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茶居】 剃人头者终被人剃头

2018-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州佘先生来电,谈共产党的监狱里也关著许多自己共产党的官员,他们罪名所以成立,无一不是在险恶的政治风波中失势,为官者一旦站错队,就新账旧账一起结算,打入天牢。秦城监狱关过最有名的囚徒都是共产党自己人。毛时代姑且不提,邓时代的“四人帮”,个个都是政治局常委;江时代有陈希同;胡时代有陈良宇、薄熙来。习时代就更多了。

这些天牢钦犯都触犯了家法,却终归不是光彩的家事。展望未来的宪政新中国,秦城监狱也会成为凭吊历史之处,一旦解密,对中共构建的“红色记忆”造成的冲击与颠覆,令人瞠目。还有东德政权垮台前奉命撕为碎片的机密档案,现被德国政府接受并复原,也将陆续公开。在捷克布拉格也建立了“共产主义博物馆”。所有这些,对历史遗孑一般的极权国家都不是好消息。

由此想起鲁迅《论雷峰塔的倒掉》,他写道︰“那时我惟一的希望,就在这雷峰塔的倒掉。”“现在,他居然倒掉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活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