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界秋後算帳「未審先判」 有形無形壓力俱在老師透不過氣

2020-01-1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教育界遭秋後算帳,老師壓力透不過氣批評未審先判。(張展豪 攝)
教育界遭秋後算帳,老師壓力透不過氣批評未審先判。(張展豪 攝)

香港教育界秋後算帳「未審先判」 有形無形壓力俱在老師透不過氣

就香港「反送中」運動,教師有否參與及在校內的表現一直備受關注,至今已有80多名老師被捕,當中更有老師未完成法庭審訊就被停職。香港教育局更多次表示,教師若涉及刑事或不當行為,學校可著令教師停職。局長楊潤雄更發表「DQ」校長言論,有老師坦言現時教育界彌漫一種白色恐怖,外界形容現在開始進入秋後算帳的階段。(文海欣 報道)

香港教育局多番高調批評近月涉及教師失德及違法行為、又指政府可取消校長資格等、通識科更成為需被修改內容的目標之一。另外更有團體多次向教育局發信,針對個別老師之言論;不少老師亦被停職。另外,至今已有約80名教師及教學助理被捕、並有123名教師被投訴,大部份涉及「散播仇恨言論」、「挑釁行為」及「發布不適合教材」。亦有兩名官校教師涉及在網絡發表「不當言論」,目前已被調離教席。教師恐被以言入罪,政府有製造白色恐怖,打壓之疑,坊間形容如同「大清算」。

記者了解過現時教育界的情況,任教中學通識科的V老師(化名)接受訪問時,他笑說自己作為老師,現在竟然也要蒙面才能受訪,原因就是因為白色恐怖、社會壓力,令他擔心被人認出來後會受到責罰。他坦言,在學校工作壓力比以往大,校長會經常提醒同事要保持中立。他擔心因言行被秋後算帳,因而會進行自我審查。

V老師說:其實有形、無形「壓力」都有。(張展豪 攝)
V老師說:其實有形、無形「壓力」都有。(張展豪 攝)

V老師說:其實有形、無形(壓力)都有。無形就像剛才所說,自己提醒自己、有一個自我審查。有形的壓力就是,總會在學校碰到校長,或他會在我上堂時巡堂,這種情況又算不算是壓力呢?其實因人而異,但對我來說是有的。(我)和同學討論到社會事件時,經常都會提出一些免責聲明,例如說這些東西是在報紙或新聞上留意到,不是個人經歷亦不代表本人立場。亦經常要提醒同學,資訊有不同角度及立場,我提出的只是其中一個。現在的提醒不單純是學術上的提醒,壓力驅使我要多說、多提。

除了老師的言行,學校的教材亦受關注,特別是通識科的教學內容。V老師表示,寧願自我審查也不能禁聲,任教通識科的他表示科目上有一些課題例如「今日香港」,會說到法治及公民社會,當中難以不談及社會議題。雖然目前教育局未有特意修改課程,因為現時對教材上的準備仍是初步階段,但他相信將來必然會更改。V老師續提到,現時運用校本剪裁(即校方自行制定)的課題其實是一個壓力風險,當教育局認為這些課題或教材有偏頗,其實很難定義。V老師相信眾多老師最終只會用官方或者出版社所提供的教材,因為風險最低。

另一位受訪的香港小學老師力老師(化名),剛於本年退休、曾任教宗教倫理科,他憶述「反送中」初期,適逢學校考試及大家未掌握事件,校內基本未有熱烈討論事件。直至6月12日立法會外爆發衝突,當日教員室內的老師都放下手上工作,專注看電視機報道,並對政府不聞不問的態度感到嘩然,但當時他們在校內仍能作出討論。

力老師指出直至7月、8月時,事件在學校亦正式發酵、升溫,因為9月便開學,大家都關注學生的罷課活動。香港教育局當時不論口傳或用其他方式,已經下達「不能讓學生參與有關反送中行動」的訊息給學校,並要求校方多留意學生。力老師指當時學校高層不停開會商討對策,校內的壓力亦續漸上升。不過直至開學,力老師的學校最終亦有設置「連儂牆」,讓同學記名寫上自己的想法。

讓力老師意外的是,反而在「連儂牆」看到學生不同的觀點,不單純是「黃藍之分」(支持示威者 / 支持政府),力老師表示非常欣賞學生有自己的思考,他認為給予平台學生發表意見,反而令他們能夠從多角度去了解事情。

雖然力老師任教的學校相對地算是風平浪靜,未有發生衝突事件,不過,力老師作為教育界的一份子,對教育界現時面對的排戰、打壓亦非常感觸。現時不但教師言行操守被注視,教育界亦有約80名教師及教學助理被捕,教育局早前更促學校將涉及「嚴重違法事件而被捕」的教師立即停職。然而被捕老師至今仍未被定罪或控告,令人質疑教育局是否未審先判。力老師對一班被捕老師感到可惜,認為不應未定老師罪便將其停職。他質疑現時老師被捕,仍未知道被控何罪就已經收到教育局的警告信,甚至說要停職解僱是不合理,更形容此舉就像文革式打壓手法。

