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環監控學生席捲校園 首批351個試點做「白老鼠」

2019-03-2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最後更新: 2:31 P.M. EDT  2019-3-20

中國監控民眾的對象,不僅限於異見人士及訪民,亦沒有年齡的界限。廣州市一間中學早前被揭發,要求學生佩帶具監控功能的智能手環。經本台調查發現,這種侵犯學生私隱的行為,已廣泛性在各省市學校推行,藉構建「智慧校園」及「教育大數據」之名,大規模蒐集學生的日常生活數據,連心跳及睡眠質素都要受到全天候監控。(覃曉言 報道)

本月初,廣東名校「廣雅中學」在網上公開招標,購買3500隻智能手環供學生佩戴,卻被發現該些手環具有GPS定位監控、記錄學生心跳率和步行等功能,還會將所記錄數據上傳至學校的雲平台,校方此項舉措引起爭議,包括收集數據的必要性、安全性,更有嚴重侵犯學生私隱的問題。

本台追查發現,「廣雅中學」要求學生佩帶智慧手環僅是冰山一角,在北京、廣州及浙江等省市的小學、中學、職業高校及大學,都有要求學生佩戴智能手環的措施,供應商來自內地多間科技公司。例如一間叫「銳捷」的科技公司,官網介紹使用智慧手環成功案例,包括有逾百年歷史的廣州市真光中學及河北省南宮市第一小學等。

本台曾致電向廣州市真光中學查詢,但該校職員聲稱需要得到荔灣區教育部門批准,才可接受媒體採訪,拒絕回應。

職員說:這邊採訪必須要經過這個荔灣區教育局批准才能接受採訪,你得聯繫我們的荔灣區教育局那邊的領導。

記者發現市面如「淘寶」等網絡平台,亦有售學生智慧手環,售價由200至1,000元人民幣。不過,根據相關科技公司的網頁介紹,學校採購的智能手環配合內置傳感器,以及在學校建設的網絡基站,功能強大多倍,以應付「走班制度」。

例如可準確監測學生出入校園的情況,提供學生考勤統計,若闖入「禁區」,會以秒速向家長及校方發出警告。

手環兼具消費功能,另可記錄運動數據和睡眠數據離線緩存等,以進行學生的健康和情緒管理、體育課輔助,如顯示並記錄學生步數、距離等;更可以進行課堂統計,監測及記錄學生的舉手次數、心跳頻率等信息,以分析學生的課堂活躍度。但有不少學校利用相關數據,用作評分及賞罰,顯示並非單純統計。

網絡工程師周曙光向本台稱,智能手環技術近年逾趨成熟,愈來愈多學校採用,透過手環紀錄學生定位、行走路線、心跳頻率和睡眠狀態,對學生進行二十四小時監控,並可根據該些數據,將學生的日常生活行為全面還原,毫無私隱可言。

周曙光說:利用手環對學生的監控,是相對於攝像頭的天羅地網的監控和網絡聊天紀錄的監控,是另外一個更高層面的監控。他們能夠跟著手環的運動量,或者是心跳速度,或者是屋裡位置,就能夠還原出他去了哪裡、爬了幾層樓、吃了甚麼東西、做了甚麼運動,全部可以還原出來,它會監控你的身體狀況,等於是完全沒有隱私,連自己的臥室、自己的廁所、自己的床鋪裡面的隱私,都被洩露出去了。

除了定位監控,記者發現杭州第十一中學,去年使用的「智慧課堂行為管理系統」,更以人臉識別技術分析學生課堂行為,如檢測到學生伏在枱上,即評定欠參與度,該系統供應商更是為新疆再教育營生產監控系統、備受國際關注的「海康威視」。

杭州第十一中學姓張副校長接受本台查詢時稱,系統原為點名而設計,同時試用分析學生課堂行為功能,事前曾徵詢家長意見,由去年3月至5月使用了兩個月,因引起爭議,校方已暫停使用其分析功能。他指收集到的數據不多,不能用來分析,但張副校長未有交代如何處理該些數據,亦沒透露推行相關計劃緣由。

張副校長說:它(智慧課堂行為管理系統)的技術上不是很成熟,我們現在只是滿足刷臉的點名,點名是沒有問題的,現在那個公司包括科學家都在研究它的另外的科學原理性和科學的嚴謹度,好的話還會再用,現在暫時先停掉它。因為我們從一開始設計的時候,就是為了走班制度之下的刷臉考勤,我們當時是覺得它有這個功能(分析學生課堂行為),我們確實在試試看,後來知道有爭議就不做了。

