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週年)六四問題爭議 本土派:關乎“身分”

2016-06-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6年6月5日,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認為,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市民,是經過思考作出決定。(香港電台圖片)
2016年6月5日,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認為,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市民,是經過思考作出決定。(香港電台圖片)

六四燭光晚會結束,支聯會與年輕一代對六四問題的爭拗持續,有本土派認為關乎“身分”問題,支聯會指市民參與燭光晚會是經過思考。(戴維森 報道)

本 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及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周日(5日)一起出席香港電台的《城市論壇》。黃台仰表示,11間大專院校聯合舉行六四論壇,是標誌性的象 徵,他指支聯會一直站在中國人的身分爭取民主,不少年輕人抗拒中國人的身分,他又否認以否定支聯會來壯大自己。黃台仰更加與何俊仁爭拗。

黃台仰說:否定支聯會來壯大自己,並非我們刻意去否定支聯會,是我們看見支聯會當中有很多綱領其實是滲透著一些毒藥在內,去荼毒香港的本土意識。我們
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但支聯會在2013年時,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為他們的主題,為何我們一定要愛國、為何悼念六四一定要於愛國有關。2013年改了後,今年又推愛國民主大遊行。

何俊仁說:很簡單,我們的綱領很清楚,大家支持就來罷,若果大家不支持,就好像黃台仰般另起爐灶。問題不能說荼毒,市民很清楚的,眼晴是雪亮的,選擇(參加晚會)是有自己經過思考。

何俊仁強調,反對支聯會不要緊,但不要傷害參加的人。他在另一電台節目後表示,支聯會不時檢視可以用甚麼方式來吸引市民參加。

何俊仁說:多年來一直在檢視用甚麼辦法來使這個活動能夠吸引最多人數的群眾繼續參加。我們當然知道來的群眾年齡差距很大,大家可能亦有不同期望。希望能在活動中貫串莊重、嚴肅的一種態度來悼念死難者,及一種堅定的意志表達,就是表示我們不會對暴政屈服。

何俊仁又對有支持港獨人士衝上燭光晚會舞台,感到遺憾。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表示,明白新生代年輕人的躁動,但應思考若誠意推動本土,為何不可容納更多聲音。

李卓人說:(年輕人)有股躁動存在,覺得為何香港好像現時前面道路不知如何走,可能令大家否定過去,令整個(民主)運動“碎片化”,對我們未來沒好處。千萬不要將一個大家同一目標,可以說是同路人,變成陌路人。   

另外,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周日出席一個研討會時指出,中央與香港的關係正處於最困難時期,因為中央與港人對一國兩制的理解差異很大。他認為,無論中央與反對中央人士做的事,都是出於自保,從安全利益方向出發;他相信提出“港獨”的人,只是藉此表達怨氣。

劉兆佳說:很多人提出的,試圖用極端的言論和行動來表達不滿,逼使中央及特區政府關注他們的處境,及關注他們的怨氣。真正說要採取行動推動香港獨立,他們很多都相信不可能。

劉兆佳認為,日後政府在管治和民生上,無可避免要推動改革,紓緩社會矛盾,又認為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已經走了接近一半,估計各方面,包括中央政府很快就會將一國兩制未來路向納入議程。

出席同一研討會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現時中央與香港關係,兩者的距離似乎是擴大了,這種關係對未來10年一國兩制的發展非常重要,亦決定未來一國兩制的前途,必須深思有關的矛盾。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