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万花筒:盘点国保「豺狼的微笑」

接著是专题时间,2011年即将结束,新的一年来临之际,盘点过去一年,中国一众的维权律师,在当局的年审、取销律师执照、恐吓、软禁、禁闭等打压中渡过。国家机器对付他们的手法,往往超出他们的想像。不过,苦难更加磨练了这些恪守“恶法亦法”律师的意志,他们有时也许天真,艰难反倒令他们奋进,困乏更令他们多情。以下是上海维权律师李天天的经历...
2011-12-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陆维权律师当中,女性并不多,上海律师李天天是其中一个。今年初的一段黑暗岁月,95日被强迫禁闭,在她生命中留下缠绕的印记。当女性的律师慈悲遇上国保「豺狼般的微笑」,她的一段经历更是让人醒觉,国家可以多邪恶,人又是可以几天真。

李天天:确实是比较惊险,也没有想到,但不能说不能忍受,因为在中国每天都会发生突然的打击。

记者:那我直接一点了,有没有觉得自己对于国保过往太过天真?
李天天:他们过往也是经常找我,态度也是越来越恶性。在网上也看到北京的律师、维权人士的事情,很可能这些事情也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不是说,没有预料。

今年初,李天天被上海浦东北蔡派出所的警员,和上海浦东公安局的国保,带到一间酒店和一个套房,3个多月的软禁生活中,她除了有7、8次被带出去审讯之外,就没有走出过那个没有一扇窗户的房间一步。

记者:那我们先从你被带走,警员敲门说起,你们做的是非常消极的防范,把门关上?
李天天:因为前一天,他们找了我男朋友,晚上他们来敲门,电话我不接,门我也不开。我想的还是比较简单,我想最多来跟我谈谈,就把我看在家里。

回忆失去自由的岁月,李天天说,最难忍受的倒不是没有窗户,看不见阳光,周围只有4面墙,每天足不出户。而是这些非人的待遇,是一些确实与她一样的人所施与的。

李天天:我没有想到他们把我捉走。就算捉走也是关24小时,没有想到他们关了我3个月,超过一个月我就不抱希望了,我不知道他们要干甚么。
记者:当时你可以选择不留在家,是否没有预计到国保是这样的险恶呢?
李天天:确实每次行动都出乎我的预料料,对他们有所预料,但还是出乎我的预料。

走出以酒店为基地,套房作为“黑狱”的禁闭之后,李天天说:“ 它痛苦在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人确实是最可怕的。人能给人带来的折磨原来是这么厉害。她痛苦在为什么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痛苦在为什么社会是这样,而她却无能为力?”

李天天:他们敲门,也会停一停,可能是不是希望我们探个头出去,我们也没有出去,后来就把电源给关了,不让我上网。我想他们最多就守在我家门口,因为他们没有权力随便撬人家的门,我还这样想,还早早就睡觉。
记者:没有想到,当时还相当的天真?
李天天:是的,倒是我男朋友担心把门弄坏了,把门开了就算。我心想,他们警察没有权力破门,更没有权力把人家的门搞坏。我说,如果要他们这样做,我就让他们有机会表演一下。

当时,李天天还打了110报警,说家外面来了不知道什么人,接报的警员还说,会马上来看看。

李天天:我想让他们表演,可以恶劣到甚么程度?
记者:最后看到了?
李天天:真是看到了,撬门进来了,我还忍不住对他们说,你们真敢撬。

当时,与李天天一起的男朋友还对动粗的警员说,“你们必须把门锁修好?”而警方则说,“放心,会给你修好的!”是否很滑稽呢?

记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你被带走,一走就是3个月,有几个阶段是相当突出,前面的有哪些你是觉得应该跟国人分享一下?
李天天:前面把我关到一个开了没有多久的一个酒店,四星级的酒店,服务员说是按五星级建的,那的套房是1000多一晚的。我也想,就是关一天,没想到就关了3天。

而这间四星级的“黑狱”,就在上海沪南路938号华美达广场酒店的15楼。

李天天:第一天就让我睡觉,很晚了,睡得正香的时候打我叫起来。我不知道他们有甚么策略,其实就让我睡了两个小时。
记者:也就是在你睡眠的生理时钟,四个小时的中间,打你叫醒。
李天天:我觉得是一种的策略,让你渴睡。结果睡了两个小时就把我叫醒,很痛苦。是派出所的问话,到了第二天,国保才出现。

李天天很记得,那间豪华的“监狱”,是1515号房,有一张双人床,两部电视机,三套黑皮沙发,有桌、有椅、有玻璃茶机,也有落地灯。房费是一天1118元。

记者:你还为他们著想,住这么贵的地方,花了太多公家的钱,你是怎想的呢?
李天天:我看这么豪华,而且还吃饭,他们也要吃宵夜。他们要面,宾馆里一碗面就是70多块钱。押我的是6个人,我记得清清楚楚,要400多块钱,因为人家来收钱。(记者:这就是维安的费用?)我是相当吃惊,我记得四、五星级的酒店,一碗饭才这么的贵。我就说,让我在这么豪华的地方住,难怪这个国家这么穷,你们仅仅是为了办公舒服。对于我来说,我不愿意浪费钱,给我住到一个便宜的地方。

3天之后,李天天律师要为这个国家省钱的心愿得到实现,她被送到另外一间的“黑监狱”,沪南路2000多号的影鑫宾馆三楼的一个套间。

之后的3个多月,她就在那位于上海的闹市,但没有一扇窗户的酒店式“黑狱”渡过了92日,直至被放出来。她当时还想著,一晚1000多元的维安房费,加上400多的餐饮,太浪费、太奢侈了,出来之后,要让全世界人都知道。李天天说,“这太豪华了,我说等我出去,我说我要让全世界人知道,你们有多奢侈、多浪费。”

李天天说,她一个堂堂懂法律的律师,要落到阶下囚的地步,是她没有心理准备的。而这些国保,则是违法去工作。肉在板上,与国保理论也得不出个结果,何况如果国保讲法律,她又怎么会被抓呢?就算国保笑面迎人,身为阶下囚的李天天,此刻,看清了那就是豺狼的微笑。

李天天:“见了我也没有拿出那种一定把当罪犯的态度,国保第二天见了我,他们就笑笑,熟人相见的态度。我的心里是像见了狼一样。把我抓到这,而且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他们的那种笑,就好像一个坏人,抓了一个好人,露出的狰狞的笑。”

各位听众,大家现在听到了,以上仅仅是上海李天天律师,三个月黑狱的开始。有兴趣了解更多大陆维权律师的处境,请与我们的联络。今日,尽管李天天的律师工作不再,但她有话直说的风格无改。她说,要比其他人胆大几分, “要看那些无法无天的国保,还能猖狂多久”。她并记录下与自己国保的对话,她对他们说过这一番话:“法律如果是婊子,你们公检法就都是嫖客,抓我进来无非是让我作见证人,好把你们做的下三滥的事情宣扬出去。”


我是何山,下次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