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務急救員堪比戰地護士 「左膠」「大愛」標籤揮之不去?

2020-01-1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義務急救員Balian稱時勢不同,當義務急救員除了治療技巧要好,更要懂得分析現場環境。 (張展豪 攝)
義務急救員Balian稱時勢不同,當義務急救員除了治療技巧要好,更要懂得分析現場環境。 (張展豪 攝)

義務急救員堪比戰地護士 「左膠」「大愛」標籤揮之不去?

香港反修例運動持續超過7個月,運動中有一批平凡的港人走上「前線」擔當義務急救員。社會對他們的評價不一,有人視他們為示威者,或為他們附上「左膠」、「大愛」的標籤,也有人敬佩他們的人道精神,感激他們為不同陣營的傷者提供急救。半年來,這些義務急救員經歷了不同的心路歷程,在非議聲中逐漸認清方向。有義務急救員提醒,在這場沒有「大台」的社會運動中,增強溝通是解決紛爭的關鍵。(文海欣 報道)

無人會想到,香港會在「反送中」運動下變成「戰場」。過去半年,隨著警民、民間衝突不斷升級,示威衝突過後造成越來越多人受傷,漸漸運動中出現了一大批義務急救員的身影,Balian就是其中的一員。

Balian曾任專業救護員,現從事酒店行業。他說,加入義務急救的初衷是希望出來幫助一些受影響的人。

Balian說:秉承我(以前)參與的(急救)團體的精神。當然團體可能有自己的憂慮而沒有出(示威現場),但我們可以負責自己的安危,就應該出來幫一些受影響的人。不論兩邊傷者或香港市民或圍觀的人,我們也不想看到他們受傷,我們在現場就能幫到他。

提到救護員、護士等,很多人都會聯想到「白衣天使」,是善良、救死扶傷的象徵。反修例運動中的義務急救員有時卻被視為示威者的一份子,甚至要背負著「左膠」(泛指只講理想的左翼分子,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大愛」的標籤。

在這場社會運動中,不時發生「黃」(支持示威者)「藍」(支持政府)不同政見人士之爭,比如曾有示威者不滿被疑似「藍營」人士拍攝,繼而發生打鬥事件,期間有義務急救員挺身調停,另外因為有義務急救員為相反政見的傷者治療,結果引起部份示威者不滿。

Balian認為只要穿上反光衣就代表義務急救員,要保持中立。即使傷者為「藍絲」(親政府),他們亦會提供治療。雖然可能因此令部份示威者不滿,但他義無反顧。

Balian說:平時手足可能未必會明白,特別是前線或衝的那些(示威者),他們會認為你為何不優先幫手足?為何仍要理會「藍絲」及「POPO」(警察)?就是因為我們穿起反光衣,第一我們要盡量保持中立、第二我們會判斷哪一邊(傷勢)較嚴重就先做,或我已經接觸了該位傷者。當然前線或一些所謂「冷氣軍師」(即從未親身參與抗爭,只是坐在舒適的冷氣房間,經常公開提供局勢分析以及抗爭策略的人),他們未受過這種訓練,他不明白我是接受的。你要說我「大愛」、「左膠」,其實都是因為大家不理解,溝通就好。

在一場規模如此大的社會運動中,難免會出現一些紛爭,雖然義務急救員有時候會因處理手法而面對前線或同輩的批評,但他們也能夠以溝通解決問題,並在互相提點、檢討下成長。然而,有一件事卻令他們無能為力,那就是警察阻撓救援。

Balian認為溝通是這場「反送中」運動的核心。(張展豪 攝)
Balian認為溝通是這場「反送中」運動的核心。(張展豪 攝)


最令港人難以忘記的就是「831」事件,當天警方到太子站內進行拘捕行動,記者的攝錄鏡頭中清晰可見有警員用警棍揮打市民、使用胡椒噴霧等。其後警方拘趕所有記者、義務急救員等離場,再無人清楚知道站內發生何事,以致坊間一再出現有人於站內死亡的傳聞。面對警方阻撓救援,Balian 表示理解警察有他們的職責及指引,但認為職責和指引不外乎人情。他對警察的做法此感到無奈。

Balian說:First Aider(義務急救員)除了做急救,他亦是現場的人證,他可以告訴你現場發生過甚麼事,眼見的事實是怎樣。而你(警方)封閉了現場,完全沒有人可以進入這個封閉的範圍,就只有你自說自話。我們最希望就是不要有任何傷者失救,或因為沒有辦法得到及時接受適當的急救和救援,而導致他有進一步的情況惡化出現。如果你說搶犯,說實話我不介意被你抄下身份證、我的資料。如果你(警察)仍然有憂慮,我真的沒有辦法。

反修例運動這半年期間,陸續有很多人加入義務急救員的隊伍,越來越多人積極報讀急救課程考取急救牌。Balian認為香港的急救課程只有30小時,是遠遠不夠,難以在衝突現場處理特殊情況。因此他建議新手義務急救員有時間可以多看書,請教有經驗的人。他亦提醒,當義務急救員要時刻留意現場環境、保障自己及傷者安全最重要。Balian稱以往做救護員時,雖然也曾在街頭進行急救,但環境相對穩定,一般都在嘉年華、體育館等,而「反送中」運動中的情況就截然不同。他說,現在更需要留意現場環境,再作治療的相關判斷,例如當警方推進或施放催淚彈時,是否要把傷者帶到安全地方,再作急救治療。

有人認為沒有「大台」的社會運動協調機制混亂,但Balian就認為「大台」並不必要,通過溝通及檢討同樣可以達致有效模式。整體而言,Balian相信多了義務急救員加入,對醫護行業亦是一件好事。

Balian說:每個人想法不同時,這些轉變有好有壞,整體上都是向好。大家問多了知多了,或訓練多了,可能會更專業。我希望會繼續保持這個方向,而不是要做大台。不是看到不對的事情就四處譴責、聲討,而是大家坐在一起商討,這亦是這場運動的其中一個核心。用革命的手段推翻了政府,但後面又是大台,同樣譴責及這樣經營時,你只是由一個極權變成另一個極權,並不是得到真正的民主。

踏入2020年,這場「反送中」運動仍未有減退跡象。一方面,政府仍然未答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疑過度使用暴力及濫暴問題;另一方面,民間則繼續以不同方式抗爭。

儘管特首林鄭月娥去年11月說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審視動亂成因,不過市民顯然「唔收貨」,其後抗爭運動繼續。眼見香港局勢持續動盪,Balian坦言此刻心情相當複雜,他雖然樂見民眾覺醒,但也心痛事件對香港和港人造成的影響。他希望事件最好得到和平解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