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节思亲—中秋节采访豆腐渣工程的受害者

周三是中秋佳节,但在这个人月两团圆的日子,与家人团聚却是一些舟曲泥石流及四川地震灾民余生无法实现的梦想。两场灾难使当地无数幸福家庭被彻底毁灭,而一些中国良心人士,因揭露豆腐渣工程的祸害疾走呼吁,最后却被投入大牢,这个中秋节与家人天各一方。(毕子默 报道)
2010-09-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失去亲人的舟曲灾民。(法新社8月9日图片)
失去亲人的舟曲灾民。(法新社8月9日图片)
Photo: RFA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种心情对刚刚在泥石流灾难中痛失亲友的舟曲灾民来讲尤为刻骨铭心。今年8月7日晚上大约十点,甘肃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发生持续强降雨40分钟,暴雨截断两条河流将泥石流冲入舟曲县城形成的堰塞湖,很快将舟曲县城掩埋,而随之而长埋土下的人,据当局公布就有1481名。

 北街村是其中一条受灾情况严重的村落,记者采访到这条村的一名村民,灾难发生时他因为在外地工作得以逃过一劫,不过他的亲人,包括父母、妻子和孩子全部在这次灾难中丧生。他说,事发当时在村里面的人已经全数遇难,而像他这样遭受灭门之灾的家庭,他们的村里面就有四分一。灾后他回到村里面,尝试找回亲人的尸体,但至今仍然一无所获。

他说:“我是北街村的,全家就剩我一个了。我的父母、妻子和孩子,四个人没了。我不在家,我在家也不可能跟你打电话了。我们村彻底灭门的有十八家。当天在那一块的就一个都不剩了。现在说老实话(亲人的尸体)也找不著了。我跟你说,月圆村有一颗七十多米高的树都冲到河对岸了,那力量有多大?!六层的楼都倒塌了。(泥石流)中间的就别说是人了,连房子地址都找不著了。离我们八十多公里的地方,死尸都在漂著,上哪去找呢?泥石流的覆盖区就没有生命的迹象。”

舟曲泥石流灾害现场。(舟曲志愿者现场拍摄提供)
舟曲泥石流灾害现场。(舟曲志愿者现场拍摄提供) Photo: RFA

这名灾民说,他们村离当地新建的防洪坝约有三公里远,灾难发生后幸存者到坝上了解情况,看到防洪坝只剩两边一段颓垣败瓦,他们上前用脚一踢,防洪坝墙身即时倒塌;他们用手一捏,水泥块就粉碎如同面粉。村民愤怒不已,直指防洪坝是豆腐渣工程,他们组织到县政府反映情况、要求当局彻查事件,但至今全无结果。灾民请记者到坝上采访,但报道最后被压下,其后当地政府更禁止记者再进入坝区。对此,灾民感到非常无助,但他们认为无论如何要尽自己最大努力为死去亲人讨个说法,不过现时政府已经开始对上访民众进行打压,这名灾民就估计事情最终可能会不了了之。

他说:“拦洪坝就是拦洪的,但洪没有拦住。它那个拦洪坝中间都倒塌了,中间剩下也不多了。那个泥用手一捏全是散的。人用脚一揣就倒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我们那么多的老百姓现在找县政府哪?没有任何结果现在。关于(豆腐渣)工程的事一字不提,都说是天灾,说一直在调查之中,说兰州市没那个技术、化验不出来。媒体有采访过,但是报道一次都没有出来。(豆腐渣图片)我们互联网发不上去,我的手机可能被监听。因为这个事情最后说出来的话政府有一定责任,政府不可能担那么大责任,肯定也就没有结果,不但没有结果,上访的人都有可能遭到报复。老百姓毕竟不是政府的对手。但不管这是啥结果也要弄一个结果出来,就算说不了了之,也要整到最后。”

记者又采访了另一名当地灾民,他有两名亲人在灾难中丧生。舟曲泥石流发生至今一个多月,这名灾民表示,灾区的重建工作进度缓慢,而灾民寄身的临时帐篷区在中秋节前则是弥漫著一片愁云惨雾。

他说:“现在的情况完全没有恢复,道路只能单线行驶,到处都正在进行消毒。我们(幸存者)住在临时帐篷。政府发放的物资分得有些不均匀,引起了一些骚动。中秋节凑合著过吧,没有心情过了。家庭不全,气氛肯定不好嘛。”

