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少数民族屡遭打压 牧民、宗教领袖被严控

2016-03-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6年3月9日,乌拉特中旗甘其毛都镇牧民现场拍摄的被开矿破坏的草场,矿山使用的化学制剂还导致草原植被枯死。(图片来源:当地牧民)
2016年3月9日,乌拉特中旗甘其毛都镇牧民现场拍摄的被开矿破坏的草场,矿山使用的化学制剂还导致草原植被枯死。(图片来源:当地牧民)

中国政府对宗教界及少数民族团体的打压日渐严重,近日曾先后多次维权示威的内蒙古牧民,在全国两会召开前,更受到当局强力维稳,目前仍有四名牧民被拘留。而被当局视为统战对象、多年来和官方保持和睦关系的宗教领袖,包括甘肃省温和派伊斯兰教领袖阿訇马军,也成为严控对象。(黄小山/ 戴维森 报道)

内蒙民权领袖哈达的妻子新娜告诉本台记者,当局此次打压蒙古族维权人士,曾多次出动持枪武警在深夜抓人。因为牧民的强烈反对,并准备再次抗议,当局才将刚于周二(8日)拘留的女牧民托雅放出来,但深夜被抓走的孟克还被拘留。

新娜表示,牧民新一波维权的原因之一,是官方一直拖欠牧民的禁牧补助款。同时,权力人士官商勾结,在当地大肆圈地开矿,对草场造成严重的破坏。

她说:把草场给禁牧了嘛,他们每年考禁牧款活呢,很可怜的。多年拖欠,年就过不上,实在不行了才去走上街头。乌拉特地区为什么这么激烈呢?因为乌拉特地区草场侵占情况比别处地方严重。乌拉特地区出金矿,地下资源比较丰富,所以这些利益集团就不断地勾结起来占牧民草场捞钱。早期不懂,给一点钱就骗,过一阵就把草场给流转了,就成人家的了。挖完矿就走人,整个的草场就破坏了。问题在这儿,整个领导都在里面有干股(不出钱占股份)。

当地维权牧民阿红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有4个人被关押,3月8日妇女节当天被抓的牧民托雅和她仅5岁的孩子,虽然已被释放,但仍受到强力维稳,寸步难行。

她说:抓走的现在是前前后后有四个,(还有)被抓不到48小时的20多个人是当天放出。托雅是8号抓的,她的孩子才4、5岁,昨天晚上放出来了。正在被拘留的是4个。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啊,公安局把手机没收了,电话也听不了。哎,一句话,难,寸步难行。维稳的也厉害,公安局对我们牧民施加压力也大。

阿红还表示,一些身体好的维权牧民被抓捕后挨打,春节前被抓的牧民被打致重伤后,已经在呼和浩特住院并两次开刀,现在情况依然很差。当地为了控制牧民,除了当地官员,武警和特警都出动了。

她说:我们上访的要是身体好一点的,拘留了以后还打。去年腊月把一个叫敖图的拘留了以后,把人家打得在呼(和浩特)市还住院啦,做了两次手术,现在病情还不行。我们岁数大一点的,身体不好的,他们就派下来人跟著,一步也不离。7号那天我想去呼市,我上车时候人家强行把我从车上拉下来。不要说去北京了,现在呼和浩特也去不了啊,可以说是全部出动了,武警部队,特警部队都出动了。

近日内蒙牧民的维权行动,是去年草场维权事件的延续。去年内蒙各地牧民发起向自治区书记王君陈情受阻后,今年春节过后,乌拉特中旗即再度拉开维权序幕。

内蒙古巴彦卓尔公安局拒绝回应牧民维权遭抓捕的事情。该公安局公开电话值班人士称,他们是直接对公安厅的值班电话,不知道牧民被抓的情况,不知道记者所说的是什么事。同时,他拒绝透露具体的经办部门电话。

另据中穆网论坛资讯显示,甘肃省温和派伊斯兰教领袖阿訇马军,去年11月遭新疆和甘肃警方联手抓捕。其被抓的原因,是他在兰州市给大学生讲课,其中包括有新疆维族学生,其后被当局指活动含有宗教极端内容。

甘肃知情人在网上披露,新疆柯平县警方来到兰州与公安局反恐支队合作,在街上将马军抓捕,然后转交新疆警方处理,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但后来在国家宗教局和统战部的协调下,马军被移交兰州方面释放。

据来自中国的回族异议人士古懿称,马军虽然获释,但受压的状况依然持续。在此前,穆斯林学生低调地组织一些课外的学习班,和当地政府一直相安无事。同时,马军本身是被统战的宗教人士,还担任过甘肃穆斯林赴沙特朝觐团的负责人,并接受官媒的采访,但也遭打压。

他说:新华社的记者在2015年斋月的时候,还对马军进行过专访。应该说是属于一个重点统战对象,或是被列为重点宣传的人物。后来,听说是国家宗教局和统战部介入,关了27天放出来了,但是呢,他们打成了一个妥协,就是马军要承认自己在清真寺以外宣教呢,是不对的。虽然人出来了,但是他现在,至少在当时刚出来的时候,他不敢接受外媒的采访。也不敢就是说让这个事情继续发酵下去。马军当时被镇压,他的背景有两个,1个是新疆的反恐是草木皆兵。然后呢,对于维族来讲,任何宗教活动都可以被作为镇压的理由。

古懿还透露,安徽合肥也曝出中国伊斯兰协会副会长,在召集几个清真寺人员进行常规的工作会议时,也遭当地警方调查。中国官方对宗教界,即使是统战的宗教人士仍不信任。

他说:安徽合肥一清真寺的阿訇,然后还是中伊协的副会长,应该属于高级统战物件。但是呢,他刚刚到合肥来,兼任这个阿訇,在他已经是副会长的情况下,他们合肥地区的7、8个清真寺的阿訇,一起到乡下的南岗镇开了一个会,讲那个政府工作怎么做,第二天,合肥市公安局的人就上门来调查,你们到底是在做什么。

马军是甘肃省兰州市回族人, 现年44岁,大学学历,兰州市城关区新关清真寺教长及兰州市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

中国资深媒体人透露,在中国社会的管控模式中,民族、宗教、大学,都属于几大敏感区域。执法部门和媒体报导,都对此有一定的禁区。这也是中共统战策略的需要。但在近年来,在维稳思路和迅速膨胀的警权下,这种统战保护因素也在迅速消失,继温和派改良人士遭遇打压之后,一些曾经和官方保持一致的民族或宗教人士,也被以种种理由成为被打压的对象。

另外,据藏区人士表示,上周,四川藏区和印度都出现藏人以自焚抗议中共的统治,当局对藏区的维稳再度进入敏感期。在正在进行的两会中,西藏代表团被授意集体佩戴党领袖的头像章,以显示西藏地方政府对中共当局的忠诚。但这种做法遭民间舆论的猛烈抨击,中国官方随后下令禁止媒体报导西藏代表团佩戴领袖像章一事。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