力老師說:未審先判是香港法治最大的危機。(張展豪 攝)
力老師說:未審先判是香港法治最大的危機。(張展豪 攝)

力老師說:未審先判是香港法治最大的危機,你根本現在所用的方法,就是文革時期式的審判方法。你還要法庭幹甚麼?找法官審甚麼?現在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更說,有老師參與(社會)運動,先不論他當時是在甚麼情況下被捕,究竟是非法集會、施行暴力、搶東西還是甚麼?甚麼也不知道就說要解僱你或停職。10隻手指有長短,誰敢說自己沒有做錯過。你楊潤雄敢不敢說自己沒有做錯過?有我便解僱你!

V老師就批評「未審先判」的做法不理想,令市民觀感認為處理老師與警察的問題相當不同,他批評例如有交通警駕車撞向人群,所面臨的只是休假幾天,然而老師被投訴已經可能面臨停職,是不公平的對待。V老師續指,警方現時濫捕嚴重,亦令仍任教學生的他擔心上街遊行所面對的風險。

V老師說:擔心是有的,因為你不知道何時會被捕。現在警察濫暴的情況相當嚴重,你不知道何時會被捕,亦不知道你所參與的遊行何時會被定義為非法集會。

另一方面,兩位老師談及至12月,逾2380名學生於今次「反送中」被捕、以及中大、理大事件時,他們都感到痛心,亦坦言自己都有認識的學生被捕。然而一旦進入法律程序,學校、老師的支援都相當有限,令他們都大感無助。不過最令他們意外的是,社會上竟然有聲音指「一眾教育工作者彷彿成為了青年上街抗爭的始作俑者」,力老師表示相信香港的教育工作者並不會希望教壞學生。

力老師說:我絕對相信香港的教育工作者,沒有一個會教壞學生,或者說他們入行時是希望教壞學生。無疑問我們作為老師,應該時刻提醒、警醒自己的言行應該怎樣,這個我同意。但不要一枝竹篙打一船人,不要如此快下結論「因為老師這樣,所以學生就會這樣」。那麼現在香港不好,便是政府的事?如果用回這個邏輯。

V老師則認為,這種說法不妥,未免高估了教師的影響力。他反問半年前,很多學生有沉迷打機等不良的生活習慣,老師仍在想方設法教導學生改善良好的生活習慣,然而短短半年後卻把矛頭指血老師、學校,V老師認為這十分荒謬。

另外,除了老師面臨龐大壓力,校長作為學校管理層亦不能幸免。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於12月尾接受內地傳媒訪問,稱局方如知道學校、校長的態度和立場可能「有問題」,便會從管理角度處理,如認為校長已不能勝任,可取消其校長資格。此番言論同樣引起教育界嘩然,批評其擴大白色恐怖。

作為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會長、前中學校長黃均瑜,則認為楊潤雄在此敏感時刻說這番話,是不合時宜,但此舉的確是教育局的權力範圍。對於校長是否真的能夠管制教師下班後的言行,他認為學校是需要對老師作出評估,因為老師不適當的行為都會影響學校、學生,作為校長不能坐視不理。

黃均瑜說:(楊潤雄解僱校長言論)只是事實的陳述,當然你說在這個時候說這番話,我認為是不合時宜。這半年來,學校都飽受政治衝擊,老師校長都很辛苦才把校園平靜下來,都是從重重壓力下取得。此時再說這番話,或多或少也增添了大家的壓力,但會大到去白色恐怖的程度?我覺得是誇大其辭。

面對外界有人批評學生上街抗爭的「始作俑者」是教育界,黃均瑜表示絕不同意此說法,他相信絕大多數教育工作者都會謹守崗位,並不會呼籲學生上街。對老師而言,不論政治理念如何,學生的安全是首位。在學校亦不應有「黃藍之分」,大家能談論自己的觀點但不涉及仇恨、暴力等。

另一教育界代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教育界議員葉建源稱,教育局多番言論為教育界帶來一種恐懼,教育工作者擔心其言行會致工作不保。問到相關學校情況,例如在教材上有否受到壓制,葉建源稱確有此事。

葉建源說:教育局認為有些教材不當,當他指出後,學校方面、大家當然會擔心。現在給大家的感覺就是風聲鶴唳。教材(更改)主要是老師採用的一些工作紙,或是學校自己所使用的一些教材,暫時未涉及到教科書。

葉建源續指,教協會成立訴訟及緊急援助基金,為「反送中」事件中受影響的教師提供法律援助及緊急經濟援助,因為現時很多老師正面對投訴,後果可以相當嚴重,例如被除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