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万花筒﹕二奶维权


2006.10.25

“包二奶”一词走红两岸三地和华人世界,2005年6月第五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也收入了“包二奶”一词,将“包二奶”定义为“有配偶男人暗地里非法包养的女人”。这个细节,证明包二奶是普遍现象。最近,北京一名律师设网站维护二奶权利,受到多方指摘。经传媒爆光后,网站再也无法打开。

据《北京晨报》10月10日报道,北京律师郑百春是在偶然的机会下,目睹一名做二奶的女士悉心照顾绝症的情人后,决定开办二奶维权网。网站建立不到四个月,他已经帮助四名二奶成功争取了自己的权利。郑百春表示,维护二奶的合法权益不等于支持女人当二奶,需要维权的二奶属于弱势群体,她们的合法权利应当得到法律保护。

虽然郑百春说网站6月19日正式开张,现在每天点击数量都在200次以上。登录网站的人数已经达到两万多人。但是,不知是网络问题还是受到来自官方的阻碍,自从海内外多家网站和报章转载了这条消息后,这个二奶维权网再也打不开。官方经常关闭有争议的,或者是被认为影响社会稳定的网站。

不过,不管郑百春创办二奶维权网的理由多么充分,大部分人仍认为不能为二奶维权。主要的观点认为,二奶们看重钱,只是坐享其成,还想分财产。如果为她们维权,也就是为她们撑腰。二奶根本就不值得同情,也不是弱势群体。

周女士是一名深圳的一名教师,她认为,受害的妻子才是真正需要法律保护的弱者。从所有包二奶者来看,一旦某人有了二奶,就喜新厌旧,甚至百般侮辱妻子,妻子成了名符其实的弱者,法律上的合法权益也因二奶的介入而被无情剥夺。当二奶的权益得到保护时,名正言顺的妻子权益就无形中受到了伤害。这种做法助长了包二奶现象的泛滥。

周女士说:二奶维权网要为二奶说话,说她们是弱者、也是社会的牺牲品,我就不同意这种看法。我觉得她们(二奶)破坏了别人的幸福家庭,摧毁了无数正常的家庭关系,为社会埋下了许多不稳定因素,与创造和谐社会背道而驰。而包二奶的男人,她但有妻子儿女,他的妻子才是真正的弱者,她承受的痛苦和压力比谁都要大。我是同情这些(受害)的妻子。

由于世风日下,一些女青年不为做二奶为耻。因为,做二奶能满足一些追求物质的女孩子的需求,所以,“二奶风”屡禁不止。近年来,深圳出现了“职业二奶”。这些职业二奶有的自身条件很不错,有比较优越的家庭条件,不少人还受过高等教育。她们对同居对象不抱有婚姻的幻想,只是为了赚取更多的金钱,谁出的价钱高,她们就做谁的二奶。教师周女士认为,这种现象是道德的倒退,为了金钱,主动投向男人的怀抱做二奶,这等同于卖淫。

周女士说:新出现的社会现象职业二奶,她们是为了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赚最多的钱,她们比起传统的二奶道德更加倒退。

从人权和法理上说,二奶有自身的合法权益,但如何保护绝不是建个维权网站了事。二奶问题是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仅仅依靠婚姻法或者民法来进行制约并不现实,它也需要看是否符合全社会公认的公共道德准则。

包二奶是是社会财富和权力急剧集聚之下滋生的一种丑陋现象。包二奶风气盛行,往往与伤风败俗、撞击道德底线、动摇家庭婚姻联系在一起。不但有钱人包二奶,每个贪官身后都有一个二奶。

最近上海爆发惊人的社保基金贪污内幕,除了叹为观止的权钱交易,其中的桃色新闻更是令人“大开眼界”;并且充分应验了大陆查处贪官中,九成以上都养情妇的说法。10月被免职的上海前市委书记陈良宇,事件刚爆时,外界只了解到他以公权力,掩护自己熟识的企业与身边干部非法得利。然而随著黑幕逐渐被掀开,原先许多人对陈良宇包二奶的推测,终于得到证实。11月被免职的国家统计局长邱晓华,也被传在上海金屋藏娇。陈良宇出事后,邱晓华还按奈不住飞去上海会情人。

贪官污吏可以仗著权势随便包二奶。从这个层面讲,为二奶维权的另一个意义,就是要\x{8b89}责包二奶的男人。在大陆这个官本位及男权主导的社会,妇女的利益得不到保障。

但也有人同情二奶。经常到大陆做生意的已婚人士港商朱先生,就很坦白地承认对大陆女子有好感,同情二奶。

朱先生说:(对于包二奶)没有说赞成不赞成的,因人而异。香港的女人这么利害,放工回家之后,老婆总是唠唠叨叨,又说(丈夫)赚钱不够,又说为何这么晚才回家,又批评(丈夫)不顾家,这么麻烦。大陆的女人很温柔,不会对丈夫多责怪,她只觉得你对她好就开心,就对你好,谁都会走上去职(大陆)包二奶。

当然,不排除现实生活中有一些二奶同样是弱者,她们或被欺骗上当而成为二奶,或被强势所迫而沦为二奶,也有因生活贫困无奈之下走上了二奶的道路。她们也有自己的合法权益,存在著合法的利益诉求。但不管怎样,二奶扮演的是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就如同“过街的老鼠”。

中国的婚姻法规定是一夫一妻制,所以,二奶是不受保护的。但二奶问题在法律上仍属灰色地带,虽然这个问题多次在婚姻法修订过程中被反复提及,但目前还是没有明确地写入法律。例如,新婚姻法增加了“过错损害赔偿”,规定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情形下,无过错方有权要求过错赔偿。法律专家认为,这对于包二奶者有一定制止作用,同时对于包二奶中的受害方也有一定的安抚作用。

港商朱先生就认为,二奶也是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因此,应该保障她们的权益。

朱先生说:男人去包二奶,但二奶是不是真正自愿?二奶也是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提起二奶,就是带\x{7740}歧视,就觉得她一定是坏人。她也是人,做二奶也是为了生存。有时又可能是男人坏,欺骗说自己未结婚,大陆的女子很纯洁,怎么可以不保护她们?

包二奶的情况相当普遍,从法律上正视这个问题已不可避免。从法律角度看,正如大家不能认为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就是鼓励犯罪一样,维护二奶的合法权益,同样也不意味著支援女人去充当二奶。反而是道德问题,身为二奶和包二奶者,对社会道德与和谐带来什么负面效应,应该深刻反醒。(夏宇报导)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