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北大学被质疑为「间谍培训」学校

2019-02-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和澳大利亚近日分别发生偷拍军事基地和窃取商业机密的案件,两名涉事者均为华籍人士,更曾就读中国同一所军事院校。如多年前被曝光的洛阳解放军外国语学院一样,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山西中北大学,亦被质疑是间谍培训基地。有中共前海军情报人员指出,情报系统透过留学生,展开名为「燕子」的间谍计划。(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近日接连爆出中国人在西方国家涉嫌间谍活动的案例。一名为赵千里(Zhao Qianli,音译)的中国学生,上周二(5日)在法庭认罪拍摄美国军事设施,被判处一年徒刑。

事发在去年9月,赵千里擅闯佛罗里达州基韦斯特(Key West)的海军航空站拍照,其后被捕。调查人员在他的相机和手机里发现他非法拍摄该军事基地禁区内建筑及天线塔台的照片和视频。

赵千里辩称是到此观光,因迷失方向误入基地。但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指出,赵千里涉水从一处海滩,绕过该军事基站的安全围栏,无视「军事禁区、严禁入内」的警示标牌进入。

检察官对赵千里的观光辩解不予采纳,暗指他并非游客,而可能是中国政府的间谍。疑点之一是,联邦调查人员在赵千里的智能手机和数码相机上没有发现一般游客的观光照,而大部分是军事设施照片。

现年20岁的赵千里为中国山西中北大学学生,去年持合法签证赴美参加夏季交换课程至9月。被捕时他的签证已过期。

美国《自由灯塔报》披露了更为详尽的细节:调查人员发现赵千里在擅入美国军事基地之前,与美国境内的中国情报人员保持联系;赵千里承认自己是一名中国高级军方官员之子,他的母亲亦为中国政府工作人员。

法庭文件也显示,赵千里陈述其音乐专业背景与事实有出入;赵还承认作为一名大学生接受了军事训练,但没有按照签证要求在申请中透露兵役情况。调查人员还怀疑赵千里年龄造假,因为他看起来要比签证年龄大。

报道还特别关注了赵千里就读的山西中北大学,这所军事院校为国家二级保密单位,位于山西省会太原的一座山中,隶属中国国防科工委,前身是1941年中共八路军创办的太行工业学校。被称为「军工泰斗」和「人民兵工第一校」。

另一起在澳大利亚发生的窃取机密资料事件,涉案人亦为中国籍人士。当地媒体报道了28岁的中国公民郑毅(Yi Zheng,音译),被控在总部位于澳大利亚的国际金融管理公司AMP工作期间盗取商业机密,上周四(7日)在悉尼一家法院承认控罪,该案将于下月宣判。

郑毅于今年1月在搭机离开澳大利亚时被警方逮捕,其妻子和半岁的儿子同行。警方在他的随行物品中查获了手机、笔记本电脑、SIM卡、和电子存储设备等。

相关调查披露,郑毅从AMP的电脑系统下载了20位不同客户的23份文件,包括护照和驾照等个人身份材料,并于去年10月发送到他的个人电邮帐户。警方去年12月接到AMP网络安全违规的报警,随后启动调查。

居于美国的经济评论人秦鹏在社交媒体曝光,郑毅亦毕业于山西中北大学。两起案件当事人背景的惊人巧合引发网友对这所在中国并不知名的大学的好奇与关注。

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共海军司令部前中校参谋姚诚向本台表示,赵千里的所为毫无疑问是间谍行为;而其所在的中北大学应是军方院校收缩之后,隐身地方的并不知名的军队培训院校,其性质应该与早已曝光的洛阳中国人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相同,其中包括培养军队间谍的使命。他本人早年间曾在重庆地方的一所秘密院校里受训。

姚诚说:拍照、搞照片这个东西肯定是带著任务来的,要不然谁冒著这么大的风险钻到美军的军事基地里拍片!(19)92年全军精减调整以后,很多军事院校取消了,取消了以后这些院校其实还存在,但是它挂的牌子就是地方的一个学院,其实它里面是间谍学校,应该是逐年在加强,主要是窍取军事技术。

姚诚还向本台曝光中共情报系统的结构,特别是包含教委,其主管的单位派遣一些留学生充当间谍的行动被称为「燕子」,这比传统的情报人员更加安全。

姚诚说:中共的情报机构分六大块,总领导是中联部,分在下面的军方有两个总参联络部、一个是总参二部就是情报部;然后是国家安全部、公安部,最有意思的单位就是国家教委,特别是公派留学生,它都是带有任务的。中国的留学生窍取情报,他们有个代号叫「燕子」,这些人在情报系统没有档案,像燕飞出去后衔了泥回来以后有单个的交接人,西方机构不好通过反间谍机构去抓。这样派遣人出来不需要花多少成本,也很安全。

姚诚还提示正为中共效命的海外间谍,特别是年轻的留学生,一旦触碰西方国家法律受到惩处时,他们就会被中共当局遗弃。姚诚曾于1998年被中国海军法庭以向境外人员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7年。

姚诚说:中共做情报就是摆不上桌面的、就是小偷小摸一样的。抓住以后它们都不承担责任的,作为政府它们不承认是它们派的。我告诉这些为中共窍取情报的人,我就是前车之鉴。

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前政治领事陈用林,早前多次向媒体曝光中共对外渗透和扩张战略。他亦质疑两起事件背景中的中北大学为专业间谍培训学校,凭藉这类学校,中共广泛向海外撒网,重点收集高科技和军事资料。澳大利亚已成重灾区。

陈用林说:这个网络非常庞大,中国从西方偷了太多的高科技,特别是军事方面的技术。中国对澳洲的资料实际上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比如说军事、武器、装备和人员,还有一些政府的官员的资料等,我相信中国已经拿到手了,开放的情况下,西方处于一个很不利的机制。我认为现在西方已经觉醒了。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于去年10月,曾发布「异国采花 中华酿蜜」的报告,批评中共军方长期派留学生在西方攫取军事技术。该报告指2500名中共军方外派人员中,有300人到了澳大利亚,并在高科技领域工作,有17人隐藏军方的身份。官媒《环球时报》反驳报告为西方势力对中国抹黑。

本台未能联系到山西中北大学。另外,该校官网链接国防科工局、武器装备信息网、兵器工业集团、兵器设备集团等网址。

数年前,位于河南洛阳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被起底为中国间谍培育机构。2017年新西兰情报部门对有著中国军方背景的新西兰国会议员杨健启动调查,他曾刻意隐去曾在洛阳外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培训三年的经历。

有评论人士认为,两起间谍案曝光,让人质疑中北大学与洛阳外国语学院有著同样的间谍学校背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