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生婴遭计生官员抢走 生父母寻女24年难知生死

2018-08-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女儿出生不到两小时就被计生官员抢走,彭南芳夫妇寻女24年不知其生死。(彭南芳亲属提供 / 拍摄时间不详)
女儿出生不到两小时就被计生官员抢走,彭南芳夫妇寻女24年不知其生死。(彭南芳亲属提供 / 拍摄时间不详)

中国面对老龄化问题而逐步开放生育,在实施计划生育近40年期间,为民间带来千千万万的家庭悲剧。湖南省一对夫妇,至今仍在寻找24年前超生的女儿,该对夫妇称,女儿刚出生就被计生官员抢走,至今生死不明。本台记者调查发现,官方系统性抢走新生婴儿是当年的常态,有大批孩子被官方机构贩卖到国内外,也有消息指部分孩子不排除遭到杀害。(黄小山/程文 报道)

邵阳市隆回县羊古坳镇寨石村村民彭南芳的求助信显示,1994年,其妻肖聪华躲在山上超生第三胎时,被接生员出卖,被当时的乡书记及计生办官员等十多人包围,并抢走刚出生的孩子,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孩子的下落。

今年已70岁高龄的彭南芳在控诉书中写道,寻女路上白了头,夺女之恨,不共戴天,暴政不亡、民众遭殃。

彭南芳的儿子彭能富向本台记者指出,当时母亲被接生员出卖后,计生办的人就立即找到了他们,并强行要1万块钱,但家里没钱,然后自己刚出生不到2个小时的妹妹就被强行抱走了。

彭能富说:我的妹妹,生下来大概就1、2个小时吧。那时候为了躲那个计划生育啊,在家里不能生啊,躲到那个山上去生啊。接生员透露了消息啊,她带了计生办的那些人,那时候政府有1、2个带头的,剩下的都是社会人员,他们没有编制的。4个带头的,我们村里面还有一个,我们找过他,他说没有那么回事。我们村里去了一个,还有一个是乡里面的,他们就负责把我老爸绑起来。要不你交1万块钱,要不就把孩子抱走。我爸那时候没钱,就强行把我妹妹抱走了。

彭能富还透露,2011年,父母为孩子的事去上访,但很快遭拦截回来。官方称让他们等通知。当时有十多人见证了此事,要查找孩子下落并不难,但实际上政府根本不敢面对此事,并且当时受害家庭也很多,政府怕引发连锁反应,所以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彭能富说:11年啦,我们跑到那个县委去上访,乡里面的领导给拦回来了。有一个是县长,他说叫我爸回来等消息,乡里面的乡长也叫他回来等消息。就一直没有消息给他。因为政府不敢介入,就怕政府要赔偿啊,要甚么啊,牵涉很多问题。政府都参与了,要是找到你们一个,我们那附近的话,最少有几十个。那个时候政策很严了,我们那里不见了的小孩也很多,有些是后来抱走了,有些是没生下来就那种流产的也很多。我们那个生下来了,被他们抢走了。

据彭家透露,当时参与抢新生孩子的,有一个叫郑能陆的人,他似乎知道孩子最后的下落,在被追问的时候,曾说出孩子过得不错的话。但他依然拒绝说出更多的真相。

本台记者联系上郑能陆本人,但他称当时抱走小孩的是计生办的孙顺生和肖连云。他还透露,孙顺生现在隆回县金石桥镇政府上班,而肖连云则已调职,但具体部门他不知。本台也联络上孙顺生,但他推得一乾二净。

孙顺生:哦,不是我抱走的,我不清楚。搞不清楚哦,我不知道这个情况。

另据知情人称,当年计生办抢走这些超生的孩子,有的被送走了,甚至是卖到了别的地方甚至是国外,还有消息称一些身体状况不好的孩子,可能遭到谋杀。

金石桥镇政府一位姓杨的主任在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时称,她不清楚孙顺生是否做过此事。但她表示无法想像超生孩子被谋杀,她希望能慎重调查。

杨主任说:是我们计生办的孙顺生,是吧?这段时间他休假了。我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啊,但是你说孙主任嘛,他带领一些干部去把这个孩子抱走了,然后残忍的那样子把她搞死了,这毕竟是一条人命,是一个孩子。这个资讯量就太大了,而且这个反响应该也会很大。这件事情,首先我认为就是很血腥的,所以,我希望你们就是调查清楚了。具体我们找那个当事人说一下。你有时间,你也可以到我们单位来直接就是问他。等一下把那个孙顺生的,你们调查他的资料发给我看一下吧。

同样被抢走超生女儿的隆回县滩头镇龙石村村民杨能善明确表示,当地大量被计生办抢走的超生孩子,被计生办卖掉是事实。据他了解,该县高平镇被计生办抢走的20多个女孩,有13个被以每人三千美金的价格卖到了美国和荷兰。

杨能善还表示,从1999年出生不久的女儿被抢走,他一直找寻19年。在滩头镇还有9个被抢走的孩子,目前都下落不明。

杨能善说:我找政府,他们都说找不到。他们说放在邵阳福利院,他们不会登记的。高平镇大约有20多个,13个女孩都送美国和荷兰,都收了三千美元一个。我们这里抱走了7个,都没有下落。

民主人士任自元认为,即使新生儿被计生体系谋杀,在那个年代也很平常。他认为,在有十多人见证的情况下,官方无法交出彭南芳孩子的下落,本身就很值得怀疑。

任先生说:超生的生下来也要弄死,这你感到很吃惊吗?那又怎样?你要我怎么说呢?他说我弄死了,他能说吗?她怎么可能活著?在那个年代,计划生育这么严重的情况下,谁敢让他活著?我跟你说共产党怎么回事吧,就是她是一个上帝的视觉,来看待一切问题。在她眼里一个小婴儿算甚么呢?不用问有没有理由的,没甚么理由的,就是弄死了,就是杀掉了,她也交不出来。她说这么多年了,我哪儿给你找去?你咋说理去?这样的事太多了,一抓一大把。

任自元认为,在鼓励杀人的计生制度下,官员杀害这些婴儿,已成为一种合法的行为,在这种背景下,他们做出任何事情都不让人意外。

任先生说:人到了共产党那样的体制里面,无所不用其极啊。杀人,成为合法的,成为官方默许和纵容、所欣赏的甚至,谁不杀人呢?没有来自制约力量,不能加以惩罚,她不畏惧甚么。你要找档,是绝对不会有的,这肯定不会有。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湖南省卫计委,以及湖南省民政厅,但两个机构都拒绝回应此事。

从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政府强制推行一胎化计生政策,导致大量的婴儿,特别是女婴遭杀害。而中国社会也因为新生儿严重不足,导致老龄化严重危机。

2015年,中国政府宣布全面实行二胎化,但实施两年多来,人口出生率依然不足。近日,中国官媒开始鼓吹为国生子,但遭线民全面嘲讽。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