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司法独立 任何改革也是徒然

2015-04-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发布了司法改革规划,包括民告官行政案件将异地审理、聘优秀律师和法律学者做法官等,该院希望在明年底前,率先完成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与此同时,40名大陆律师联署不参加违法的律师年检考核,有律师表示,律师年检是一种打压和监督律师的手段﹐并指没有司法独立和监督机制,任何司法改革都是徒然。(潘加晴报道)

联署不参加违法的律师年检考核的发起人之一的北京律师程海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为强制推行年检考核,司法部违反律师法和行政许可法﹐联署是要求各级司法机关、律协和其他律师,尊重律师法,不要进行司法部这个违法年检。

他说﹕国务院在2013年已下文,在当年6月停止所有国务院规定的各种检查,年检也是一种检查。司法部胆子比较大,一方面对抗法律,另一方面对抗国务院。中国有法不依,很多像司法部的部委,自己搞一套,把法律权威破坏了。

对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率先进行司法体制改革,程海认为,当局绝对不会选用优秀的维权律师和法律学者任法官,所以意义不大。

“选法官也不会选人权律师去做,都是一些官方比较认可,四平八稳,法治性不是很强的人去当。平时这些人对维权案都不敢代理,要审理这些案件他们怎样会行﹖异地审理有积极意义,现在很多案件,受制于政府压力,因为中国法院的财政是政府给予,对官员监督不利时,经常会有书记、市长写东西给法院。如法院不听他们,会在财政上向法官施压。当然法官也违法,他要忠于法律,不能因权钱屈服......异地审理就少了财政压力,应该是有好处。

深圳律师蒋援民也认为,深圳中院的改革,意义不大,当局不会选择资深律师,案件虽在异地审理,但同样是在政法委统一管理之下。他强调,没有司法独立和监督机制,任何司法改革都是徒然。他又说,政府部门腐败,很难为受害者从法律途径取得公义。

他说﹕权钱交易特别严重,举例说,我在5年前遇到一个香港控告人,他控告一名为他生了一名孩子的同居女友,及其母亲和弟弟,把他公司1,000多万资产全部移走。从法律上来说,完全构成侵占罪,但因为这名女子与其母亲,把深圳市,甚至广东省公安厅都买通了,案子就一直到现在都不受理。这名香港人的资产全被他们掏空,但就怎样告都不行,就是不受理,所以司法不独立,永远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如果缺乏监督机制,公安也好,检察院也好,不管他们处理什么案件,都有可能出现冤假错案。”

蒋援民赞同取消司法部年检,认为律师年检是一种管控打压和监督律师的手段。

蒋援民说﹕中共当局通过司法局对律师进行年检,是一种形式对律师进行打压和刁难。有些不听话的律师,经常去代理一些敏感案件,如人权案件、法轮功案件、公民维权案件、或者是他们认为是煽动颠覆政权罪的案件。如果不听他们劝告代理有关案件,年检时就不让你通过,让你无法执业,律师年检就是一种掌控打压和监督律师的手段。

记者﹕你不参加年检,当局也可以用其他方法,如6个月没有律师事务所聘用,律师
证被注销。

蒋援民说﹕问题是如果有年检,(律师)就害怕年检不通过,年检不通过,整个律师事务所不能执业。如果没有年检,律师事务所就不害怕,他的律师也不会完全听从司法局指令,与律师解除合同,关闭律师事务所的事情发生。所以根源就是年检,律师找不到律师事务所,是因为事务所的主任和合夥人害怕被司法局在年检过程中,不能通过,律师事务所就没办法继续办下去,原因在这里。

不过,即使没有律师年检,当局仍可以用各种手段打压“不听话”的律师。在深圳执业的范标文律师,可能在4月17日,被当局以6个月没有律师事务所聘用为由,注销律师证。虽然他在3月中已与一律师事务所签了聘用合同,但当局突然提前停办转所业务。

他说﹕我现在搞不懂,为什么今年从3月16日就开始停办,去年在4月中,很奇怪。停办是因为从3月16日到5月31日这段时间,律师事务所和律师要年检,年检期间就停止办理。去年停止办理转所业务才一个月,今年就两个半月,很是奇怪。

范标文说,当局有可能以超过6个月没有律师事务所聘用为由,把他律师证注销,但他的理解是,期间已有律师事务所聘用,只是因为当局关闭了转所业务,导致他没法办理。

他认为,即使到了4月17日,依据律师法,当局也不能够注销其律师证。不过,在法律上,当局往往作出有利他们的解释。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