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贵州瓮安“真相”调查

只有官方传媒的中国大陆,贵州瓮安少女李树芬的离奇死亡的个案,官方是越描越黑,省委书记近日间接三次道歉,官媒一面倒地安排“真相”曝光;但民众还是相信坊间的说法,在“公信力”日益衰败的中国,官方越是僻谣,民众就越觉得官方在造谣。有维权人士表示,瓮安事件,再次验证,唯有开放传媒,才能够救中国。听下何山的报导。
2008-07-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贵州瓮安初中二年级女生李树芬怀疑被奸杀,群众不满当地公安局草率处理案件,认爲有包庇罪犯嫌疑,从而引发大规模骚乱。
贵州瓮安初中二年级女生李树芬怀疑被奸杀,群众不满当地公安局草率处理案件,认爲有包庇罪犯嫌疑,从而引发大规模骚乱。
图片由周先生提供

“628”贵州瓮安的3万人骚动,成为了中国8月办奥运,政府“公信力”的一大考验,官方媒体的思路看来并没有因为申办奥运的承诺而发生改变:”大石砸死蟹”、”制造既定事实”,仍是官方一贯的立场,对于那些与主旋律有出入的消息,一率是封杀。

在贵州瓮安骚乱后的一日,6月29日曾有一篇题为《贵州瓮安女高中生被强奸致死导致群体性事件》的报导,在北京官方的中国青年报论坛中出现,大陆的网站TOM.COM也转载过,当时的责任编辑叫卢羽,但在官方对事件定性之后,原本连在官网中可以透露的点点”真相”都成为泡影,记者找到了这篇原始的报导,尝试为听众还原真实。

在瓮安,目前官方仍四处捉人,消灭不同的声音,村民在接受本台访问时,大都表示“事件已经过去”,不愿意多讲,与事发后一两日,勇于向外界申诉,寻求帮助的声音﹐有天渊之别。但村民有朋友被捉的,仍是内心难平。

记者:你有朋友被捉吗?
村民:有呀!

村民最讨厌的,是官方说是民众打、砸、抢,“说老百姓打、砸、抢、烧。我信老百姓。”

即使当局做了三次验尸,还是没有挽回民众的信心。

记者﹕公安已经做了三次验尸了?不可能错呀?
村民﹕那验尸有可能是假呀!
记者﹕验尸都有可能是假吗?是法医的鉴定?
村民﹕不得民心!

目前,到当地查找真相的维权人士,行动是动弹不得,港澳的记者也已经撤离,留下的是一大堆官方未能回答的问题。而在官员中,就连过往参与其他镇压行动的武警,在私底下都对本台讲,命令是上级下的,唯有执行,但对像是自己的村民,怎会不难过。

一名退役的武警对本台讲,“哪个县没有武警的,专是负责内卫的,当然是觉的难为情,谁没家,谁都有家,有兄弟姐妹的!”

记者﹕你们以前做武警,遇到这种事情,会怎样处理呢?
退役武警﹕遇到这种事情,不是我们个人决定的,是上级决定的,我只能听我直接指挥官的,就算错了,也只能听他的。

记者问﹕哪怕错了都要听指挥官的?”
回答﹕我只能直接听首长的命令。

除此之外,这名在瓮安当地做过武警的村民说,其它﹐他就不方便讲了,但是官方指是黑社会势力介入,才有烧公安局的骚乱,他自己都不能够接受。他说﹕这跟本就不是黑社会势力,是引起民愤!公愤!他们的说法我也不知道,不只是因为(李树芬)这样一件小事情,老百姓会闹得这样,是很久以来积蓄的。

官方与民间的积怨之久,在隔离的镇,有村民就说,参与“628”贵州瓮安骚动的不单是当地人,他们自资兴建的水坝,就因政府要扩建,水坝被白白炸掉。2年前与防暴警察发生过冲突。这里的突发事件很多,比方说我们宁县,也是(瓮安)的边界,06年的时候,一个施工组,炸了老百姓的房子,然后还来人镇压老百姓,先来人就把老百姓打死。为此,贵州瓮安附近的村民,情愿相信民间的讲法,都不愿意接受官方的版本,

我们家就是水电站与水霸,政府炸了我们的水电站,炸了一个水电站,他们要修大的水电站,然后既没有赔偿,还后甚么说法都没有,找他们,就被镇压吗!

两度到瓮安调查,并接受本台访问的网络维权人士周曙光表示,“自由亚洲电台是境外的敌对电台,不能够接受访问” 。而他在瓮安县文体广播电视局和新闻出版局被软禁6小时,被强迫输入电脑密码,删除电脑上资料。

周曙光表示,在李树芬遇害的现场,当地老百姓指,附近居民曾听到两声救命就没声音了,案情可能是:酒后强奸,女方呼叫,于是掐住脖子达到消声的作用。政府要有公信力,就需允许国内外媒体,直接接触所有案件相关人,如李树芬、王娇、陈光权、刘言超、李树勇、刘开龙、李秀忠、李秀华,不允许采访的话,瓮安政府的宣传工作肯定是越描越黑。

目前,“真相”在大陆只有官方主导的一个,“真相”之外的都被封杀,村民事发后在网上的鸣冤,也消声匿迹。记者找到628之后一日,在中国青年报论坛上的报道,与官方所说的有出入﹐相信是官方还没有定调前的报导。

中青网﹕因考试没给同班的一个女生抄写而被杀害!该女生是县委书记王的侄女。其侄女勾节社会上的两个流氓将李强奸杀害。公安局只拘留不到24个小时就将其放了。法医前去检验尸体时,居然伪造是吃药自杀!但药却还在吼管里根本没下去!又说被淹死,但身体里根本没泥土,死者脖子多处伤痕!显然被掐死的。死者家属到公安局报案,公安局反将死者亲叔叔打成重伤,放出后公安局再唆使黑社会再毒打其叔叔。其叔叔是乡中学老师。她姑姑也被打成重伤。脸部破相。28日下午,10万名群众走到公安局,要求给说法,但遭到反对,激动的人群砸了公安局门牌和汽车,并发展到放火烧公安大楼,县城估计聚集了10万人。公安局又出动武力镇压,其间开枪打伤一人。政府还切断了和外界的通讯联系,派人在路上阻止记者到县城采访。事态一直闹到深夜两点,在十一时左右。又烧毁了两栋政府大楼,一栋彻底烧毁,只剩个框架,另一栋烧掉一层,所有文件档案都被毁掉。今天早上出动三个军分区的兵力,包括州边县市的警力来维持秩序。

另外,死者家属为讨个说法和亲戚来到当地派出所!随知道他们不仅不说理还把死者家属打成重伤!叔叔,爷爷,奶奶被打住院抢救!妈妈说话含糊,已失去理智,婶婶被剪去头发关押在派出所!死者死后被放10天,公安部门,还有各个领导都没处理!还强行抢走尸体!死者周围站满了观众!那些不仅是观众更是她的亲人!当官的个个官官相互。

好拉,真相由你判断,我是何山,下次再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