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伊力哈木越受壓越為族人發聲

2013-03-2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3年2月2日,伊力哈木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準備前往美國訪學,但遭到拘押被拒絕出境。(相片由伊力哈木提供)
2013年2月2日,伊力哈木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準備前往美國訪學,但遭到拘押被拒絕出境。(相片由伊力哈木提供)

 

最近被拒出境到美國和香港進行學術交流的北京中央民族大學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日前接受本台專訪, 透露過去幾年在工作、經濟、生活和身體等方面受到破壞的經歷,家族過去多年努力賺得的數千萬亦化為烏有。不過,他說他從來沒有後悔為族人發聲,越受打壓反而越來越堅強。(潘加晴報道)


上月初,伊力哈木欲前往美國訪學,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遭到拘押12個小時,期間沒吃飯飲水,並被國保粗暴推撞,加上擔心女兒獨自一人到美國,因此被送返回家後, 一直身體不適,心臟疼痛。經醫生診斷,懷疑是心臟疾病,需要住院做顯影檢查,但國保一直拒絕開證明,至今都到未能到學校的合同醫院做徹底檢查。

伊力哈木說,過去幾年來的打壓,他和家人在哈薩克斯坦投資建造的生產建築材料工廠遭到關閉,損失數千萬美元,一些股票投資因無法處理亦遭到巨大損失,他現在已無錢治病,需要國保開証明到學校指定醫院接受公費治療。不過,他說,自本台報道有關消息後,國保已不再理會他要求住院檢查一事。

“我以前是幫國外公司做代理和幫忙,比如安排人手做翻譯,找個律師給他們簽合同,提供一些中介服務,包括我家族一些生意也是我幫他們打理,畢竟我是搞經濟學。我們家族在國外有工廠,出面簽合同是我,但是7.5事件之後(2009年7月5日新疆烏魯木齊發生騷亂),他們(當局)也在國外關閉了這個工廠,可能是他們(與當地政府)溝通過,而且把我們派出的工人和代表趕走,工廠到現在都關閉。工廠都算幾大,有幾百工人,現在工廠也不知道怎樣。雖然對方承認他們股份,但計算下來時可能要賠償一些東西,不是拿不到賠償,但從7月6日關閉至今已經好幾年,所以(我)一直很希望過去處理一下,畢竟這些資產不光是我自己,還有我的弟弟和一些朋友,但是由我出面來做,所以我壓力也很大,但他們一直不讓我出境。”

“還有在7.5 時候他們把我的電腦拿走,而且幾乎是24小時(監控)。當時我們對外界說,這種軟禁狀態只有兩個月,但實際上是,回家後雖然跟外面電話通訊一直保持,但兩年多來,他們幾乎是每天陪著你,他們把我的電腦拿走時,我的股票值數千萬,拿回來的時候不到兩百萬。我沒辦法,我的所有東西被帶走,他們每天跟你在一起,沒完沒了,你根本沒有時間操作任何東西。”

伊力哈木說,過去幾年的人身自由限制,不單禁止他到國外學術交流,還阻礙了他參加一些社交網絡活動,把他折騰得很累。

“反正他把你弄到--你走他不讓你走,回新疆他不讓你去,工作他也干擾,然後生活上受到破壞,現在連身體也受到破壞,這幾年,我(看起來)好像老了10歲。簡單說,這 麼幾年,對你的生活、工作包括研究影響很大,在各方面我感覺受到破壞,當然你可以承受,但是這種破壞延伸到你的親人、學生和朋友,還有孩子,我是有寥無可言的感覺,就是很氣憤,很惡心,為什麼作為一個國家和機構會這樣﹖這是無法理解。”

伊力哈木被拒出境到美國進行學術交流,但其18歲的女兒卻在陰差陽錯下沒有遭到阻攔,順利抵達美國芝加哥,目前在當地一所大學進修英語,準備考大學入學試,希望今年或明年能考上大學。伊力哈木說,在今次事件中,他唯一感到安慰是女兒真的長大了。以前在國內,為免影響女兒,讓她住在學校,也不讓她看維吾爾在線網站的信息,對他的事情不是太了解,現在女兒在國外看到有關新疆和他的報道後,對他說﹕“爸,我會好好學習,經濟上會爭取獨立,爭取獎學金。”

伊力哈木說,他從來沒有後悔為族人發聲,越受打壓反而越來越堅強。

“說實話我不後悔,因為很多人不敢說,我說出來,可能會幫助很多人。我覺得是時代的命運,我們必需要承受,能忍受就忍受,應抗爭就抗爭,我現在反而越來越堅強,我那覺得那怕是將來沒有房子住,也要堅持。”

剛結束近三個星期軟禁生活的藏族作家唯色表示,像她和伊力哈木等倡導人權法治人士,在敏感日子時都會受到監視,雖然覺得很難受,但已麻木習慣。 她也從來沒有後悔為族人發聲。

“反正會覺得對限制(自由)很不舒服,但做這樣的事情是自己的選擇,是自己願意做,我覺得從良心上說,我做的事情是正確的,這個很重要,我願意去承擔。”

唯色表示,從18大以來,當局未有對訪民和異見人士有放鬆的跡像,她希望新的領導人能下決心進行政治改革,改變現行高壓的少數民族政策。而伊力哈木也表示,希望漢族人多關注少數民族的情況,並促請中國當局公平對待各個民族。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