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香港与台湾在中国民主路上的角色

诺贝尔和平奖明天将于挪威奥斯陆进行,中国政府纵然以极罕有的做法包括多次透过政府发言人反击委员会的决定,及匆匆藉民间名义在颁奖礼前举行孔子奖以抗衡诺贝尔和平奖的认受奖,但是,香港的民间力量并未为此而畏缩恐惧,明天晚上更会安排烛光晚会,现场直播典礼的颁奖仪式。今天请来嘉宾就是安排晚会的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讲讲明天晚会的目的,此外,更谈谈他如何看待孔子奖的出现,及香港与台湾未来在中国的民主发展路途上,是否可担当一角。

2010.12.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问:明天的烛光晚会的目的会是什么?

答:烛光晚会的目的,一方面是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另方面,我们也望结集香港的市民继续有聚会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及其他良心犯,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及民主的发展。

问:将会有谁出席?司徒华会否出席?

答:华叔事实上好希望出席近期连串有关刘晓波获奖的活动,包括十二月十日的晚会。不过,我们最近目睹他的身体状况是需要多一点时间进行治疗及休养,所以,我们相信华叔未必会出席。

十二月十日晚上的烛光晚会,我们希望能透过网上直播挪威奥斯陆的颁奖礼。我们虽然在香港,但是,我们希望来到晚会的人可透过直播看到颁奖礼的情况,以示对刘晓波及其亲人的关注及祝贺。

问:华叔又会否准备了一些心声在晚会上透过你们宣读?

答:自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宣读后,华叔期后在民主党的党庆里也道出了自己的感受。我记得他除了祝贺刘晓波外,亦认为这是全中国的人民,更透过刘晓波的事情令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的人权等。

我们在这段时间没有特别想过要打扰华叔,著他要想什么特别的讯息,我们相信华叔的看法跟我们一样,非常希望刘晓波的获奖事情里,推动更多香港人及中国人关注中国的人权及一起争取刘晓波及其他良心犯的尽早获释。

问:安排是次晚会,香港政府尤其是警方有否给予特别阻挠?

答:暂时没有因为我们的晚会较游行来说简单;再者,我们处理这些晚会也有相当的经验。我当然不希望警方如周日那次的游行出动大量警察。我们其实觉得这样是浪费警力,亦对游行集会简接地进行威吓。

我们希望警方包括由香港支联会过去一直安排的活动都是和平进行。我们亦相信十二月十日的晚会亦会在和平的环境下顺利完成,希望香港警方做好促进市民的和平集会而并非利用警力作出阻挠。

问:警方派出大量人手是否跟你们过去一直针对中国中央政府施政方针出现问题而致?

答:近一年左右,警方目睹我们若前赴中联办进行请愿示威时,警方是特别增强警力及作出很多阻挠。在这点上,我们觉得警方是过份兼且无理。其实中联办作为中央的机构,它本身有责任听取中国公民的一些诉求,当中包括不同的声音,因此,警方用大量人手保护中联办对以和平手法进行的集会示威游行,是一项不必要的干扰。

问:有否思量香港警方过去派出大量的人手是因为受到中央政府的压力或是自己进行自我审查而致?

答:他们内部基于什么原因,我们则不甚了了。但是,我的感觉是至低限度,中联办给了特区政府压力及香港的警方著他们增加人手保护或包围中联办,以致示威人士无法再如过去般可以到中联办门口的铁闸挂起示威物品。当然,香港警方亦可能以其是中央驻港机构,因而有这政治原因而加倍保护。

问:自从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公布得奖者是刘晓波后,中央政府直至今天作出连番反击,你们怎样解读这表现?

答:我觉得中国政府的反击是再一次赤裸显示,中国政府不尊重国际社会对保障基本人权的已有共识。诺贝尔和平奖多年来都是以推动和平,这和平的意思亦是很广,尤其是促请人类的福祉,这包括推动一个国家人权的改善,民主的进步,这才是长远促进一个国家的和平,这是很重要的因素。

我们过去目睹不少包括曾经甚至现在的异见人士如昂山素姬是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也包括南非的曼德拉,所以,今次刘晓波获奖其实完全不奇怪,只可惜,中国政府不认真看国际尊重人权的趋势,相反,跟一个国际的普世价值为敌,利用自己在经济上成为大国的位置及力量,对诺贝尔委员会及其他国家代表参与典礼作出阻挠,我们是感到非常愤怒,并对中国政府倒行逆思感到非常失望。

问:怎看中方举办的孔子奖?

答:这絶对是一个令人觉得感到可悲又可笑的东西。可悲的是,他一方面欲藉此奖否定诺贝尔和平奖。曾听闻这个奖本是官方主办,但是,后来改为民间主办但是十分明显有官方色彩,并就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的前夕出现,兼且匆匆出现,这明显是中方以为这样可以做到抗衡,但其实真的是很可悲。

匆匆搞出一个这样的东西跟已有逾百年,兼获国际认同的诺贝尔奖进行抗衡,他以为这样可以做到一个效果,这令人感到可笑。

问:是次草率安排的孔子奖,背后是否都基于一个政治考量?

答:他肯定有政治考量,突然间出现,纵说不是抗衡诺贝尔和平奖,但是,即使一般的人都可以看得很清楚,中方是想抗衡,但是,我相信是无法抗衡的。

我们讲政治,其实,什么是政治呢?如果以孙中山先生之说谓“政治是众人的事”,所有的事都会是。我们亦不应不该因为政治是政治,而与以否定。最重要是,我们是否可以反映到一个现代或国际社会,人类共同应该尊重的价值即人权、自由及民主,这是普世的价值,这在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中也讲的,中国政府亦曾说过尊重及推祟《世界人权宣言》,所以,推动人权、自由及民主,中国是不应该及不可以按任何理由而作出否定。

问:香港支联会一直争取中国民主,往后的角色会否更重要?

答:香港支联会的工作会继续,其实中国的民主及自由,归根究底,最重要的力量仍在内地包括民间社会、维权力量的发展,我们相信这些力量,不会因为短期的压制而沉寂,其实它们正在不同地方“落地开花”。我们相信这民间力量在未来的日子里将会越来越壮大,香港为继续坚守我们的位置,在香港我们仍可以公开进行各种合法争取中国民主的工作,我们是需要做好自己的本份。

我们也望藉这过程不独令更多香港人参与,亦令更多中国内地的同胞收到更多的讯息,尤其是两地的交流越来越多时,我们也望在此能长远推动中国的民主可以产生助力。

问:在这过程中,台湾又是否可担当重要的角色?

答:台湾可以亦都可以做更多的事,尤其是台湾该目睹中国的民主进步对台湾的长远发展是有正面的作用,所以,台湾亦该从各方面包括公开或与官方的交往过程,更该要维护及捍卫人权、自由及民主的价值,亦该就中国内地侵犯人权的事作出讉责的声音,这才对整个国际社会的价值维护,长远而言亦是对台湾的利益的维护。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