都討論了七個重要的問題,對東突人來說,第一個就是獨立、自治或者自決權。

記者:獨立、自主、自決這三方面,對不對?獨立這方面的爭論在哪裡?

代表:代表們幾乎,所有都住主張自決權,不是自治也不是直接的獨立,自己的命運自己解決,討論的最多。

記者:現在你們跟新疆的聯繫多不多?你們能夠代表他們的民情沒有?

代表:我們通過各個媒體了解到的情況,現在我們東土境內的很多同胞,通過各種先進的技術,突破中共的互聯網封鎖,也收到我們大會的消息,我們已經有了這方面的消息。

記者:就是你們今天討論的,他們看得到,聽得到?

代表:對,有一些意論,是通過香港、深圳,一些中國境內發達的城市,通過他們轉到新疆境內。

記者:最難應該是政治,就是跟中國大陸的關係怎樣去定位?是不是?

代表:當然,我們作為世界維吾爾大會的一個積極的份子,對我們來說,以熱比婭為首的世界維吾爾大會,原意跟中共對話,代是中共不願意,也不接受跟世維對話,這就是最難的障礙。

記者:你們要對話,熱比婭都要對話,中共不願意,怎麼辦?

代表:這個很難說,我們也不敢說,如果他們繼續不願意跟維吾爾人的代表,進行對話和談話,可能將來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各位聽眾,這節走入東突大本營的專題報導(上集)就告一段落。在中共十幾年將“東突”標籤成恐怖份子的心戰策略下,聽眾或者會問當中有多少是民族分裂份子、恐怖份子?

記者去過多次台獨、藏獨的集會,這些“東突”的聚會,與台獨、藏獨的集會分別不大。最大分別的,是那要尋找東突恐怖份子的“心魔”一直作怪。

下一集,記者將同大家介紹經濟、文化上,一個成功的新疆商人,最後為甚麼要出逃加拿大?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