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少數民族屢遭打壓 牧民、宗教領袖被嚴控

2016-03-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6年3月9日,烏拉特中旗甘其毛都鎮牧民現場拍攝的被開礦破壞的草場,礦山使用的化學制劑還導致草原植被枯死。(圖片來源:當地牧民)
2016年3月9日,烏拉特中旗甘其毛都鎮牧民現場拍攝的被開礦破壞的草場,礦山使用的化學制劑還導致草原植被枯死。(圖片來源:當地牧民)

中國政府對宗教界及少數民族團體的打壓日漸嚴重,近日曾先後多次維權示威的內蒙古牧民,在全國兩會召開前,更受到當局強力維穩,目前仍有四名牧民被拘留。而被當局視為統戰對象、多年來和官方保持和睦關係的宗教領袖,包括甘肅省溫和派伊斯蘭教領袖阿訇馬軍,也成為嚴控對象。(黃小山/ 戴維森 報道)

內蒙民權領袖哈達的妻子新娜告訴本台記者,當局此次打壓蒙古族維權人士,曾多次出動持槍武警在深夜抓人。因為牧民的強烈反對,並準備再次抗議,當局才將剛於周二(8日)拘留的女牧民托雅放出來,但深夜被抓走的孟克還被拘留。

新娜表示,牧民新一波維權的原因之一,是官方一直拖欠牧民的禁牧補助款。同時,權力人士官商勾結,在當地大肆圈地開礦,對草場造成嚴重的破壞。

她說:把草場給禁牧了嘛,他們每年考禁牧款活呢,很可憐的。多年拖欠,年就過不上,實在不行了才去走上街頭。烏拉特地區為什麼這麼激烈呢?因為烏拉特地區草場侵佔情況比別處地方嚴重。烏拉特地區出金礦,地下資源比較豐富,所以這些利益集團就不斷地勾結起來占牧民草場撈錢。早期不懂,給一點錢就騙,過一陣就把草場給流轉了,就成人家的了。挖完礦就走人,整個的草場就破壞了。問題在這兒,整個領導都在裏面有幹股(不出錢占股份)。

當地維權牧民阿紅表示,到目前為止,還有4個人被關押,3月8日婦女節當天被抓的牧民托雅和她僅5歲的孩子,雖然已被釋放,但仍受到強力維穩,寸步難行。

她說:抓走的現在是前前後後有四個,(還有)被抓不到48小時的20多個人是當天放出。托雅是8號抓的,她的孩子才4、5歲,昨天晚上放出來了。正在被拘留的是4個。現在什麼情況都不知道啊,公安局把手機沒收了,電話也聽不了。哎,一句話,難,寸步難行。維穩的也厲害,公安局對我們牧民施加壓力也大。

阿紅還表示,一些身體好的維權牧民被抓捕後挨打,春節前被抓的牧民被打致重傷後,已經在呼和浩特住院並兩次開刀,現在情況依然很差。當地為了控制牧民,除了當地官員,武警和特警都出動了。

她說:我們上訪的要是身體好一點的,拘留了以後還打。去年臘月把一個叫敖圖的拘留了以後,把人家打得在呼(和浩特)市還住院啦,做了兩次手術,現在病情還不行。我們歲數大一點的,身體不好的,他們就派下來人跟著,一步也不離。7號那天我想去呼市,我上車時候人家強行把我從車上拉下來。不要說去北京了,現在呼和浩特也去不了啊,可以說是全部出動了,武警部隊,特警部隊都出動了。

近日內蒙牧民的維權行動,是去年草場維權事件的延續。去年內蒙各地牧民發起向自治區書記王君陳情受阻後,今年春節過後,烏拉特中旗即再度拉開維權序幕。

內蒙古巴彥卓爾公安局拒絕回應牧民維權遭抓捕的事情。該公安局公開電話值班人士稱,他們是直接對公安廳的值班電話,不知道牧民被抓的情況,不知道記者所說的是什麼事。同時,他拒絕透露具體的經辦部門電話。

另據中穆網論壇資訊顯示,甘肅省溫和派伊斯蘭教領袖阿訇馬軍,去年11月遭新疆和甘肅警方聯手抓捕。其被抓的原因,是他在蘭州市給大學生講課,其中包括有新疆維族學生,其後被當局指活動含有宗教極端內容。

甘肅知情人在網上披露,新疆柯平縣警方來到蘭州與公安局反恐支隊合作,在街上將馬軍抓捕,然後轉交新疆警方處理,罪名是擾亂社會治安。但後來在國家宗教局和統戰部的協調下,馬軍被移交蘭州方面釋放。

據來自中國的回族異議人士古懿稱,馬軍雖然獲釋,但受壓的狀況依然持續。在此前,穆斯林學生低調地組織一些課外的學習班,和當地政府一直相安無事。同時,馬軍本身是被統戰的宗教人士,還擔任過甘肅穆斯林赴沙特朝覲團的負責人,並接受官媒的採訪,但也遭打壓。

他說:新華社的記者在2015年齋月的時候,還對馬軍進行過專訪。應該說是屬於一個重點統戰對象,或是被列為重點宣傳的人物。後來,聽說是國家宗教局和統戰部介入,關了27天放出來了,但是呢,他們打成了一個妥協,就是馬軍要承認自己在清真寺以外宣教呢,是不對的。雖然人出來了,但是他現在,至少在當時剛出來的時候,他不敢接受外媒的採訪。也不敢就是說讓這個事情繼續發酵下去。馬軍當時被鎮壓,他的背景有兩個,1個是新疆的反恐是草木皆兵。然後呢,對於維族來講,任何宗教活動都可以被作為鎮壓的理由。

古懿還透露,安徽合肥也曝出中國伊斯蘭協會副會長,在召集幾個清真寺人員進行常規的工作會議時,也遭當地警方調查。中國官方對宗教界,即使是統戰的宗教人士仍不信任。

他說:安徽合肥一清真寺的阿訇,然後還是中伊協的副會長,應該屬於高級統戰物件。但是呢,他剛剛到合肥來,兼任這個阿訇,在他已經是副會長的情況下,他們合肥地區的7、8個清真寺的阿訇,一起到鄉下的南崗鎮開了一個會,講那個政府工作怎麼做,第二天,合肥市公安局的人就上門來調查,你們到底是在做什麼。

馬軍是甘肅省蘭州市回族人, 現年44歲,大學學歷,蘭州市城關區新關清真寺教長及蘭州市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

中國資深媒體人透露,在中國社會的管控模式中,民族、宗教、大學,都屬於幾大敏感區域。執法部門和媒體報導,都對此有一定的禁區。這也是中共統戰策略的需要。但在近年來,在維穩思路和迅速膨脹的警權下,這種統戰保護因素也在迅速消失,繼溫和派改良人士遭遇打壓之後,一些曾經和官方保持一致的民族或宗教人士,也被以種種理由成為被打壓的對象。

另外,據藏區人士表示,上周,四川藏區和印度都出現藏人以自焚抗議中共的統治,當局對藏區的維穩再度進入敏感期。在正在進行的兩會中,西藏代表團被授意集體佩戴党領袖的頭像章,以顯示西藏地方政府對中共當局的忠誠。但這種做法遭民間輿論的猛烈抨擊,中國官方隨後下令禁止媒體報導西藏代表團佩戴領袖像章一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