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光復戰」系列】區會選戰決定過十億政治薪津去向 兵家必爭影響明年立法會選舉

2019-11-2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徐子見(左)認為建制派過往於社區事務上有優勢;而許智峯(右)認為建制派長期壟斷議席,瓜分大部分資源,較具能力動用「蛇齋餅糉」籠絡選民。(徐子見、許智峯臉書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徐子見(左)認為建制派過往於社區事務上有優勢;而許智峯(右)認為建制派長期壟斷議席,瓜分大部分資源,較具能力動用「蛇齋餅糉」籠絡選民。(徐子見、許智峯臉書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區選「光復戰」系列】區會選戰決定過十億政治薪津去向 兵家必爭影響明年立法會選舉

在香港,反修例風波引發踢走保皇黨的氛圍下,建制派除了擔心在今屆區選失去議席及議會主導權,亦可能影響其後立法會的議席和無法參與選特首,更重要是區議員的薪津和可動用經費開支,都是建制派「蛇齋餅糉」選舉工程的經濟命脈,保守估計,現屆建制力量所得涉款高達12億元,若這塊「肥豬肉」隨著建制失去席位而落在民主派手上,又能否幫助民主派擴展勢力及吸納新血呢?(覃曉言、李智智 報道)

新一屆區議會選舉將直選出452名議員,每個議席均涉及公共資源。本台以現屆區議員的薪酬、可用開支和雜費津貼等來推算,每位議員每月薪酬為32,150元;可獲約4.1萬元實報實銷營運開支津貼,租用辦事處及聘用職員等;另有5,690元雜項津貼;以及每年約3.4萬元醫療津貼。而歷時4年的整屆任期,可獲1萬元外訪津貼,並可獲15%、23萬約滿酬金。

若將所有金額加起來,每名區議員在4年任期的薪津總額超過420萬元,平均每年涉款逾百萬元,而區議會主席的薪津更高,整個任期可獲500多萬元。以建制派現屆有293個民選議席、並以一般區議員的薪津計算,建制現屆共瓜分了約12.4億元的薪津資源,而民主派只有120席,所得涉款約5.1億元,即建制所得資源是民主派的兩倍多。

至於新一屆區議員(即2020至2023年任期)薪津將獲調高,根據民政事務局及民政事務總署今年初向立法會提交文件顯示,區議員酬金將調高5.6%,增至至33,950元;增設非實報實銷交通津貼每月2000元,併合雜項開支津貼發放;而實報實銷營運開支津貼增至44,816元;新任區議員開設辦事處津貼,亦由每屆10萬元增至12萬元,連任區議員開設辦事處津貼上限亦增至7.2萬元。

換言之,若今屆區選由民主派以過半數姿態翻盤,假設民主派取得250個民選議席,每位區議員的新增薪津總額為整屆可獲約460萬元,即民主派新一屆所得薪津涉款約11.5億元,較上屆所得資源增加一倍多。

但這筆巨額資源,足夠讓民主派仿效建制力量集合來推動民主發展嗎?本台訪問了現屆民主派及無政黨的獨立區議員,都覺得難與建制力量比較。

其中民主黨中西區區議員兼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稱,建制派長期壟斷議席,瓜分大部分資源,較具能力動用「蛇齋餅糉」籠絡選民,而過去不少地區確實動用數以千萬元資源,用於蛇齋餅糉和節慶活動。

許智峯說:我自己覺得(蛇齋餅糉)只買到那刻開心,對社區不是有很多養分,很多社區很深刻問題解決不了,所以我過去在我的區議會中,我是少數派,我都極力指出一個問題,浪費很多錢、飲飲食食,有很多社會結構性問題,不如花些錢聘請專業的顧問公司,做地區的顧問研究,關於地區政策。

許智峯又稱,若泛民能於今次選舉大舉翻盤,將大大增強資源實力,減少推行社區服務的成本壓力,加強鄰區資源整合分配,多作社會議題的研究,如聘請顧問公司解決區內非法泊車問題,另多辦醫療講座和社區教育等。

