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李焕君华府“奇幻漂流”(视频)

2015-04-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焕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记者何山的采访。(粤语部何山拍摄)
李焕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记者何山的采访。(粤语部何山拍摄)

访民李焕君华府“奇幻漂流”

北京的拆迁户、新公民运动的维权人士李焕君(女),放下北京的孩子,来到美国华府﹐在中国大使馆 “上访” 近两个月。她租住人家的地库﹐两个月来,没有吃过一餐似样的晚餐,目的只有一个--誓要讨回公道。在华府的 “漂流”,是跟自己过不去?是偏执?还是被黑监狱折磨,得了病却不知呢?记者同李焕君倾过。(何山报道)

李焕君做过幼稚园老师,是单亲妈妈,踏入不惑之年,她在2015年来到华府。她说,不是要过好日子,因为背负住整个家人、村与村民的期望,要向北京市丰台区政府,讨回失地农民的应得。

李焕君说,她是行动派。 “只想、天天想,不去做,我这个人,就是只做不想!"问她在华府还要维权多久?她答,当初连出不出了国门都未知。 “我当时只是想,我上得了飞机吗? "

是性格决定了命运?她说,“ 我觉得是性格与脾气,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

连孩子都放下,值得吗?来美国的决定,是否一如当年未婚生子一样意气用事呢?她说: “我父母非常支持我,全村委,都知道是不公平的事。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既然单亲妈妈比原来的更幸福,我妈是很开通的。"

她指,有今日,她是为势所逼。 “是当地政府把我逼成这样,等于是我的老师,一直把我教育成现在这样。"因此并无后悔,不做才后悔。 “我就认为,我走的是正路。你不走怎知是活路还是死路 ?不走也许将来会后悔。”

华府的生活,衣、吃、住、行,一点都不轻松。记者问她,两个月内,有吃过像样的一餐饭吗? “没有,就前两天,他们住的房子包饺子,叫我过去,我们一起吃了一顿饺子,很好吃!"

究竟,公道何价?当地政府要赔多少呢?她说,北京永久产权的家业,100多平方米地。赔多少要与政府坐下来谈。李焕君说: “就是两个选择,要不说找个工作,比较宽裕的生活,但会影响我现在的维权。知道我们村有走的人,现在(政府)开价是这整数。”

其实日日在中国驻美大使馆门前的上访中国访民也有数人,有的已经坚持了200多日。华府与北京信访办的访民人数相比,是差天共地,中方照样也没有回应。

李焕君说: “都是去使馆抗议,周末在教会。中国人的教会做一些活动,过来的目的就是抗议北京市丰台区当地政府,不是监狱就是黑监狱,等于是无奈的情况下过来的。”

她说,使馆的人,第一次见面还好,知道她身份后就….

李焕君说:  “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去,会碰到其它的访民。他们也是每一天都会去,就是一封信的事,这么冤的人,吃了好多苦的人,好不容易来到这里,他要我去找其他的部门。天下乌鸦一般黑,第一天去的时候有跟我接触,出来了一个男同志与女同志,聊了几十分钟,他说接不了信。十多天过去了,也没有人接我的信。”

有时,大使馆打电话给警察报警。李焕君继续说: “ 昨天,已经是第九天去中国大使馆抗议,中国面孔的是不理我的。他们有的时候见我们在,就不走大门,走旁边的小门。”

无期的上访,在北京发生过,还要坚持在美国继续下去吗? 李焕君说,这里她维权不用担惊受怕,更不会被关监狱,就是要做落去,望水滴石穿。

李焕君说: “到三号两个月了,我现在也在想,因为除了父母接济,没有别的办法,我也希望…不想是留学生式的,花这么多。”

美漂何其容易,能撑多久呢? “我只是租了一个几百块钱的地下室,然后吃、用,比较简单。一些衣物是从国内带过来的。”

没有车代步,一日来回地铁站步行要60分钟,寒冷的冬天算是捱过去了。生计问题也接踵而来。“从我这到中国大使馆,坐地铁有八、九站。下了地铁,到住处要30、40分钟。就是这样走,有的时候省点公交,就是走的。都是走的,认认路,坐地铁,一些交通工具,坐地铁也挺贵的,所以我现在有的时候也想哭,怎办?"

40岁人了,面谈时李焕君仍一面笑容,倒是隔著电话,反而听到点点想哭的声音。 “现在非常矛盾,现在语言不通,在附近找工作非常难。相办法先把身份办下来,先办到绿卡最好。”

她说,不相信中国政府不给她回国,倒是回去之后,监狱会向她招手。 “(签证) 应该是半年,半年后是8月分到期,如果先办下身份,就先不回去。我这种情况回去,监狱也在向我招手。”

曾经三进三出牢狱,是否改变了她的一生呢? 李焕君说: “ 被行政拘留过两次,第一次是五天,出来后家没有了;第二次七天,回去(地里)搭帐篷;第三次是官员财产公示,要求平权,关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牢狱关得了身体,关不了愿意,更磨励了意志,似乎对她更为实用。李焕君笑说: “所有重大案件都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我被关的屋里,有杀人犯、大毒犯,跟这些人在一起,我都觉得,我有这么重要吗?”

笑,其实有泪。她承认自己有些偏执,但做幼稚园老师时非也。李焕君说 : “有的人就是说我偏执,但是我觉得我是执著,并不是偏执。我只是说,面对邪恶、不公平的事情,我只是争取我自己的权利。原来是小事的时候,都是得过且过,跟同事吃了亏,我也不言。我觉得太不公平了,咱们每个人建立一个家是不容易的,这样被欺负的人还多次被关。”

当记者提到,偏执是否牢狱积怨下来的心理病呢?李焕君忍不住了,她说: “在黑监狱里,被他们打,被他们骂,被他们男同志经常搜身,更激励我不向他们低头,面对这样不公平的事,太过份了! ”

来到美国,可以有新生活,与中共政府过不去,是否也在跟自己过不去呢? 李焕君说: “总是在眼前,心里真的怕,有那种恐惧,就是在心里已经挥之不去了,我也说不清楚,是不是心理疾病,我觉得这辈子可能会跟我一起走下去吧。”

华府的“奇幻漂流”何时完?有兴建的听众朋友,中国驻美大使馆,就位于: 3505 International Pl NW, 办理签证的时候,你愿意与门外的这些大陆访民,交谈一下吗?我是何山,下次节目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