其实,豆腐渣工程除了造成大批舟曲泥石流的灾民和亲人生死永隔外,在四川大地震中遇难的学生的家长同样因豆腐渣,馀生无法再与至亲共度中秋。

舟曲被泥石流冲毁的服装店。(舟曲志愿者现场拍摄提供)
舟曲被泥石流冲毁的服装店。(舟曲志愿者现场拍摄提供) Photo: RFA

遇难学生家长郭女士的两个女儿在汶川大地震发生时均在新建小学上学,其中9岁的大女儿命丧校舍瓦砾之下。地震发生两年过去,她始终无法忘记失去女儿的痛苦。她说,每逢佳节就是学生家长内心最痛苦的时候,她丈夫至今过节总会在餐桌上多摆一双碗筷,放上女儿生前最喜欢的食物、饮料,以此作为纪念。大女儿的死对郭女士一家造成沉重打击,去年孩子的爷爷患上绝症死亡、奶奶病情恶化、丈夫今年亦查出鼻咽癌。

郭女士说,地震后她跟受伤的小女儿被送到上海接受治疗,期间被安排代表灾民向市民募捐,但同时家乡的农庄却被当局以建设为由强拆,由于事后当局没有对拆卸的农庄作出赔偿、丈夫又没有医疗救助、政府的低保申请困难且钱少,现在她已经将唯一剩下的房屋变卖,以筹钱医治丈夫的癌病。

郭女士激动表示,是豆腐渣工程导致她家破人亡,而至今每当领导来访或有重大节日,当局总是派人对学生家长进行监控、限制,她认为是当局心虚的表现。

她说:“每当过节日的时候,我老公总是摆两个杯子,不在的女儿也是跟她在生的时候一样,喜欢吃的东西也是给她放在碗里。所有的家长都是这样,即使再生另外一个孩子,看到他不可爱的时候,他马上就会说‘你没有前面那个姐姐/哥哥(好)’。失去儿女的感觉,永远都是心痛的。每次当官的领导来,每一个家长都有两、三个人来做思想工作,我们根本就无法出门。要是(政府)光明磊落,根本无所谓,摆上台面就行了。”

店铺主人清理被泥石流冲毁的店铺。(舟曲志愿者现场拍摄提供)
店铺主人清理被泥石流冲毁的店铺。(舟曲志愿者现场拍摄提供) Photo: RFA

豆腐渣工程导致灾民们与至亲生死永别固然痛苦,而同样因为豆腐渣导致人间的别离也倍教人伤感。在中国就有一批维权人士,因痛心豆腐渣工程造成的祸害,决心彻查真相并公诸于世以警惕后人,结果却被当局投入大牢。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因揭露豆腐渣工程,去年底被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定罪入狱三年。记者在中秋节前访问了黄琦的妻子曾丽。她说,黄琦被判刑后,为了支撑起整个家庭,她现在要在离家很远的工地工作,加上一些朋友的帮助,勉强维持生活。说到中秋节一家人却无法团聚,曾丽唏嘘不已。

她说:“黄琦在监狱里,我在很远一个地方的一个建筑工地上上班,孩子在学校里面,黄琦的妈妈就在老家,没有办法在一起。”

记者:“中秋节以前有收到黄琦的消息吗?”

她说:“从来没有收到他写的信,我写的信他也收不到。”

记者:“黄琦知道父亲去世的情况吗?”

她说:“不知道。我们一直不敢给他说,怕他受不了在里面,因为他和他父亲感情很好。”

为了揭露豆腐渣问题,有维权人士无法与家人在佳节团聚,但即使要付出这样的高昂代价,这些维权人士家属仍然对他们的工作无怨无悔。四川作家谭作人,原本竭力呼吁民间对汶川大地震学生校舍工程质量进行调查,结果被以发表六四文章为罪名判刑5年。

谭作人妻子王庆华坚信,在揭露豆腐渣问题上,丈夫还有其它任何的努力都不会是白费的。

她说:“我觉得任何努力都不是白费的。肯定要有人做、也会有人做,一定不会因为什么事件而停止下去的。呼吁的话就是想把它(豆腐渣)改善,但是啥时候能够改善、啥时候能够真正把民众的苦放到心里,然后做一个比较大的改变,我不知道我们在生之年是不是能够看到。”

今天是中秋,愿因豆腐渣工程失去至亲的灾民,早日能够为死者讨回公道;而因揭露豆腐渣工程而身陷牢狱的维权人士,望他们和家人早日重聚。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