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廣西藤縣的採礦污染


2006-11-27
Share

廣西藤縣大黎鎮因開采鉛鋅礦令當地的農田遭受嚴重污染而無法耕种,村民多次反映情況無結果,今年8月初開始阻塞交通以示抗議,但9月期間政府出動200多警察拘捕村民,污染問題至今沒有解決。原因究竟是什麼呢﹖有醫學專家指出﹐飲用含有鉛鋅的污水﹐對生命會造成危險。李靜文報導。

廣西藤縣大黎鎮國安村的三千多村民,從2000年開始,由于當地政府在岩村沖開采鉛鋅礦,令該村600多畝農田遭受嚴重污染而無法耕作。村民江文堅對本臺粵語組表示﹐當地的河流污染嚴重﹐估計有約10萬人受影響。

江文堅說﹕現在有3個鉛鋅礦在附近開採﹐每天的產量有20噸。全部的污水都流入河流﹐這條河是大黎的母親河﹐有幾萬人口喝這裡的水﹐而且還流到其它鄉鎮﹐大概不低于10萬人受污染。環保部門曾經做過檢測﹐說有酸超標﹐政府封了我們村的一口井﹐不給喝了。我們村3千人唯一的飲用水﹐全部污染了。而且魚都死了。礦口的水源邊上的草、木也都死光了。

記者﹕你們是否有去驗過血﹖

江文堅說﹕沒有﹐政府沒有組織﹐我們也沒有做。反正現在疾病非常多。醫生也有說是喝水問題。我們現在測出有兩個尿毒症﹐已經死亡了。一百個人中大約有30個得了腎結石。

江文堅表示﹐他們多次上訪﹐向鎮、縣政府反映情況﹐希望能先治理好污染問題再開工採礦﹐但問題卻沒有得到解決。村民反而遭受打壓。

江文堅說﹕我們雖然是維權﹐但我們受到打擊﹐都不敢動了。一動就要來抓人了。我自己就被警察打過。3月28號我被大黎派出所的一名警察打﹐就在林場管理站打。後來他們又不承認﹐但當時有十多人在場。現在我們國安村三千多人唯一的飲用水都受污染﹐地下水也被污染了。這是經過梧州市環保局檢查過的。自治區環保局、梧州市環保局都有人來﹐但一來政府請吃幾頓飯就沒事了。藤縣的縣委書記被逮捕了﹐但他是因為貪污問題﹐與我們污染問題沒關係。

記者致電梧州市環保局了解藤縣大黎鎮的污染情況﹐工作人員表示﹐要先得到市委宣傳部的批淮﹐否則不能向海外媒體透露情況。

記者多次致電市委宣傳部﹐但都沒有人接聽。記者隨後致電梧州市環保局的環境監察支隊﹐一名工作人員說﹐按照環境上訪條例﹐大黎鎮的污染問題﹐還是由縣級環保部門和縣政府處理。

年近70歲村民江浩亮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去年6月﹐他17歲的孫子發現患病﹐曾經到廣西省府南寧檢查治療﹐但到10月份因為尿毒症死亡。江浩亮說﹕去年六月份到南寧檢查﹐醫生說病是怪病﹐從來沒見過。後來死了說是尿毒症死的。

記者﹕你們是否有想控告﹐幫你的孫子討回公道﹖

江浩亮說﹕唉,沒辦法。我們農民也沒錢。政府有很多大案都沒有理﹐我們去講有什麼用呢﹖現在的政府比國民黨還要惡狠十倍﹐沒辦法。它根本不管群眾的死活﹐有錢就放人﹐沒錢就抓人。所以現在的大黎政府相當亂﹐對農民相當兇狠﹐沒辦法。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研究員胡宗義分析表示﹐開採鉛鋅礦的污水會破壞水的酸鹼度﹐通常城市裡的用水會經過過濾處理﹐但是中國山區農民卻沒有這樣的條件。因此容易造成血液或腎臟的疾病。

