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回顾32年维园集会挑战 邹幸彤:活著的运动

2021-06-02
Share
【六四32】回顾32年维园集会挑战 邹幸彤:活著的运动 回顾支联会维园集会32年历史,集会曾面对人数减、被杯葛、被禁等挑战。
粤语组制图

风雨飘摇,后《国安法》时代的香港,维园烛光第二年被禁。回顾支联会维园集会32年历史,曾经港人满怀希望,憧憬中国人权改善的一天;集会亦曾面对人数减、被杯葛、被禁等挑战。本土派代表袁德智却在六四32周年前夕,高调表明对维园集会,从杯葛转为支持。本台访问多名支联会干事、前中大学生会会长、本土派议员,探讨六四维园集会在不同时代的意义。(刘少风/陈润南 报道)

「但有一个梦,不会死,记著吧。无论雨怎么打,自由仍是会开花。」

今年46岁的张锦雄,在2003至2008年担任支联会常委,负责在六四晚会舞台上做司仪,领唱、叫口号。

feature-discuss1.jpg
张锦雄手持烛光悼念六四。(刘少风 摄)

人数下滑 开始注重薪火相传

在九十年代,香港回归前后,政治气氛并不浓厚,出席六四晚会的人数多数徘徊约5万人。至2000年,集会只有4万5千人参与,大会首次提出「薪火相传」主题。

张锦雄忆述,当年六四晚会的争议不大,不过由于参与人数下滑,支联会开始寻找新元素,吸引年轻人。主题后来变成「教育下一代 接好民主棒」、「年青一代 齐来参与 」。

张锦雄说:当时人数开始下滑,如何可以令年轻一代觉得这件事与他们有关?我们开始不停讲薪火相传,找教协与一些老师,希望学校可以当一个课外活动,老师教历史也好,带些学生来六四集会。

捐款箱多了人民币 港人憧憬中国人权改善

张锦雄说,2003年「自由行」开放,其后,每年维园的六四晚会上出现了愈来愈多大陆人参加,捐款箱多了人民币。「很多人因为好奇走进维园」,他们从电视及报章看到六四晚会的消息,想了解铜锣湾发生甚么事,因此支联会在部分环节加插普通话翻译,以便大陆人理解。

2008年,中共举办北京奥运盛事,展示改革开放后的国力,当时港人对中国未来可谓充满希望。根据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当时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香港人,比率达38.6%,属有纪录以来最高,「香港的中国人」亦有约13%;而「估计三年后中国的人权状况将较现时有改善」的被访者比率,达到77%。同年亦有约75%港人,认同「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

feature-discuss2.jpg
屯门区议员张锦雄说于2008年担任支联会常委。(刘少风 摄)

淡化言论激发市民纪念六四

因此不难理解,至2009年即六四20周年,当时时任香港特首曾荫权、港大学生会会长陈一谔、立法会议员詹培忠等相继发表「淡化六四」言论,反而激发集会人数暴增,人数再达15万,是继1990年以来最高。

2010年,六四晚会结束后,时任中大学生会会长黎恩灏,与2000多名青年及市民运送逾四米高的「民主女神像」进入中大校园。至今,「民主女神像」仍屹立于大学火车站的对出空地。事隔10年,黎恩灏忆述,当时市民的诉求清晰──政权愈打压,愈支持六四晚会。

黎恩灏说:市民对于政府刻意去淡化,亲政府人士抹黑纪念六四的活动,是很反感。例如2009年港大学生会会长陈一谔公开批评人们悼念六四,曾荫权在立法会叫大家看国家看经济发展就好了,不要看这些事,这令大家很反感,政权愈打压,市民对政权愈反感,对悼念六四就更加坚定。

黎恩灏指,当时支联会与学生会关系密切,学联成员会到六四晚会的台上发言,参与悼念活动,在占领运动前,香港的社会运动,主要由「六四」、「七一」,两个大型群众活动主导。

不过,随著本土思潮兴起,支联会的六四晚会备受质疑。而民调亦显示,认同自己为中国人,以及认同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化的港人,在08年高峰后逐渐减少。

feature-discuss4.jpg
黎恩灏于2010年任中大学生会会长。(受访者提供)

