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茶居】大帝扫黄与滴滴奸杀

佛山龙先生来电,谈大陆谈虎色变的滴滴顺风车奸杀案。因性冲动引致的心理变态,哪个国家都会有,但强国自有强国特色。首先这个罪犯具有典型的反社会人格,而他精神扭曲的多个原因,有许多是中国特有的社会问题造成的。

佛山龙先生来电,谈大陆谈虎色变的滴滴顺风车奸杀案。因性冲动引致的心理变态,哪个国家都会有,但强国自有强国特色。首先这个罪犯具有典型的反社会人格,而他精神扭曲的多个原因,有许多是中国特有的社会问题造成的。他的童年是贫困农村的留守儿童,父母长年外出打工,他成长过程中缺乏关爱;他早早就辍学,欠缺文化教育;他又在网络金融圈钱游戏中被骗得精光。他是一个典型的边缘人、畸零者。他人生的失败就是社会的缩影。

龙先生又强烈质疑习大大自从东莞扫黄到全国范围的扫黄运动,问题在于中国失败的计划生育政策贯彻了四十年,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迄今造成三千多万男性光棍。试问他们的性需求、性苦闷、性压抑,如何才能得到舒缓?中国大陆的性工作者不被政府包容,本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忍性交易以某种形式存在,就像世界上许多国家那样,也未始不是一途。但习大大上台之后铁腕扫黄,试问是否就此天下太平?

中共是一个全能政府,百姓生老病死都由国家操控,甚么都要管,又甚么都管不好,譬如从一个留守儿童,一步步走向人生深渊的这个滴滴司机罪犯,他就是社会失败的总括。更可怕的是,所有她要管的事情中,只有维护政权安全,保证红色江山千秋万代延续,这才是重中之重。其他一切事务都要围绕这个中心,这难道不是强国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