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日益惡化的城市交通

廣州為中國第二交通最擠塞的城市,為締造亞運交通無阻的境象,廣州政府倣效北京奧運期間實施的汽車限行措施,最近更有傳廣州政府有意跟隨北京延長相關指令。但其實過去兩年北京延長限行後,受到社會猛烈批評認為政策倒退。有學者指汽車限行並非靈丹妙藥,北京、廣州兩地均欠缺城市規劃,亦跟不上人口發展需求。限行措施最終只會造成一片混亂。(林靜 報道)

2010-11-03
Share

廣州市民梁先生,在當地任職運輸司機,靠接熟客訂單運送貨物維生。他每天駕車在廣州市穿梭,經常要面對塞車的情況。為配合廣州亞運達致交通暢順目的,廣州市在七月和九月期間,分別進行兩次各為期四天的單雙號試行。但效果如何呢?

梁先生表示,依他了解限行期間廣州市的整體塞車情況,確實得到明顯改善,但他於繁忙時間,曾行經天河區的主要道路仍然見到有輕微擠塞情況。由於限行時間為 “朝八晚八”,反而迫使一些當日被限行的車輛,提早出門。所以路上行車未見得因單雙號行駛而減少一半。

他說:在上下班的時間,珠江路、環市路、東風路、白雲大道還是有點塞。有多堵塞? 反正我由天河回家海珠區,也要用上二十分鐘。

對於廣州政府有意效法北京,於亞運會後延長尾號限行措施,梁先生極度反對。他認為配合亞運短時間的交通管制措施,身為廣州一份子理應支持。但若作長時間限制,猶如北京限行達兩年,對基層市民來說,只有弊多於利。以他一個普通老百姓來說,没可能供養單、雙號車各一部來維持謀生,相信只有經濟條作好的家庭才能做到。若政府一意孤行只為做好政績表,相信不少廣州老百姓生計將大受影響。他說:若真的限行那就要看自己和金錢,真的没有辦法也要出多一部車了。但是還是要計算年檢保險等,皮費真的不少。

廣州政府半年前宣佈推行單雙號試行,開宗明義是要效發北京奧運的成功經驗。早前市交通部以及市政府官員接受大陸傳媒訪問時亦無否認會效發北京延長執行相關措施。

其實,北京從2008年奧運會至今,作為一種“臨時措施”的限行令已實施兩年多,最新一輪限行時間為更去到2012年4月。可是,圍繞北京限行利弊得失的爭論從未停止。

北京的交通擠塞情況在中國的城市中排列首位,排第二位是廣州,再其次為上海。

北京的塞車情況,已成為中國社會長期的討論熱話,更有人笑指北京不單是中國的首都,更是 “首堵”。為了舒緩交通擠塞,北京政府過去亦想了不少辦法,如封存部分公車、限制上下班等。2008年北京奧運會實施機動車尾號限行曾經有過交通暢通的美好境象,但好景不常,擠塞情況隨後又再次出現。上月17日晚上,北京市錄得140多條路段交通幾乎陷於癱瘓,刷新採用了尾號限行措施以來市內交通堵塞的最高紀錄。
   
面對這次交通大擠塞,交管部門的解釋是天氣差、事故多、出行集中、節日臨近、新車增多等解釋,但北京輿論都認為解釋難以讓人信服。

經常駐當地工作的香港人那陳小姐表示,兩年來北京交通情況未見改善。她居住在朝陽區三里屯,每天開車上班,平日若未遇及繁忙時間只須15分鐘就到達公司,但當到大時大節前夕及上落班高峰期,隨時要花上40分鐘或以上。

陳小姐指,眼見北京市面的汽車越來越多,北京市交通堵塞情況一年比一年嚴重,令她外出工作非常不便,有時更會令她打消作出消遣的興致。

她說:早上七點,十分鐘的車程往往塞半個小時,上星期更厲害,塞了一個小時,今年厲害很多,去年車還會流動,但今年卻堵死了。會否阻止你工作? 那是一定會。

有專家指出,限行政策越嚴苛,越有可能刺激機動車增加。據北京交管部門統計,截至9月12日,北京機動車保有量達到451.5萬輛。按目前增速,預計明年上半年首都的機動車保有量將突破500萬輛。數據又指,北京市機動車持有量從05年300萬輛增至350萬輛歷時一年半,從350萬輛漲至400萬輛需時一年,從400萬輛到450萬輛則只花了9個月,年均增長達20%,

其實廣州的汽車增長率亦不相伯仲。據廣州市交通部門今年的數據,廣州市汽車持有量由1999年底的34.8萬輛上升到目前的164萬輛,年均增長達18%,並出現年年遞增的情況,局方估計廣州汽車持有量兩年後將達到205萬輛左右。

有專家曾指出,若參照北京現行的單雙號限行政策,廣州亦每天實施限行,三年左右,當地的汽車自然增長量將會貼近至超過屆時汽車限行數量,交通擠塞不會減輕。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主任潘家華向本台表示,北京和廣州擁堵的主因,在於城市規劃問題和人口日益膨脹的現狀,城市規劃遠遠跟不上人口發展的需求。

他指出,北京只有一個市中心,例如圍繞長安大街都是金融商業機構及政府部門雲集,車輛自然往一面傾倒而造成擠塞。情況跟廣州一樣,廣州天河區一帶都是金融商業機構及政府部門立的地方,是市的軸心,汽車長時間朝一個方向去,所以擠塞是無可避免,長遠而言需要重新規劃,創造第二個以上的市中心分散車流,否則廣州傚發後,只會是北京現今的翻版。

他說:近幾年汽車增長過快是其中一個原因,那麼大的一城市只有一個地中心是很不科學,所以要解決就是要多修道,另外就是改變地方功能規劃。

潘家華又指,從2008年奧運會至今,作為一種臨時措施的北京限行令已實施兩年多,最近又再延長期限至2012年,他批評政策治標不治本,他了解到身邊不少做貿易生意的北京人士,不欲因限行而弄跨生意寧願多出幾部車。另外,北京市民的收入近年不斷上升,亦追求物質享受,所以引發部份資產階級多購車輛方便出入,所以措施無助減少民眾不開車上街。

另外,專家認為,北京和廣州實施限行事先沒有徵詢民眾意見,程序上沒有合法性,那是涉及公權力對公民財產權的限制,限制民眾開車是有違物權法。他認為老百姓交了養路費,就應該有權利到路上開車。政府不可能因長年根治不到的問題,現在想出限行方法後,卻要民眾利益受損。

他說:那是涉及法律的問題,剝奪我們產物的一半使用權,那是違法了法律的財產權,因為我當初買車的時候你没有說我只可以行單或雙號的限制。即使執行也應劃分過去的可以天天行,此後的就要限行。因為那是追究到政府誠信問題。

他認為要短時間收得效用,兩地政府要設法減少民眾濫買車,例如加大購車及使用的成本,另一邊廂要增加公共交通覆蓋和使用率。限行措施只是斬腳趾避沙蟲,絕非長久之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