本土思潮兴起 学联退出维园集会

同时随著「自由行」变得失控扰民,中港民间矛盾愈加激烈。而2011年,陈云出版《香港城邦论》,「本土派」逐渐建立具体理论。香港经历2012年的「反国教」、2014年的占领运动,本土派的政治行动力变得积极。

他们批评六四维园集会「行礼如仪」,他们亦不满支联会五大纲领中「建设民主中国」的主张,认为应「香港优先」,亦不认同支联会的「爱国情意结」。2014年雨伞运动翌年,「本土化」的学联决定不参与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改由部分院校学生会个别出席,为活动举行以来学联首次缺席。

至19年「反送中」运动爆发,港人认同自己为「香港人」超过一半,相反同期仅一成人认同自己为「中国人」。而认同「三年后,中国人权状况会更佳的人数」只得约三成,认同有责任推动民主中国的人亦下降至61.8%。

feature-discuss3.jpg
现任油尖旺区议员李傲然,对「平反六四」感觉不大。(邓颖韬 摄)

本土派李傲然:香港优先 六四为次

现任油尖旺区议员李傲然,于2018至2020年担任理工大学学生校董。「平反六四」对于他来说,感觉不大,他认为历史需要认识,但更应著眼现在。李傲然忆述,当年本土派,取态是「香港优先」,特别是经历占领运动后,港人开始思考,即使和平示威,仍无法争取诉求,是否要行多一步?

李傲然说:那时候很多人觉得,「六四」的事,不关我事。当时矛盾很激烈,2014年前,比较多传统左翼势力或学生会的庄,他们对于传承很著重,但后来本土派的兴起,我们觉得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六四这件事就算不处理也无伤大雅,开始会想「香港优先」。

虽然李傲然对六四缺乏共鸣,但他认为,六四集会有象征意义,代表香港人是否有机会自由发声,而他过往从未想过支联会的六四集会有一天会在香港这片土地成为绝响。

feature-discuss5.jpg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指,今年六四,各派放下分歧。(邓颖韬 摄)

风雨飘摇中的烛光

今年六四,多名支联会骨干,包括李卓人、何俊仁等人因参与「反送中」期间的和平集会身陷囹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成为首席发言人,而支联会亦受亲北京派的猛烈攻击,多次被指违《国安法》。而维园集会亦继2020年后,再次被香港警察拒批,香港保安局长李家超更威胁集会人士可被判囚5年。

而最新的香港民意研究计划(前身:港大民研)民调也显示,如今仅3成港人预期三年后中国人权有改善,5成人认为港人有责推动中国民主。

feature-discuss6.jpg
今年维园六四集会,是第二年被禁。(邓颖韬 摄)

放下派系分歧共同守护烛光 邹幸彤:六四集会是活著的运动

然而,就在今年六四前夕,中大首个本土派学生会内阁前干事袁德智,却高调声明:「我曾杯葛支联会六四集会,但今年我决定会悼念六四」。

袁德智表示,2020年发生的「12港人」事件,令他反思内地维权人士也是港人的抗争盟友,而今年的六四集会,亦可以在后《国安法》时代及二次移民潮下,彰显香港人的抗争意志。

风雨飘摇,六四集会却再次「活化」。

邹幸彤说,政权的鞭挞反而激起反抗意志,促使各门派放下歧见,凝聚共识。

邹幸彤说:今年大家好像放下了很多派系的分歧,底线是香港人要共同保护这个烛光,这个六四烛光,不能让它断,无论你是甚么派别、立场也好,今年最大的敌人或议题,就是政权不断打压。

邹幸彤形容,过去不同人士的激烈讨论六四集会,反映它是「活著的运动」。她相信:「六四种子深植香港人每一个人,不是那么轻易可以抹走。」

「悠悠长长继续前航不懂去惊怕,荆荆棘棘通通斩去不必多看它……」

今次六四事件32周年,主题是「为自由‧共命运‧同抗争」,也许口号已总括了32年来围绕纪念六四的挑战与争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