許智峯說:中環是全港最貴租地區,我用了四分之一以上作租金,大家都可以想像我們可用多少錢聘請人手。每個議員獲得政府津貼額是固定,我們贏多幾個(議席),對每人來說都一樣,但如果有同理念的人一起,在鄰區或者區議會上我們是主導的話,我們將這些資源整合會更好,過往都有說,如果民主派做主席,(主席)會有多些薪津,不論是他的薪酬和津貼都多些,整份拿出來讓整個區一起用,做好些諮詢和教育。條例上為何主席會多些薪津,因為他多些節慶和酬酢、紅事白事,那些都是可節省的費用。

他又指出,若泛民得票增加,有助增撥資源推動民主運動,當中包括招聘和培育高質素的政治新血,推廣民主教育,以及提升社運參與度。

許智峯說:在民主派的辦事處,聘請一名沒有經驗的新人,很多辦事處都是停留在花費10,000至12,000元之間,遠遠低於市場聘請新人的起薪點,難以吸引優秀人才。往往民主黨的形態,只著重社區開始做起,只著重服務,令社運投身不足,若多些資源,可聘請多一個人專職負責政治組織的工作。如除了民陣舉辦的大型集會,我們可否主動邀請民陣以外社運團體,置富組織和基金會合作舉辦活動。

以獨立素人當選的東區(漁灣)區議員徐子見亦認為,建制派過往於社區事務上有優勢,除了由於資源充裕外,亦因懂得動員組織行動,以加強號召力和影響力。

徐子見說:有些建制派議員不是懶惰的,真是做事的,他們有一個優點就是集合一群人工作,不會各自為政,我想這會是民主派的議員做不到那個效果,就是我們太分散了,但是他們可能一班人去進行,他們想出來的構思會比我們多,這方面我們要想方法解決。

他又指出,因每位議員獲得政府津貼金額固定,薪津增加對其這類「自力更生」的區議員而言,影響只限於減少支出壓力。

徐子見說:視乎在哪一區,每月可動用的實報實銷數字大約是四萬元,包括租金、聘請員工、燈油火蠟、印單張和宣傳費用,如果議員不幸在中產區、私樓地方,他租用一間辦事處,兩萬元就沒有了,很痛苦,我們公屋區好些,我的辦事處6,600元,我就可以僱用1.5人,很慘的,民主派請的議助12,000、13,000元,很不合理數字,例如我聘請的朋友是註冊社工,我沒可能出價12,000、13,000元。

他續說,開支雜費不夠敷用,只好在宣傳方面減省開支,例如擺街站的易拉架,用了兩年多才捨得丟棄,幸好他在基層地區服務,街坊不太介意這些「門面」。若是在太古城等較高尚住宅區服務,以他使用每幅只需50至100元的橫額,有可能會被批評「寒酸」,因該些選區的候選人都使用貴價數倍的超高清橫額。

理工大學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指出,即使民主派今次以大比數壓倒建制派,這些議員薪津金額,相信不足以讓他們湊在一起,仿效建制以蛇齋餅糉與選民加深連繫,因為建制派每年所得捐款及其他收益多不勝數,財力懸殊。

鍾劍華說:他們(民主派)比較難的,建制除了薪津之外,還有很多錢(捐款)的,好像民建聯有很多錢僱用一班幹事,但民主派便沒有這個條件,因為捐款少。第一、他們議員要出糧,亦要付薪水予議員助理,還有很多其他開支需要計算,並要上繳予政黨,如要將該筆錢湊在一起支付「蛇齋餅糉」,相信不太可能,若在實報實銷部分,動用一些活動經費就可以,但若薪津的一部分這樣拿出來做(蛇齋餅糉),他們(民主派)未必可以。

鍾劍華續稱,民主派的作風與建制力量不一樣,過去很多時是各有各做,未必所有人都願恴將經費集合使用,他認為用作擴展勢力較難,反而可以著重培育新血,推動民主發展。

中西區中環選區候選人包括許智峯及黃鐘蔚;東區漁灣選區候選人有徐子見、劉堅、蔡翠雲及胡健南。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