就校方聲稱,課堂使用「智慧管理系統」事前曾徵詢家長的意見,到記者截稿為止,未能取得該校家長回覆,記者無法證實校方的說法。

本台翻查中國教育部印發的文件,發現事件背後,可能是一場令人心寒的龐大監控計劃。根據2017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加快教育大數據建設與開放共享,即綜合利用雲平台、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科技,構建「數字校園」及「智慧校園」,首要建設全面覆蓋的無線網絡,包括在偏遠山區及農村學校。

另根據包括廣東省等教育廳發出的《中小學智慧教育建設指南》,提到利用智能手機、可穿戴設備、傳感器等物品與校園聯繫。記者亦發現有科技公司向農村學校及留守兒童,免費派發智能手環。

根據教育部中央電化教育館去年印發的《中小學數字校園規範(試行)》解讀文件,提到有關「數字校園」及「智慧校園」,首批共有351個試點遍布各省中小學。而有關數據經過分析和統計後,置入「國家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台」,根據該流程圖表來看,不僅是學生與學校之間,還有供應商及其他用戶可以取得相關數據,令人質疑其安全性,及背後是否涉有其他目的。

人權觀察亞洲部資深研究員王松蓮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大陸政府發展大數據平台時,並非隨機抽查,往往將數據與個人身份識別掛勾,變相嚴密監控人民,而學校要求學生使用智能手環的運作模式,與中共政府的管控思維一樣,令人憂慮監控魔爪伸延至校園。

王松蓮說:中學這些做法都可能反映了中國政府對於人民的監控,反映了同一個思維,即以每個人的身份證號碼,加上他們的政治觀點、血型、高度,甚至他的容貌、脫氧核糖核酸(DNA)放在一起,基本上政府知道你的所有全面信息以助追蹤,尤其是對有政治問題的人,會更加去監控著他。其實如果這樣管制你,已經違反人權的原理。

王松蓮又指,內地無任何法律規管政府收集個人資料的目的及數據儲存時間,即使學生應有權保障自己的私隱,特別是心跳及健康狀況等資料,但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他們只好「肉隨砧板上」。

王松蓮說:心跳這些健康資料,其實是很私人的東西,學生應該有權去知道或者有權去拒絕這些個人資料的收集,但學生其實是無權利去拒絕,或甚至無法知道被收集了這些資料有何用途,會對隱私有侵犯,尤其是中學生大部分是未成年的,對未成年人的隱私保護,應該更加嚴格,但在這個情況下,我也不清楚家長有否同意將學生如此私人的健康數據交給學校。整個內地政府對於個人一些私人資料的收集及採用,完全不受法律規管的情況下,會有不同層次的憂慮。

此外,記者更發現,學生佩戴的智能手環,與各省市監控毋須服刑的輕微犯事者所佩戴的智能手環如出一轍,相當諷刺。周曙光形容,對學生如此全面監控,比天網工程的人臉識別及「天眼」監控更恐怖。

周曙光說:在中國沒有隱私保護相關的這種法律,去採集這麼多學生的數據,我覺得有很大的安全隱患,這個數據可能被濫用。他們(校方)認為只要是自己學校裡面的學生,他們就有權監控他們(學生)一切,何況還會有學生可能不願意向學校透露這麼多個人的資訊,當然很多學生可能無力抵抗,他們會乖乖地交出自己的隱私出去。網絡監控和天網工程的攝像頭監控、人臉識別監控,已經夠可怕的了,再加上對學生這種全面監控,實在是非常恐怖的事情,沒必要交出這麼多數據給學校或是給政府。

湖北潛江教師姚立法亦認為,絕對不能容忍學校借助管理名義,卻用作監控及處罰學生,問題相當嚴重。

姚立法說:作為管理的話,不認可,特別是借管理之名對學生監控、處罰,這個我不贊成、反對,這當然對學生心裡有一個壓力,沒有好的對學生健康的成長,起不到好的作用,反而會在他們的心靈留下陰影,甚至對有的學生會帶來恐懼,這都有可能。這個背後是不是有一個目的,當然這個不好判斷。

姚立法認同安排輕微犯罪人士佩戴手環接受改造,但不能用在學生身上,否則屬剝奪人權。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