今年8月初,國安村民曾自發組織起來,采用阻塞道路的方法以示抗議。但9月1日,當地政府出動260多警察,以查戶口為名挨家搜查,拘捕了多名村民。村民江定光表示,他原本也在被捕名單中,但剛好那天不在家,因而躲過此難。他表示,村民只是阻斷交通,并沒有偷搶和任何暴力,但政府卻指他們打砸搶破坏而抓人。目前這些村民已經獲得釋放。但從此大家都害怕而不敢做什麼了。

江定光說﹕群眾要求解決污染問題、喝水問題﹐只是把大路挖了幾米的﹐使他們的礦砂不能運出來。但是我們大黎鎮政府向上級\x{6ed9}報說我們村民怎樣怎樣擾亂礦山秩序﹐又有搶礦﹐又有偷礦。所以9月1日﹐出動260多警察﹐逐家逐戶﹐還有名單的來抓人。有的拘留了﹐有5天的﹐有7天的﹐有超過15天的。

中國的地理資料顯示﹐藤縣大黎鎮位于廣西梧州市的西北部﹐是藤縣最邊遠的山區鎮。386個村民小組﹐居住\x{7740}瑤、漢、壯族共4萬多人。梧州日報去年12月曾刊登一篇文章﹐指大黎鎮礦產資源豐富﹐主要有石英、鉛鋅、金銀、銅錫等﹐其中鉛鋅礦的品質居全區同類礦品的第二位。報道說﹐近年來大黎鎮利用這一優勢資源﹐加大招商引資力度﹐年開採原礦4萬多噸﹐產出鉛鋅精礦3000多噸。

大黎鎮鎮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知道國安村受污染的情況。目前政府的政策是﹐誰造成的污染﹐誰補償。他表示﹐2004年﹐村民和礦主已經達成協議﹐問題已經得到了解決。

問題是否真的得到了解決呢﹖曾經是國安村村委會幹部的江達傳表示﹐在村民剛剛與礦主簽訂補償協議的時候﹐污染還不是很嚴重﹐多加些肥料還是可以種出農作物。但到現在﹐農田已經完全無法耕種了﹐因此他們要求重新簽訂補償協議﹐但卻遲遲沒有答復。他曾經到北京上訪﹐並到中央電視臺的“焦點訪談”節目組反映情況﹐也曾經有調查團到村里調查,但至今問題仍沒有解決。

而藤縣縣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員則表示,國安村的污染並不是很嚴重﹐而且受污染影響的農民也不是很多。就連一些有污染問題的工廠工人都無法組織去檢查身體﹐更不用說那幾戶住在山溝中的農民了。

居住在華盛頓﹐一直關注中國環境污染問題的時事評論員賀賓表示﹐中國的環境問題實際上是制度問題。對于地方官員來說﹐當污染只是發生在農民等弱勢群體上﹐他們自身並沒有成為受害者﹐同時他們的職位也沒有受到威脅的時候﹐自然不會對污染問題引起重視。

時至今日﹐大黎鎮的採礦仍在進行﹐國安村的村民也在繼續飲用被污染了的水﹐不難想象﹐持續下去﹐污染只會越來越嚴重﹐而官方從來也沒有透露河流受鉛鋅污染程度的測試數字﹐村民飲用污染的水﹐會很容易中鉛毒。

中國環保總局的資料顯示,目前中國受污染的耕地有一億五千万畝,占全國耕地的一成,并且多集中在經濟發達地區。有中國科學院的專家分析,中國原本就是一個耕地資源極其缺乏的國家,隨著經濟開發,耕地面積更是不斷減少,再加上不斷惡化的土壤污染問題,使得中國糧食生產陷入持續減產的困境。解決的途徑又在哪裡呢﹖各位聽眾﹐歡迎你致電我們的聽眾熱線﹐談談你的看法。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